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中国拥有人类历史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人口

外媒:谁来照顾中国老人?

本报特约撰稿 郭悦 《 青年参考 》( 2015年12月30日   12 版)

    吉祥寺住持能清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中国拥有人类历史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人口,到本世纪中期将有40%以上的中国人年龄超过60岁,其中的38%与成年子女住在一起,约50%的独居老人从子女处获得财务支持。


    高龄姐妹在寺中相依为命

    位于福建山区的吉祥寺拥有佛教圣地应有的一切,大殿上矗立着金光闪闪的巨大佛像,花园里安置着雕刻精美的石像。如果仔细观察,你就能看到不同:台阶旁安装着扶手,大厅柜子里放着一排排药瓶。吉祥寺被视为老年人的孤儿院。

    “在这个地区,一些老年人的生活很悲惨。”吉祥寺住持能清(音)告诉英国广播公司,附近村子有个老人有8个子女,天天早上去每个孩子家里,但没人管他一顿早饭。村里联系吉祥寺时,老人已经自杀了。

    81岁的能清走街串村,试图帮助因缺乏照料而奄奄一息的老人。“去接这些被家庭抛弃的老人令人心碎。有些人病了很长时间,我们得用担架抬着他们,后来,他们在我们的照料下恢复健康。”他说。

    据BBC报道,吉祥寺遵循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每天凌晨4点开始诵经一小时,然后是早饭时间。阅读、诵经、吃饭、休息,所有人在天黑后不久入睡。为了照顾老人,能清过去一晚上得起来两次,而现在,80岁的老人开始照顾100岁的。

    这里的整洁和宁静让人很容易忘记,许多老人是从噩梦般的生活中逃出来的。

    92岁的石玉萍(音)和86岁的石卦孜(音)姐妹是最好的例子。姐妹俩身材瘦小,白发整整齐齐地别在耳后。石卦孜悉心照料姐姐,为她梳头并别上发夹。

    “在家没人照顾我。我的4个儿子都不管我。我家不像这儿这么好。如果家里好的话,我就不来了。”石卦孜告诉BBC,她刚来寺里时瘦得吓人,因为孩子们每天最多给她一碗米饭吃。过去10年来,这对姐妹一直在庙里相依为命。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尊重长辈的传统儒家观念在中国社会根深蒂固,但它正在受到社会变化的冲击。BBC报道称,在中国年龄超过60岁的人群中,38%的人与成年子女住在一起,半数独居老人从子女处获得财务支持。

    美国研究中心RTI国际的分析师冯占莲(音)告诉《南华早报》:“随着人口和社会经济迅速发生变化,家庭照顾老人的传统方式在中国越来越难以实现,独生子女政策使情况更糟。”

    随着城市化发展和房价的不断攀升,家庭关系急剧弱化,“三代同堂”的家庭越来越少,许多子女为生存搬到大城市,年迈的父母成了“空巢老人”。

    空巢老人生活艰辛

    目前,中国城市有54%的老年家庭是空巢家庭;随着农村进城务工人数增加,农村空巢老人比例也已接近半数。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被打破,而社会提供的服务和支持还没有跟上来,空巢老人这个最脆弱、最需要照顾的群体生活得愈加艰辛。

    中国第一部老龄产业发展蓝皮书《中国老龄产业发展报告(2014)》曾明确指出,中国已经步入老龄社会初期,中国式的老龄化问题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其主要特征是增速快、规模大、未富先老。《南华早报》称,中国老年人口正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中国已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估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占中国人口总数的40%以上,相当于世界老年人口总数的1/4。作为全球老龄产业市场潜力最大的国家之一,中国养老行业仍存在许多急需完善之处。

    “美国之音”电台网站称,中国社会历来重视、关心和尊重老年人,但随着老年人数量剧增,相关资源越来越紧张。根据民政部的数据,全国每千名老人只有2.1个养老院床位,农村老年护理资金严重不足,23%的老年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受抑郁和老年痴呆症折磨。据美国“环球邮报”网站报道,中国2.12亿老年人中约90%在家里养老,只有约3%住在疗养院,其余则依赖社区日托机构。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近日对全世界80个国家进行了“死亡质量”调查,中国的临终关怀设施、医院护理和社区支持水平排名靠后。BBC称,很多人想知道“谁来照顾中国数以亿计的孤独的老年人”。

    发展养老经济面临挑战

    在距吉祥寺不远的福建三明市,政府正积极满足迅速增加的老龄人口的需求。一家老年中心刚刚开张,向老年人提供基础医疗护理和社区服务。附近还有13家类似的老年中心即将开放。

    澳新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雷蒙德·杨(Raymond Yeung)告诉“美国之音”网站,当前养老资源的缺乏给了外围行业私人投资者填补空白的机会,近几年,中国私人疗养院数量猛增,长期护理行业、制药行业蓬勃发展。

    “照顾老年人只依赖政府是不够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试图建立一种新的模式,结合政府、社区和家庭的力量,建立适应中国社会的新体系。”三明市官员苏一泰(音)告诉BBC,更大的挑战在农村。如果在相对富裕的城市提供服务都存在困难,那么众多小村庄里的老人该怎么办?

    冯占莲告诉香港《南华早报》,中国为数不多的营利性养老院和服务设施是很有潜力的市场,但它只迎合少数富裕的老年人,中产阶级对价格仍然十分敏感,经济状况差的老人根本负担不起。更何况,由于不符合传统社会观念,许多老人不愿意接受此类机构的服务。中国养老产业近年来快速增长,但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而在偏远的福建山区,吉祥寺是少数提供免费临终关怀的地方之一。这里的老人深深感激他们得到的一切:厚棉袄帮他们抵御寒冷,床上还有厚厚的棉被。

    每天下午4点,住宿者换上厚重的棕色长袍,进行一天里最后一次诵经。在大殿里等着仪式开始时,一些老妇人互相拥抱,称赞对方的长袍。在这里,他们拥有同伴,有尊严地活着,最终会有尊严地死去。

 

外媒:谁来照顾中国老人?
亚投行在世界瞩目中正式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