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中青在线

时隔十年 法国开审电信公司员工自杀案

工作让这些自杀者“无助”和“愤怒”

综合编译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5月16日   01 版)

    2011年4月26日,法国电信公司驻波尔多的一名员工在公司停车场自焚身亡。次日,数百人聚集在该机构门前“讨说法”。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法国电信一度成为死亡与绝望的代名词

    5月6日,一场迟到的审理在法国巴黎拉开序幕。据法新社报道,该国电信业巨头Orange公司的前身法国电信公司及7名前任高管,被控对该公司10年前的“员工自杀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针对此案的调查持续数年,积攒了100多万页的卷宗。文件中的数字令人触目惊心:仅在2008年和2009年,法国电信就有至少35名员工自杀,另有12人自杀未遂。在这些悲剧背后,有个不大为人熟知的名词:职场精神骚扰,又称心理骚扰。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这桩该国迄今最大的“精神骚扰案”中,法国电信前CEO迪迪埃·隆巴德、前人力资源总监奥利维尔·巴贝罗和前执行副董事路易-皮埃尔·瓦内斯等出现在被告席上。检察官相信,这3人“制定企业战略,制造令人焦虑的工作氛围”,践踏员工的自尊,破坏他们的心理健康,让他们感受到无所不在的压力,且无处可逃。这种畸形的工作氛围最终酿成了几十个悲剧。

    起诉书列出了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受害者名单。

    2009年7月,一名50岁的工程师自杀。他曾是公司里不可或缺的人物,但在一次又一次的机构重组中,他发现自己逐渐被边缘化。“法国电信是逼我走上绝路的罪魁祸首。没完没了的‘突发事件’、长期的紧张压迫感、超负荷的工作、恐怖主义的管理方式……我成了废物。现在该做个了结了。”他在遗书中写道。一名28岁的员工在遗书中倾诉了感情烦恼,同时提到,工作令他感到“无助”和“愤怒”。

    有人选择更惨烈的死亡方式。

    一名57岁的员工在公司停车场自焚身亡。他有4个孩子,在同事眼中一直友善、开朗,谁也看不出他有“在自杀边缘徘徊的迹象”。一名同事向英国《卫报》透露,他为法国电信工作了30年,但自杀前那段时间,他的岗位频频变动,他不得不卖掉房子。他给公司高层写过好几封信,但没有回音。

    一名53岁的员工握着手机,躺在铁轨上等待火车驶来,让电话另一头的工会代表见证他的死亡。得知自己被调到呼叫中心后,一名51岁的员工从阿尔卑斯山一跃而下。一名37岁的女员工在公司里割腕自杀……

    一连串具有“自杀传染效应”的事件,让身为欧洲第三大移动电话运营商、第一大网络服务供应商的法国电信,一度成为死亡与绝望的代名词。

    “他们要么从大门出去,要么从窗户出去”

    法国电信的员工自杀率为何如此之高?这要从上世纪末说起。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该公司一直是占据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1990年,欧盟颁布《电信服务指令》和《开放网络条款指令》,要求电信服务全面自由化。法国电信的好日子到头了。

    从1997年起,法国电信开始了漫长的私有化进程,于2013年改名为Orange,不过其最大股东仍是法国政府。隆巴德担任CEO时,该公司有10万名法国员工,他打算裁掉其中的2.2万人,并对至少1万名员工进行“上岗再培训”。法国电信的大多数员工是公务员,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在法国,解除这类劳动关系的过程十分漫长,且解雇一名以上的此类员工必须向政府汇报。

    在这一背景下,法国电信推出重组方案,声称要削减150亿欧元成本,其中60亿欧元的目标由执行副董事瓦内斯完成。瓦内斯有“成本杀手”之称,“头脑灵光,却没半点人情味儿,能毫不犹豫地一次炒掉几百人”。

    “(法国电信的高管)刺激员工的肾上腺素,给他们制定无法实现的长期目标。说得好听点儿,这叫恐惧管理;说得难听点儿,这叫恐怖主义管理。”法国《Marianne》周刊写道。

