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早教机器人涌入中国家庭

本报特约撰稿 肖静怡   青年参考  ( 2018年10月17日   12 版)

    3月30日,上海国际亲子展上,一个孩子被早教机器人吸引。图片来源 CFP

    教育问题永远是最让家长们头疼的。工作太忙,没有足够的时间辅导孩子;想检查孩子的英语学习情况,无奈自己发音不准……美媒称,针对这些“痛点”,大批早教机器人应运而生,愈发受到中国家长和孩子的喜爱。与此同时,对这些机器人的担忧也在增长。

    “人工智能改变中国人的养娃方式”

    在幼儿园里,3岁的孔赛文(音)喜欢和同学们一起玩耍,但在家里,他最好的朋友是名为“布丁豆豆”的豆子形状的绿色机器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他和“布丁豆豆”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不断问机器人问题: “‘布丁豆豆’你干什么呢?你吃饭了吗?我想看动画片!”

    这个绿色机器人会用一些简单的字和短语回应,同时在屏幕上显示一系列表情符,这个屏幕就是“布丁豆豆”的“脸”。“布丁豆豆”的语音识别功能偶尔会出现故障,但总体而言,它能顺畅地和活泼的3岁孩子交流。

    孔赛文的母亲刘倩(音)今年33岁,住在北京。她对CNN表示,这款机器人是朋友推荐的,可以为家长减轻一些早教的负担。“我们实在很忙的时候,这款机器人可以陪着他玩耍。”

    早教机器人不仅受到家长的喜爱,还走入了幼儿园和学校。新加坡“亚洲新闻”网站报道称,在中国,机器人已被开发用来运送货品、陪伴老人等,如今开发者们希望它扮演教育者的角色。

    在位于北京郊区的一家文化教育机构,孩子们接到任务,“帮助王子找到走出沙漠的路”。这是在讲故事,也是在锻炼解决问题的能力。每当孩子们回答正确时,身高不足60厘米、名为Keeko的机器人便会表现出欣喜,脸部屏幕会闪烁心形的眼睛。

    “当孩子们看到Keeko的圆脑袋和身体时,觉得很可爱,一下子便会喜欢上。”曾接受早教专业培训的熊老师告诉“亚洲新闻”。Keeko机器人已走进中国600多所幼儿园,生产商希望将其扩展至东南亚地区。

    “今年在华售出的人工智能教育产品预计超3000万个”

    在一些人工智能公司的推动下,类似的早教产品在中国日益普及。 科大讯飞、腾讯、华硕、小霸王等公司都涉足“儿童教育机器人”。CNN表示,在某购物网站上搜索“早教机器人”,会出现65页之多的产品。

    家长们表示,人工智能应用不仅在教育领域。某些产品具有“远程看护”模式,开启该模式后,机器人就好比保姆,会自动拍摄孩子的快照并在线上传,供家长查看。32岁的袁文(音)说,她经常使用这个功能捕捉儿子成长过程中的关键时刻,不在家的时候也可以与儿子交流。

    “布丁豆豆”制造商总裁尹方鸣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在这个行业,3到5年之内,所有玩具都会逐渐数字化,没有活力的玩具将不复存在。无论孩子们一开始有多么喜欢这个玩具,后来都很容易感到厌倦,但人工智能是‘活的’,而且可以不断变化。”

    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称,2016年中国大陆早教机器人总销售量约10万台,和庞大的用户数相比,仍有成长空间。据CNN报道,这一数字增长极为迅猛,如果把儿童数字手表计入在内,今年在中国售出的人工智能教育产品估计已超过3000万个。图灵机器人公司是一家人工智能玩具解决方案供应商,该公司的研究显示,明年这一数字预计将超过1亿。

    众多公司正在开发可以在学校和医院使用的产品,图灵也是其中之一。图灵最近开发的一款产品——人形人工智能机器人手机“罗博汉”(RoBoHoN),已经在为自闭症儿童提供帮助。不过据“中时电子报”报道,目前在主流电商卖得最好的还是那些早已名声在外的品牌,比如小帅人工智慧机器人儿童早教机、智慧蛋机器人阿尔法蛋、熊出没coco机器人等,售价从200元到数千元不等。

    是“黑科技”还是“骗钱计”

    中国对高科技机器人的需求旺盛,导致自称具有人工智能功能的产品激增。和其他处于风口的产品一样,早教机器人市场也难免鱼龙混杂。

    “中时电子报”报道称,虽然市售儿童机器人多数主打“陪伴”和“智慧”,且多具有远程亲情陪伴、语音互动、人机交互、亲子教育等功能,但家长对此类产品的评价并不一致。

    举例来说,小帅人工智慧机器人儿童早教机在淘宝月销售量过2000笔,但消费者评价不一。有人认为“学习功能强大”、“可陪伴学习”,但也有家长反映,“机器人反应不灵活”、“好多题都答非所问”;价格相对便宜的熊出没coco机器人,也有类似的情况。

    网络上不乏消费者的质疑,一些看起来很高科技、品牌广告打得神乎其神的机器人,充斥着严重影响使用体验的功能性硬伤,比如接收信息慢,经常犯错,甚至答非所问,操作失灵,让人对其“智能性”深表怀疑,甚至让人觉得它就是一个高级点的点播机。

    一些专家对CNN表达了类似的怀疑。上海纽约大学互动媒体艺术与商学教授克里斯蒂安·格雷韦尔表示,只要能实现某种机器学习算法,任何东西都可称为人工智能设备。“在中国市场上销售的大多数早教机器人更接近低端智能手机,但没有应用商店带来的那种优势。”

    隐私泄露问题也值得忧虑。早教机器人似乎可以减轻父母的一些负担,但它们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风险,许多人呼吁消费者保护好存储在智能早教设备上的大量个人信息。例如,“布丁豆豆”可通过长时间的日常互动建立关于儿童的详细档案,让父母可以分析孩子的发育成长状况。如果这些视频、照片和位置数据泄露,无疑会增加安全风险。

    “我最担心的是低端市场,因为低端产品制造商更重视的是快速降价,而不是设备的安全性,”格雷韦尔说,“对父母来说,购买具有相同功能的平板电脑可能会更好。”

 

早教机器人涌入中国家庭
中国向明星逃税现象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