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20年07月31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疫情切断非洲野生动物“生命线”

综合编译 袁野   青年参考  ( 2020年07月31日   01 版)

    游客在肯尼亚纳库鲁国家公园游览。图片来源 新华社

    每年这个时候,非洲广阔的稀树大草原都会上演举世闻名的动物大迁徙。成千上万的角马、斑马和瞪羚跟随着滚滚的雨云奔腾向前,寻找新的栖息地。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在肯尼亚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另一场“大迁徙”与之同时上演,壮观程度不遑多让:数不清的游客从世界各地赶来,争相目睹以往只能在《动物世界》这样的节目里见到的景象。他们搭乘敞篷吉普车,扛着昂贵的相机和大大小小的镜头,车载冰箱里塞满了零食和名贵的葡萄酒。

    CNN称,游客追随野生动物的“大迁徙”,每年给肯尼亚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旅游业收入,并为数百万人提供了工作,进而支撑起整个非洲野生动物保护体系。

    如今,这一切都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

    非洲旅游业命悬一线

    保护区占肯尼亚国土面积的11%以上。英国《卫报》报道称,其运作机制相当巧妙,且行之有效:以牧民为主的当地居民放弃了传统营生,将土地交给保护区,自己转型为股东,坐享旅游业的补贴和分红。蓬勃发展的野生动物观赏活动还带来了工作机会,比如酒店服务员和护林员。活着的野生动物比倒在猎枪下的更有价值,这抑制了偷猎行为。

    “通过保护,我们建立了一个以人类和野生动物共存为中心的系统。”肯尼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CEO迪克森·凯洛对《卫报》说,“过去,保护的前提是把居民从他们的土地上踢出去。现在,我们知道这些居民至关重要。不让他们受益,保护区就没有未来。”

    然而,疫情导致旅游业收入几乎骤降至零,肯尼亚的167家动物保护协会中,大部分员工被迫休假,对近100万名股东的补贴也被削减,甚至叫停。《卫报》称,断了生计的当地人考虑恢复放牧,这对动物保护工作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因疫情发布的旅行限制使跨国旅游陷入停顿。CNN援引业内人士的分析称,2020年全球旅游运营商的亏损总计高达2.2万亿美元,利润至少下跌80%,游客减少10亿人。超过1亿名从业者已经失业,其他与之密切相关行业的企业,如航空、餐饮和汽车租赁,也被卷进了破产的漩涡。

    旅游业是肯尼亚的支柱性产业,受疫情影响,该国GDP预计将下降5%。飞往肯尼亚的国际航班定于8月1日恢复,但由于大多数发达国家仍在实施旅行限制,游客数量在短期内无望恢复。

    “我们正处于求生模式。”肯尼亚顶级连锁酒店的CEO吉米·卡瑞尤基对CNN说,“复苏?你在开玩笑吧。”

    CNN称,非洲接待的游客人数相对较少,“价值”却一点不低:“野生动物观赏游”往往非常昂贵,为期一周的套餐至少要价1万美元。肯尼亚、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对这类旅游尤为依赖。正因如此,非洲的新冠肺炎病例数虽然不到全球的5%,但经济所受的打击很重。

    肯尼亚政府旅游部表示,截至6月底,该国旅游从业者已损失7.5亿美元,82%的经营者让员工无薪休假。

    “整个旅游业都停业了。”旅游部部长纳吉布·巴拉拉对CNN说,“我们快不行了。”

    失去经济价值,保护区可能重归牧场

    “在整个马赛马拉,到处是崭新的豪华帐篷,吉普车也是簇新的,本来准备迎接旅游旺季。”40岁的吉米·勒玛拉告诉CNN,“完了,全完了,还不如把它们都扔了呢。”勒玛拉在旅游业干了15年,现在是当地颇有成就的导游和营地经理。

    马赛马拉周围的居民都将土地租给了保护机构,现在,他们只能拿到以往收益的一半,这还是得益于大规模的筹款活动,以及国际机构的捐助。

    “花了30年时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生态保护体系,如今正在瓦解。”凯洛对CNN说,“旅游业已经没了,而且不会很快恢复。我担心这会导致自然保护区消亡。”

    附近一座村庄的市场上,当地人正在准备开垦旧牧地、扩充牛群,以弥补旅游收入的损失。“你问这里的任何人,他们都会给出同样的回答。”当地农民奥勒·穆里·蒂帕特告诉CNN,“如果保护区付不起钱,我们还要他们做什么?留着那些一文不值的股票干什么用?除了回去放牧,我们还能干什么?”市场上几乎所有人都持有动物保护区的股份。

    并非人人都对保护区弃如敝履。勒玛拉是保护区模式的受益者。他来自一座小村庄的大家庭,有29个兄弟姐妹。在肯尼亚,他的收入水平令人羡慕。

    “我拥有的一切——我的新房子、我的牛,还有我的新车,都归功于旅游业。”勒玛拉对CNN说。他有一辆能坐8个人的大吉普车。

    包括勒玛拉的所有家庭成员在内,住在马赛马拉附近的大多数人是保护区的股东。入股60公顷土地,带来的月收入是将近400美元,比肯尼亚的人均收入高出25%。与勒玛拉一样,许多股东既能得到股息,又能从保护区获得工作机会。

    “可能要等上好几年,才有办法恢复全额支付股息。”一家保护区的负责人莫汉吉特·布拉尔告诉CNN。像他这样的投资者,面前摆着一个难题:公司如果彻底关门,无疑能更好地承受住疫情冲击,但这意味着将土地还给当地人,重新用于放牧。

    “那样的话,我们就会失去所有的股东。”布拉尔说。

    “美景长存,只要你来”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成千上万名渴望像勒玛拉那样过日子的导游失望,其中包括勒玛拉的一些兄弟姐妹。勒玛拉的工作量也大大减少,不过,他及时转型成了网络主播,向全球观众直播动物大迁徙。

    “我们用这种方式提醒观众:美景长存,只要你来,它就等着你。”勒玛拉说,他想要吸引人们“在一切过去之后”回到马赛马拉。他没在直播中开“打赏”功能,而是推出了“收养土地”项目,呼吁观众为保护区捐款。

    《卫报》称,所有保护区的管理者都忙着筹集资金,好安抚股东。“昨天,我在视频会议软件上进行了14个小时的筹款活动。”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协会CEO丹尼尔·索皮亚说。该协会由15个保护区组成,已经筹到资金支付股东们一半的分红。“我们预计今年能向股东支付750万美元。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人们别抛售股票”。

    非洲各国政府也在努力。6月,坦桑尼亚宣布重新对外国游客打开大门。7月6日,肯尼亚取消了一些国内旅行限制。不过,国内游客在其旅游业中的占比微乎其微。

    “对我们来说,旅游是一种出口产品,就像茶和咖啡一样。”卡瑞尤基告诉CNN。

    这就是为什么勒玛拉坚持不懈地进行直播。这一天,他早早打开手机。

    “这是玛拉河畔又一个美丽的早晨。”他说,“月亮和金星排成了完美的一行。”

    勒玛拉将摄像头对准天空。星星一闪一闪,天色依旧黯淡,黎明还没有到来。

    责任编辑:王梓

 

疫情切断非洲野生动物“生命线”
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眼中的“北京之夏”
被壕沟隔离的俄罗斯村庄
美国留学政策“朝令夕改”何时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