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8月29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特恩布尔下台 澳“政坛宫斗”还没完

作者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8月29日   02 版)

    身为西方世界的一员,澳大利亚的政治制度近乎全盘复刻原宗主国,却渐渐丢掉了后者引以为荣的稳定性。特恩布尔在党内同僚逼宫下挂靴而去,只能再次说明,这个国家的政治版图进一步趋于碎片化,政治派别之间的“零和游戏”愈演愈烈。

    澳大利亚总理又换人了。熟悉宫斗剧的国人或许觉得这场戏似曾相识:政客们各怀鬼胎、勾心斗角,欺凌、恐吓、串联、反叛、逼宫……政治斗争的种种戏剧性过程都在澳大利亚上演。

    澳大利亚人对这套戏码也不陌生。毕竟,特恩布尔已是该国10年间更换的第6位总理了。

    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至少说明了一点:世界上最大的岛国正在刷新西方政治学实践的下限。作为非常典型的议会民主制国家、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津津乐道的“英语民族”之一,澳大利亚本应是“威斯敏斯特模式”的代表,这种模式是以政局稳定性出众,政治过程温和、理性闻名,容易成就地位稳固、多年掌权的领导人。在英国,从格莱斯顿到鲍德温,从麦克米伦到撒切尔夫人,唐宁街10号的主人往往在风浪前岿然不动。

    反观澳大利亚,该国这些年来的政治稳定性一直在大踏步向日本甚至意大利看齐。堪培拉国会大厦的布局原样照搬了伦敦威斯敏斯特,两党议员像英国同行一样对面而坐,历史上也确实出现过一批掌国日久的总理。然而,2007年以来,这片土地上就再没有哪位政治人物能够安稳地在总理一职上坐满3年任期。走马灯般的人事变局甚至让悉尼杜莎夫人蜡像馆失去了信心,宣布“可能不会再做澳大利亚总理的蜡像了”。

    从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至今,这块南方的大陆上一共诞生了30位总理,近十年就一口气贡献了6位。如今,仍然在世的澳大利亚总理一共7位,其中陆克文、吉拉德、阿博特和特恩布尔四人的任期加在一起,才勉强超过执政11年的约翰·霍华德。最有意思的是,除了霍华德和陆克文,这些总理都是被“党内同志”赶下台的。

    澳大利亚政治稳定性削弱的表现不止于此。这个国家早已告别了相对稳定的两党制,联合政府成为常态,自由党和国家党在政治光谱上你追我赶地向右狂奔;三个执政党加在一起才在下院拥有一票多数,是地地道道的如履薄冰。英国人偶尔遭遇一回“悬浮议会”就惊呼“政治危机”,相比之下,澳大利亚人的神经想必已被锻炼得无比坚韧。

    时间来到2018年8月,这个国家的政局终于发展到了让人信心崩溃的临界点。澳大利亚明年秋季将举行大选,自由党选择在此时逼宫特恩布尔,观感着实糟糕。澳执政联盟的民调已连续38次落后于在野党工党,新总理莫里森的总理任期搞不好又会只有几个月。

    工党党魁比尔·肖顿直言,自由党领导层的“自相残杀”阻碍了政府的运作,“澳大利亚已不再拥有一个运转良好的政府”。此话虽然有党派斗争的色彩,但也道出了部分实情。无论是新总理莫里森,还是此前声调甚高的“低配版特朗普”达顿,民调支持率都只有可怜的个位数,如何领导自由党打选战实属未知。莫里森从政才11年,能成为总理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特恩布尔的“掩护”,真实能力值得怀疑。外交部长毕晓普倒是身经百战,无奈她在党内首轮投票中黯然落败,只得追随特恩布尔挂靴而去。

    诚然,澳大利亚的经济表现还算出色,社会秩序尚属良好,政治人物的“折腾”暂时不至于惹出大麻烦,但无论如何,过于频繁的政权更迭、连续10年政局不稳,仍然可能促使“逼宫政治”渐成常态,影响长期政策的推行,给整个国家的长远发展埋下隐患。

    特恩布尔已经转身离去,摆脱了责任和苦恼。他和他的同僚,乃至堪培拉的所有政治人物都应该道一声歉:至少在过去10年里,他们本来可以做得比现在更好。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博士

 

特恩布尔下台 澳“政坛宫斗”还没完
“通俄门”何时引爆白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