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1月31日 星期四
中青在线

因偷油致输油管道爆炸,酿成灾难

“油耗子”让墨西哥新总统左右为难

综合编译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1月31日   01 版)

    1月18日,墨西哥中部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1月26日,墨西哥民众身穿“黄背心”在哈利斯科州的瓜达拉哈拉游行,抗议“油荒”。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据美联社1月26日报道,墨西哥中部一条输油管道18日发生爆炸,已造成114人死亡。墨西哥卫生部长奥尔科特表示,其中46人在送医后身亡;住院治疗的33人中,不少人生命垂危。在爆炸中,他们吸入了混合燃油微粒的灼热空气,烧伤了气管,很可能引发呼吸道、肾脏和心血管感染。

    新总统奥夫拉多尔上任后向该国日益猖獗的偷油行为宣战。一个月后,墨西哥就发生了该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输油管道爆炸事件。

    天降汽油 乐极生悲

    事故发生在墨西哥希达哥州的特拉威立潘镇。当地人告诉美联社,燃油泄漏的管道路段是“油耗子”常去之处,经常遭到破坏,修补了不知道多少次。“如果你在中午路过这里,会看到‘水龙头’周围挤满了人。”住在附近的恩里克·塞隆说。

    爆炸发生前,输油管道已干涸近4周。1月18日,管道中突然传出汩汩流淌的声音。“又有油了!”消息迅速传遍了这个有两万人口的镇,“油耗子”蜂拥而至,管道再次被洞穿,汽油喷涌而出。

    越来越多的人带着塑料桶聚集到“水龙头”前。起初,汽油平稳涌动,要等一会儿才能装满一小桶。现场聚集到600多人时,人们开始不耐烦了。一名男子抄起钢管全力砸向油管,霎时,管道爆裂,汽油喷出60多米高。

    “免费午餐”的狂欢开始了。人们以家庭为单位形成分工,有人负责传递,有人专门站岗。身处“前线”的人被从天而降的汽油浇透,在双眼迷蒙中兴奋地装满一桶又一桶。

    油越喷越多,空气中的气味越来越呛人,狂欢的人群逐渐神志不清,走路踉踉跄跄——油雾的毒性开始发挥作用了。诡异的烟雾在夜色中悄然弥漫,那是潮湿的山间空气与燃油颗粒的混合物。

    “不要过来,当心爆炸!”驻守在漏油地点的十几名士兵多次试图驱散人群,但寡不敌众,挨了不少石块和棍棒。

    士兵们的警告一语成谶,“水龙头”真的爆炸了。视频显示,火焰突然腾空而起,在夜幕映衬下分外刺眼。人们在火光中仓皇逃窜,有人浑身是火,叫声惨不忍闻。

    离事发地不远的苜蓿地上堆积着多具遗体,他们的姿势在火焰喷向天空的那个瞬间被定格:有人互相绊倒,有人彼此搀扶;有人仰面朝天,拼命将手臂伸向空中;有人环抱胸口,绝望地试图在灼烧中保护要害……还有几具炭黑的尸体紧紧搂在一起。

    “儿子,你在哪儿?”雨果·埃斯特拉达奔向一家又一家医院,带着哭腔呼喊儿子的名字。事发时,他13岁的儿子就在现场,至今下落不明。雨果的父亲回忆说,那天放学后,孙子受了“聪明人”的鼓动,跟别人一起去“打油”。

    每天有15万桶汽油被盗,相当于墨西哥汽油消费量的五分之一

    目前,墨西哥处于大规模油荒之中,不少加油站已断油数周。特拉威立潘镇的幸存者告诉英国路透社,许多遇难者去“打油”只是为了给他们空空的油箱加点儿燃料。

    根据墨西哥能源部的统计,该国燃油市场的规模排在全球第六,日需燃油118万桶。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旗下6家炼油厂每天产能为163万桶,但由于投资不足、设备老化、事故频发,实际炼油量已从2013年的140万桶跌至2018年的50多万桶,远远不能满足高涨的能源需求。市场近年来越来越依赖进口,2018年,进口石油占该国市场总量的三分之二。为此,该国建立了16个石油运输港口、74座储油厂,以及8800多公里的输油管道。

    激增的需求使不法分子把目光投向能源市场这块大蛋糕,数千公里乏人看管的输油管道成为他们眼中的“肥羊”。损失最惨重的是中西部的克雷塔罗州、瓜纳华托州、希达哥州等,这些地区管道密集。多年来,墨西哥犯罪组织和个人在国家输油管道上疯狂偷油,有时甚至大摇大摆地将燃油整车拉走,Pemex内部一些员工与他们同流合污。

    官方统计数字称,每天有15万桶汽油被盗,相当于全墨西哥汽油消费量的五分之一。2018年,光是被偷的油就价值31.4亿美元,还不算管道维修等开支。

    “油耗子”在墨西哥早已有之,近年来,有组织的偷油愈发猖獗。政府发动史上最严酷的毒品战争后,许多从事贩毒的团伙将黑手伸向了燃油市场。Pemex的记录显示,2018年前10个月,该公司的输油管道上新增了1.25万个非法偷油点,平均每天增加42个“水龙头”。

    偷油过程充满危险。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2010年普埃布拉州中部的输油管道爆炸,导致至少27人死亡,多人受伤。2013年,墨西哥城一家加油站附近发生爆炸,26人丧生。这样的新闻屡见不鲜,农民也深受其害。普埃布拉州的帕尔马尔德布拉沃镇是去年偷油最猖獗的地方,管道附近的大片土地被燃油污染,作物枯萎。