    随着私有化的最后期限逼近,员工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公司大量裁员,部门不断重组,人员被迫调动。工作条件不断恶化,员工身心饱受摧残,绝望情绪四处蔓延。”一名工会官员告诉美国网络杂志《反击》。

    为了进一步削减劳动力成本,尤其是那些按政策“不可解雇”的员工的成本,针对员工的“精神骚扰”愈演愈烈。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法国电信频繁调动员工的岗位,让公司“不想要”的员工去干“下等差事”,以孤立、威胁、减薪等手段逼他们提出辞职。“我会叫他们要么从大门出去,要么从窗户出去。”根据法庭文件,隆巴德2007年在公司高层会议上说,“那些以为能像过去一样高枕无忧的人大错特错。在海边晒太阳、捡贝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各部门都面临调整甚至关闭,每次变动都非常难熬,因为你必须重新学习一切。”一名在法国电信工作了30年的匿名员工告诉《反击》,“8年里,我搬了4次家,换了3个工种。当你还是25岁或者30岁时,这不算太难,但50岁以后就完全不同了……”

    重重压力之下,员工“自杀潮”终于爆发。

    在“自杀潮”的巅峰期,法国电信的利润创下历史新高。公司股票分红节节攀升,2008年达到每股分红1.4欧元。管理层决定在2011年维持回报标准,员工代表极力反对,法国财政部却全力支持。该公司股息收益至少为12.6%,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一名工会官员打趣道:“如果法国电信是政府的奶牛,那政府还要生产力增长部干什么?”

    惩罚可能轻微,但此案意义深远

    “自杀潮”令隆巴德在2010年3月辞去CEO一职。2012年7月,他被立案调查。在庭审中,7名被告人否认所有指控。隆巴德的律师让·威尔宣称他是无辜的,公司这么大,他不可能掌握一切。“隆巴德先生怎么会去‘骚扰’他从未见过的人?”员工自杀被归因为“个人生活困境”,与公司无关。

    法国电信表示,对拥有10万名员工的公司来说,几十人自杀实属正常。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08年法国每10万名男性中有26.4人自杀,每10万名女性中有9.2人自杀。

    “企业必经的转型之路不会让人愉快,但只能如此。”隆巴德强调,塑造这样的职场氛围是为了促使员工更快地适应数字时代,本意是减少对他们的伤害。然而,政府的劳动监察官调查发现,该公司高层故意采取策略将员工置于“崩溃的边缘”,对于医生和顾问对员工身心健康的担忧,他们置之不理。调查人员认为,这已经构成了犯罪。

    根据法国《劳动法》,“精神骚扰是导致员工工作状况恶化的行为,这些行为侵犯员工的权利或尊严,损害员工的身心健康,或危及他们的职业发展”。这类情感虐待严重损害员工的工作效率和幸福感,导致焦虑、抑郁,甚至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等后果。受害者往往需要持续的心理治疗,有时还需要药物治疗。当精神骚扰升级到心理创伤时,其影响可能是永久的。

    针对此案的审理将持续到7月12日,判决要等到8月。就算被定了罪,根据法国法律,隆巴德最多被判入狱一年、罚款1.5万欧元,而他的年薪是50万欧元。对一家大企业而言,7.5万欧元罚金只能算零钱。

    即便如此,这个案件仍然意义重大——这是法国刑事法庭首次以精神骚扰的罪名指控一家具有政府背景的大公司。“很难证明一个人的工作会导致其自杀。”德国的欧洲管理技术学院教授康斯坦丁·科罗托夫对《财富》说,“我没想到这件事能立案。庭审就是法律发出的强有力的信号。”

 

“巴西特朗普”要“以枪治暴”
荷兰叫停“过度旅游”
“水下弹药墓地”威胁欧洲
如何正确地对上司说“不”
工作让这些自杀者“无助”和“愤怒”
美国与OPEC“决裂时刻”临近
已近“不惑之年” 日本F-15战机服役到哪天
为了读书,美国这些大学生欠下一辈子债务
“麻小”好吃壳难剥 “剥虾师”成新兴职业
印尼迁都是美好蓝图还是“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