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1月31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突尼斯动荡再起 新民主难解老问题

作者 王文奇   青年参考  ( 2018年01月31日   02 版)

    精英集团沉迷于攫取性模式,政府发展经济的举措无力无效,恐怖袭击使民众忧心忡忡,民主法治在细节上欠缺颇多……号称中东-北非地区转型“样板”的突尼斯远未走出动荡年代。老问题得不到解决,此类“新”民主国家会面临进一步失序的危险。

    继伊朗因为社会经济问题爆发示威游行后,2018年1月,北非国家突尼斯也因新的财政法案导致物价高涨,引爆了民众的不满。抗议活动迅速演化为暴力冲突,数百人被捕。

    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过后,突尼斯一度经历了相对平静的时期。当埃及街头游行频现,利比亚派系斗争不断,也门、叙利亚深陷战争泥潭,令“阿拉伯之春”运动名声扫地之时,突尼斯却因为相对顺利地完成了政治改革、颁布了新宪法而被视为“成功典型”。

    2015年10月,被该国各政党普遍认可的政治协商机构“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谁也想不到,时隔两年,暴力骚乱会再度令这个国家蒙上阴影。

    一言以蔽之,新宪法有了,民主选举实现了,民众参与政治的意愿与能力加强了,但突尼斯的老问题没有发生根本改变,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问题迟迟没能解决。

    任何老问题都是在历史中形成和延续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讨论了造成国家发展失败的根源。该书引入了“包容性”与“攫取性”两个概念。后者的主要表现包括:社会财富被集中到精英集团手中,社会没有自由市场的激励机制。

    就突尼斯的状况来看,在法国殖民时期,突尼斯是宗主国掠夺资源的对象,法国没有认真考虑如何发展当地的经济。1956年突尼斯独立后,攫取性模式犹在,只不过主导性力量从宗主国法国变成了突尼斯的上层权势人物:从1957年到1987年,哈比卜·布尔吉巴掌政30年;从1987年到2011年,本·阿里掌政24年。本·阿里出逃后,有不少新闻报道指出,此人及其亲友在当权期间,曾使用黑帮手段大肆勒索国内企业。

    2011年以后,个人专权在突尼斯不复存在,民众有了一定的政治参与度,但攫取性模式的另一大特征——社会财富集中到精英集团手中依然如故。一个独裁者被推翻了,但政治系统重组的过程复杂而艰难,不少身居政治经济高层的人物将其看作攫取财富的良好机会;突尼斯全国上下,贪污腐败问题较本·阿里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怪乎2017年5月,该国总理优素福·沙赫德宣布打响“反腐战争”。对突尼斯来说,这既是一场针对腐败的战争,也是针对攫取性模式的战争,任重而道远。

    政府治理经济问题举步维艰的同时,一再发生的恐怖袭击让困局雪上加霜。经济形势长期低迷,特别是大量年轻人处于失业状态,加重了这部分人群对社会和政府不满的情绪,从而被“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利用,导致很多人成为新生代恐怖分子。突尼斯政府曾披露一份2929人的突尼斯籍恐怖分子名单,并认定其中至少有800名恐怖分子活跃于本国境内。

    刚刚发生的这场骚乱,也被判定有恐怖主义势力参与其中。持续的恐怖袭击,不仅威胁着民众的安全,挑战着政府的权威,也使作为重要财政来源的旅游业遭受沉重打击。

    纵观突尼斯这类“新”民主国家,虽然在投票选举、组织政府等层面有了“看起来很美”的形态,但在民众政治参与的具体路径和方式的制度化上严重不足。民众一旦不满情绪上升,就容易诉诸于最“直接”的游行示威来发泄不满,其中往往伴随着暴力破坏。

    就目前披露的情况看,突重要反对党人民阵线的多名领导人因涉嫌纵火焚烧政府大楼遭警方逮捕。由此可见,就连主要党派的政治精英,也没有形成对民主和法治的敬畏。

    当精英集团沉迷于攫取性模式不肯回头,当政府发展经济的举措无力无效,当恐怖袭击使民众忧心忡忡,当民主法治在细节上欠缺颇多,我们就不难推导出:突尼斯虽然有了新民主,但难以解决老问题。老问题若长期得不到解决,不排除这个所谓的成功典型会面临进一步失序的危险。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特朗普的美国或许很强大,但无法再次伟大
突尼斯动荡再起 新民主难解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