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4月04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奥数在美国:兴趣至上,不走大众化路线

本报记者 张宝钰   青年参考  ( 2018年04月04日   09 版)

    近来,在课外辅导班被普遍收紧的背景下,国内舆论对“奥数班”再起热议。奥数到底是开发了孩子们的潜能,还是扼杀了他们的天性?

    奥数并非中国独有。早在19世纪末期,东欧国家匈牙利就开始有组织地举办数学竞赛。到了20世纪中叶,苏联和美国开始举办中学生数学竞赛。后来,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应运而生。到了今天,全球几乎所有国家都会组织中学生参加这一大赛。

    中国的奥数虽然起步较晚,但后劲儿十足。跟中国类似的还有日本、韩国、新加坡和印度等亚洲国家。去年7月,第58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在巴西举办,韩国队出人意料地夺冠,中国队位居第二,越南排名第三,美国排在第四,第五名是伊朗。前十名中,除了美英俄,其余都是亚洲国家和地区,此前中国队更是多次夺得冠军。

    从上面这个排名里,我们可以直观地把握奥数在各国的发展情况。根据《青年参考》记者了解,相比亚洲一些国家几乎家家送孩子学奥数的狂热,美国学生虽然取得了亮眼的总体奥数成绩,但奥数在美国走的并非是大众化教育路线。

    美国中小学生学习奥数的目的十分明确:激发对数学的热爱,强化数学思维,培养创新和钻研意识。美国最有名的奥数竞赛叫“Math Kangaroo”,在各州的中小学校非常流行,从1998年开始举办,2010年前后报名人数出现激增,近年来每年的报名人数涨幅均超过30%,2017年更是有将近3万人报名。

    “在美国,对数学有兴趣的孩子可以报名参加各种竞赛,也可以选择上各种培训班。但美国搞的不是‘全民奥数’,从学科层面讲,数学在美国学生中间的受欢迎程度没有超过体育。”来自中国四川的小汤告诉《青年参考》记者。小汤在高三时,因为参加数学奥林匹克和物理奥林匹克竞赛获奖而被保送到复旦大学读书,本科毕业后他申请到美国读书。

    “在美国,奥数跟升学没有直接关系,但在申请学校时可以作为一个加分项。”小汤表示。

    曾在中国待过多年的凯尔文·王是一名奥数培训专家,几年前,他在美国洛杉矶开办了名叫Areteem的数学培训学校。在这所学校的官网(“areteem.org”)上,凯尔文·王写道,Areteem侧重于培养学生的数学学习兴趣,而不是让孩子们做各种竞赛题。

    在凯尔文·王看来,参加数学竞赛不仅能提高学生对数学的兴趣,还能帮助他们提高阅读理解能力、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学生掌握了良好的思维方法,也培养了胜不骄败不馁的精神和团队合作能力。

    Areteem成立已有10年时间,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其中很多人通过出色的竞赛成绩申请入读美国知名高校,这也让Areteem名气大增。去年,全球有名的“天才数学家”、菲尔兹奖获得者陶哲轩,也将自己的儿子送到Areteem接受凯尔文·王的辅导。

    凯尔文·王表示,奥数不是面向大多数人的教育,而应该是针对有数学天赋和有兴趣的人。强迫孩子学习奥数只会让他们逆反和厌烦,太多家庭因为逼迫孩子参加数学比赛而使孩子失去了学习数学的兴趣,赶鸭子上架不但没有成效,还会耽误其他兴趣的发展。

    无论一部分人士如何讨伐奥数,数学作为一门基础学科的魅力都是不容质疑的。“数学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有想象力,如果你用这种想象力来看这个世界,会发现数学跟很多东西都有联系。”凯尔文·王在脸书上写道,“扎克伯格上中学时就是数学集训队的,谷歌后台的很多算法同样跟数学有关系。谷歌创始团队中的不少人都曾是全美数学竞赛中的佼佼者,创造力非常强。”

    几年前,扎克伯格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对自己影响最深的老师”——他的奥数老师,美国奥数队华裔教练冯祖鸣,“冯老师的数学课改变了我对人生的很多看法”。2015年,扎克伯格在跟物理学家霍金交流时提到,“宇宙间应该存在某种数学公式,主宰着人类的生活和思维方式,我确信有这样的法则”。

    绝大多数的美国中小学生不会接触奥数,真正对数学感兴趣的孩子则会非常投入。如果能以兴趣为主,看轻成绩,奥数或许也没那么讨厌。

 

奥数在美国:兴趣至上,不走大众化路线
K12教育市场:监管不断加强,竞争日趋激烈
中国留学生遭殴 中国驻意使馆表达关切
中国驻英国曼彻斯特总领馆提醒留学生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