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8月22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谁该为土耳其货币危机背锅

作者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8月22日   02 版)

    如果说外部因素是导火索,那么土耳其自身的结构性问题就是引爆货币危机的炸药。

    8月中旬以来,土耳其货币里拉一泻千里。安卡拉当局来不及反应,该国名义GDP便蒸发近半。外来游客“爆买”奢侈品,“爱国群众”响应政府号召卖出黄金,有人当街焚烧美元、砸毁苹果手机。

    好在,土耳其百姓的生活目前还没有受到严重冲击,生活必需品供应稳定。毕竟,同委内瑞拉高达七位数的通货膨胀率相比,土耳其眼下的麻烦似乎是可以通过忍耐和“牺牲精神”熬过去的。

    土耳其这波货币危机的成因和南美洲的“难兄难弟”神似。加拉加斯将灾难归咎于“美国的经济侵略”,安卡拉也将矛头对准华盛顿,指责特朗普政府“霸凌敲诈”。

    的确,里拉暴跌的起点是特朗普在推特网上宣布对土耳其的钢铝关税翻倍,美国的制裁是造成危机的直接原因,“美国因素”占据着国际舆论的中心位置。不过,美方的“辩白”也有几分道理:“(土耳其)经济不是从我们制裁两位该国部长之后开始变差的。经济学家们都会同意,土耳其的现况已经超出美国的政策或机制所能影响的范围。”

    也就是说,美国的“经济战”再厉害,也离不开土耳其有意无意的“配合”。

    《华尔街日报》用十几张图表详细分析了土耳其的脆弱,包括堆积如山的外币债务、不断扩大的经常性项目赤字和持续上升的借贷成本。土耳其2017年7.4%的GDP增长率光彩夺目,分析机构给出的警报同样扎眼。这个横跨亚欧的古国,经济表现“两头冒尖”。

    身处资源匮乏的安纳托利亚高原,紧邻繁荣的欧洲,土耳其选择以外向型为主、高度依赖外资的经济发展模式无可厚非;资本市场高度开放、外资进出自由,是保障这种模式的必然之举。

    另一方面,美国退出量化宽松并着手“缩表”,对全世界新兴经济体的冲击是一视同仁的,无法充分解释土耳其为何如此狼狈。至于“土耳其财政部长业余”的说法更是“为黑而黑”——特朗普的住建部长卡森还是医生出身呢。

    如果美国因素是导火索,那么土耳其自身的结构性问题就是储藏已久的炸药。

    首先,从2003年至今,土耳其的广义货币整整增加了24倍,里拉从2013年以来一直处于不断贬值的态势。

    其次,近年来,土耳其创新能力不足、生产成本上升,推动经济增长的内在驱动力减弱。“三驾马车”中,投资的作用弱化,GDP愈发依赖居民消费和政府支出,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被寄予厚望。连接欧亚大陆的海底隧道、与博斯普鲁斯海峡平行的运河、比白宫大50倍的新总统府……扩张性财政刺激了高增长,但隐患相当多。

    如果安卡拉及时踩下刹车,局面还不至如此。2003年以总理身份治理土耳其之初,埃尔多安专注于经济改革,以十年努力缔造了土耳其的繁荣。然而,总理任期快结束时,他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领域,忽略了经济问题,日益恶化的法治和政治环境,尤其是2016年未遂政变后延续至今的“国家紧急状态”,让病灶不断扩大。

    目前,埃尔多安及其亲信依旧把责任推到“敌对势力”头上,试图依靠“自己人”主持的一系列面貌模糊的经济提振计划,以及来自卡塔尔、俄罗斯甚至与其“嘴仗”不断的欧盟的援助渡过难关。这些外援即使不是杯水车薪,也是治标不治本之举。安卡拉的某些权势者诉诸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以释放社会上的不满情绪,难免令旁观者不屑。

    这一切其实不太令人意外。埃尔多安政府目前全神贯注于地缘政治博弈,甚至沉迷于“新奥斯曼帝国”的蓝图,估计短期内既无暇也不愿破解棘手的经济困局。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博士

 

谁该为土耳其货币危机背锅
科菲·安南的遗产与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