    一位化名“L”的农民有20公顷土地,种植番茄和西兰花。有段时间,一伙武装分子经常在他的农场附近转悠,后来,他们封死了一条道路。“他们看你的眼神、跟你说话的方式,都叫你毛骨悚然。”“L”告诉美国“Buzzfeed”新闻网。

    他说,这伙人在他的农场里挖开管道偷油,在高速公路边以市价的三分之一公开兜售,甚至到脸谱网上揽生意。“L”的农场有一半土地无法浇水施肥了,还被刨得乱七八糟。要是偷油的卡车匆忙开走时不慎翻车,造成的水土污染更让他叫苦不迭。

    “L”没有能力改变现实——谁要是接近那些人,就会挨枪子儿。想清理被污染的土地只能采取生物手段,在土壤中添加一定种类和数量的细菌,但修复土地的花费对墨西哥农民来说是天文数字。

    对于偷油造成的环境污染,政府无甚作为。墨西哥目前有4500个受污染地区,唯一负责管道运营的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在2016年就停止了清理工作,并声称自己没有义务处理“第三方造成的污染”。

    打了“油耗子” 来了“油荒”

    为了打击偷油行为,自去年12月就任总统以来,奥夫拉多尔关闭了6条主要的输油管道。这位左派“老江湖”在竞选时承诺根除腐败、重振经营不善的国家石油公司、稳定燃油价格,因此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据《纽约时报》报道,奥夫拉多尔计划用5000辆油罐车取代管道,向全国1万多座加油站提供补给,他还为“重要战略管道”部署了4000名军人和警察。这条管道长约600公里,每天运输40万桶汽油。

    新政策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偷油行为,也带来了新问题。墨西哥联邦经济竞争委员会的研究表明,油罐车运输燃油的成本是管道运输的14倍。如何支付昂贵的运输费,奥夫拉多尔政府并未说明。

    风险顾问阿萨尔·努切在《墨西哥先驱报》的专栏文章中指出,这么做代价高昂,而且并不安全。“没有比管道更高效、更经济的运输方式了,政府唯一的选择是夺回管道控制权。”

    目前,新政策的副作用开始显现:自从主管道关闭,部分炼油厂随之停产,“油荒”开始蔓延。

    在人口超过2000万的墨西哥城,许多加油站已被迫关闭,持续的燃油危机造成了数千万美元的损失。每一座还在运营的加油站前都有带着硕大空桶的人群,等待加油的队伍排出很远。对于能否买到油,他们听天由命,但情绪逐渐烦躁不安。“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出租车司机哈维尔·克鲁兹告诉《纽约时报》,他已经在加油站等了3个小时。

    1月18日的那场灾难,就在越来越严重的“油荒”中发生。

    总统在钢丝上行走,左右是两个相互冲突的承诺

    在《纽约时报》看来,这场灾难是新总统奥夫拉多尔执政生涯的第一个重大考验。全国上下一片哀悼声中,有些人批评遇难者是咎由自取,他们触犯法律,因为拿了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奥夫拉多尔反对这种论调。“那些想弄点儿免费汽油的人天真地认为,这事没有风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替遇难者说话,并把公众注意力引向社会不平等、贫困等深层次问题。他高呼上一届政府执政无方,坚称“地方政府腐败和过去的经济政策”是导致大规模犯罪的根本原因——因为贫穷,人们不得不铤而走险。

    “最卑微的人也将拥有体面的工作,他们不需要干这种事来挣钱。”他对公众许下了新的诺言。

    对于奥夫拉多尔的表现,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维里迪亚娜·里约斯教授赞不绝口。“那些人每天的最低工资只相当于5升汽油的价格。”她告诉《纽约时报》,“在劳动力如此廉价的墨西哥,这种事必然会发生。”

    “我在每个地方都有亲人或朋友偷油。”特拉胡伊尔潘居民杰西·维拉斯奎兹告诉美国《洛杉矶时报》,“他们这么做是迫于无奈,否则就得饿肚子。这里没有工作机会,只能种地,收入少得可怜。”另一位居民说,人们用偷油得来的钱向地方官员和警察支付“保护费”,这是“潜规则”。

    《纽约时报》认为,这场危机揭示了奥夫拉多尔未来最大的难题:他正在钢丝上行走,左右是两个可能相互冲突的承诺:他誓言对任何犯罪严惩不贷,同时还得安抚底层民众,包括“油耗子”。

    在新闻发布会上,奥夫拉多尔表示,这场悲剧没有打击他对新政策的信心,呼吁民众保持耐心,等待新的输油系统步入正轨。他发誓要继续打击“油耗子”,并将这一集体犯罪行为部分归咎于地方政府的“无能和自大”。

    他信心满满地表示,由于他的新政策,“油耗子”们已收敛良多;墨西哥燃油充足,“只是配送出了问题”。

    “我们将继续打击偷油行为。谁会先服软,我们走着瞧。”他说。

 

“油耗子”让墨西哥新总统左右为难
“相亲假”:带薪休假寻真爱
围围巾的男人 是不是在“装”
科幻小说里的世界 你怕不怕
《亚琛条约》圆不了“法德同盟”美梦
失落的达沃斯 裂变的现实世界
美国航母召唤新一代“潜艇猎手”
日俄元首会晤很“亲密” 日媒忧安倍操之过急
中国英语考核体系将逐步同国际接轨
“东京挤车族”:早起的鸟儿有天妇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