中青报客户端

返回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22年06月17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国民小吃”涨价 日本消费者“很伤心”

综合编译 贾晓静 《青年参考》( 2022年06月17日   02 版)

    最近,一款日本零食宣布每份涨价2日元(约合人民币0.1元),让许多日本人感到“震惊和难过”。

    这款影响如此之大的零食名为“粟米棒”(Umaibo),堪称日本的“国民小吃”。上市40年来,这种口感酥脆的膨化食品一直保持10日元一份的价格,因此成为老少皆宜的“抢手货”。

    “粟米棒”有十几种口味,大多以日本特色食物为基础,比如章鱼烧味和辣鳕鱼籽味。这款超市里最便宜的小零食承载了几代日本人的共同记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制造商八百金公司宣布将“粟米棒”的价格提升至12日元后,许多日本消费者直呼“难以接受”。

    “上涨2日元可是件大事。”59岁的家庭主妇枝典子(音)告诉英国路透社,“粟米棒”自问世以来价格从来没有变过,这次却一口气涨价20%,令人惊讶。来自东京的保坂直美(音)告诉英国《卫报》,想到全球通胀正在影响包括儿童零食在内的最便宜的商品,心中不免“感到难过”。

    《卫报》称,“粟米棒”40年不涨价在日本具有象征意义,代表了企业的良心与操守。涨价2日元打破了这一传统,意味着将原料成本上涨转嫁给消费者的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在相信社会责任理应共同分担的社会中,涨价成了一种文化禁忌。但这种情况今后可能越来越多。日本一个数据库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日本超过1万种食品的价格平均上涨了13%,“从饭团到纸尿裤,一切都变得越来越贵。”

    跨国咨询公司安永日本分公司合伙人小林信子告诉BBC,新冠肺炎疫情和俄乌冲突合力推高了国际原材料价格,对日本人来说,这可能是“恶性通货膨胀的开始”,因为过去30多年里,日本的平均工资几乎没有上涨。未来,许多消费者可能进一步“感到痛苦”。

    不止消费者,许多商家也在为成本上涨而苦恼。在东京东部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店主们不时抱怨食用油、面粉和燃料涨价,他们大多选择“消化这些额外的成本”。

    “我们已经经营了70多年了……和顾客非常亲密。”大久保聪(音)经营着一家主营糖果和乌冬面的店铺,他告诉法新社,虽然成本不断增加,但若不是“绝对必要”,他一定不会涨价。

    法新社称,许多公司选择用缩小产品尺寸解决两难局面,这种方法被调侃为“缩水式通胀”。它可能激怒像岩佐正之(音)这样的顾客。自2020年以来,岩佐正之在个人网站“Neage”上记录了许多商品分量减少或价格上涨的情况。“有些公司明确表示了他们在做什么,有些则没有。我想,如果公司都能光明正大地公开自己的行为,顾客会理解的。”他说。

    自3年前开业以来,东京的咖啡馆老板米仓竜也(音)从未考虑过提价,但随着近来通胀加剧,日元兑美元汇率跌至20年来的最低点,米仓竜也意识到自己别无选择。“我不得不提高含酒精饮料的价格,因为进口商提价了。这是个困难的决定,我担心涨价以后客人就不来了。”他告诉卡塔尔半岛电视台。

    咖啡馆老板进退两难之际,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学习“kakeibo”,一种据说可以帮助家庭节省开支的预算编制方法。今年3月,日本家庭支出出现了年内首次下降。半岛电视台认为,这意味着以节俭著称的日本人又一次勒紧了裤腰带:“日本消费者对价格上涨非常敏感,原因在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泡沫破裂后,日本经历了数十年的经济停滞。”

    29岁的药师寺直美(音)最近辞去了一所烹饪学校的工作,成为自由撰稿人。疫情发生以来,她学着削减开支,只购买便宜的应季食品,减少了在珠宝、服饰、沙龙和娱乐活动等方面的“奢侈开支”。“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眼前这种情况意味着,我们必须学会紧缩开支。”她说。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人的收入几十年来一直停滞不前,曾经福利丰厚的终身工作被廉价的兼职工作取代,那些终身工作的薪资涨幅微乎其微。“经济泡沫破裂后,人们被一再警告要学会储蓄。当你无法获得加薪时,你就不会想着出去购物。”BBC写道。

    对许多日本人来说,“粟米棒”涨价堪称最后一根稻草,他们对日本经济的前景愈发悲观。压力之下,制造商八百金公司在社交媒体上向消费者道歉,称“会尽最大努力为消费者带来让每个人都开心的产品”。在这条消息下,不少忠实粉丝留言表示,不会因为2日元的涨价而抛弃“粟米棒”:“新价格完全没问题。”“谢谢你们努力把它保持在10日元的价格。”“我只有一个要求:请不要把它变小。”

    见习编辑:袁野

全球危机中,西方的团结能维持多久
“国民小吃”涨价 日本消费者“很伤心”
返回
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