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3月07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是时候给“特朗普主义”下定义了

作者 孙兴杰   青年参考  ( 2018年03月07日   02 版)

    想不到世界如此复杂。

    喧嚣的一年过后,世人已逐步理清“特朗普主义”的基本逻辑:对内“雇美国人,买美国货”,对外“以实力求和平”。这意味着美国霸权的重整和战略性收缩,世界格局或将因此改变,华盛顿也有机会保留和强化霸权的“硬核”。

    白宫通讯主任霍普·希克斯辞职了,她是特朗普上任后第三名离开这个位置的官员。不过,希克斯在接受国会质询时,并没有像一些人希望的那样自曝家丑,让人联想起和特朗普分道扬镳但仍然宣称忠于前者的白宫原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

    一年过后,人们仍不放过现任美国总统的花边新闻,但美国也好,世界也罢,对“特朗普主义”的理解程度越来越高。特朗普主义,就是最新版的美国霸权战略。

    每届美国总统都有自己的“主义”,特朗普主义的轮廓在他还没当选时就已浮现。2015年有人指出,这位商人唯一的信仰是“实力”。再后来,特朗普在初选时宣示了施政纲领,“美国优先”从此成为特朗普主义的核心。同时,他明显的民粹主义倾向让人联想到安德鲁·杰克逊。此后,他在尼克松建立的国家利益中心进行了外交政策演说,在葛底斯堡阐释了上台后的“百日计划”,胜选后又拜访了杰克逊故居。结合一年来的事实,外界基本理清了他的政治路线。

    实际上,早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就出现过“美国优先委员会”,该组织的核心诉求是反对美国介入世界大战,认为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来自内部,尤其是不断增长的犹太人的力量。转眼近百年过去,到了冷战结束,尤其是“9·11”之后,一批保守主义者反对美国过度扩张,认为美国政府应该保护美国人的利益,而不该一心在海外出风头。随着美国在反恐战争中消耗掉大量资源,“美国优先”终于被特朗普从情绪转化成了政策。

    “美国优先”,在对内方面被解释为“雇美国人,买美国货”,进一步讲就是美国人的利益优先。从精神实质上说,“美国优先”是对二战以来的“自由主义霸权”的反叛。

    二战后,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华盛顿的承诺也不断扩展,尤以对盟友的安全承诺最抢眼。然而,对美国普通人,尤其是白人蓝领而言,这个国家“空心化”了,特别是当冷战结束,大佬们尽享和平红利,而“铁锈地带”的人们依旧没有饭碗的时候,他们就对华盛顿精英的那套说辞日益不满,2008年金融危机后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与此同理。

    具体到社会经济层面,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就是不让“外人”享受美国的发展成果,不让移民抢白人的饭碗,因此,“美国优先”必然带有排外色彩,“民族大熔炉”等标签因此失去了光芒。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暧昧态度说明,“美国优先”是与种族主义分不开的。

    至于“以实力求和平”,它在上世纪80年代曾被视为“里根主义”的核心。特朗普的“以实力求和平”是里根主义的翻版和延伸。简单来说就是重整军备,夯实美国的制造业。

    特朗普是富豪,但他跟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家不太一样,是搞实体经济、搞房地产出身的,他的减税及大规模基建计划,着眼点就是要恢复美国制造业的基础,顺便吸纳蓝领就业。制造业、金融和航母都是美国硬实力的象征,过去十几年,过度金融化导致美国制造业衰落,特朗普要的就是重构美国霸权的制造业基础。谈到军备,特朗普跟里根差不多慷慨,一方面要从海外责任中脱身,另一方面大把撒钱,军费开支达到7000亿美元。

    特朗普主义逆转了美国的内外政策。外交政策专家沃尔特·拉塞尔·米德认为,特朗普如能兑现全部诺言,美国的政策会更接地气。米德相信,冷战后的美国需要回到杰斐逊主义的道路上,控制经济和政治上的扩张冲动,尤其是摒弃改变别国发展道路的做法。据说,米德本人比较受特朗普赏识,因为后者想依靠米德对抗身边的国际主义派,包括女婿库什纳、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人加里·科恩等。

    特朗普主义未必会衍生出孤立主义,但它无疑是美国霸权的重整和战略性的收缩。当下世界是“时空压缩”的世界,当今时代是“多元权力中心”的时代,美国从这样一个局促且充满不确定的环境中后退,无疑会动摇世界格局,但也有机会保留和强化自身霸权的“硬核”。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美国航母重返越南并非东盟的福音
是时候给“特朗普主义”下定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