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去苏维埃化”迫不及待-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04月29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不惜重金、不怕麻烦

乌克兰“去苏维埃化”迫不及待

本报记者 张慧 《 青年参考 》( 2015年04月29日   06 版)

    基辅最后一尊列宁雕像轰然倒地。

    4月25日,基辅民众欢迎自东部前线归来的“第十二基辅旅”士兵。 ▋图片来源 CFP

    近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去苏维埃化的一系列法案,有的开放了苏联时期的秘密警察档案,有的给予为乌克兰独立而战的勇士以新的肯定,有的禁止使用苏联标志。这些法案在总统签字前并不生效,但乌克兰人已迫不及待地行动起来,暴露出该国与苏联历史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


    “列宁坠落”已成常态

    4月21日是列宁145周年诞辰日,可即使在这一天,乌克兰人也没停止毁掉他雕像的步伐。“今日乌克兰”网站称,4月21日和18日,又有两座列宁像在群众的欢呼声中被拉倒在地。

    4月10日晚上,该国第二大城市哈尔科夫出现一群蒙面男子,捣毁了该市3座苏联时期的塑像。一个叫“我们受够了”的反俄组织在网站上通过视频公布了“布尔什维克英雄群像”被砸碎在地的过程。就在一天前,乌克兰议会刚刚通过法案,批准摧毁苏联时期的全部英雄雕像。

    法案禁止在乌境内使用共产主义的标志和纳粹符号。去列宁化和推倒苏联时期的纪念碑,成了正式的国家政策。

    视频显示,破坏者踩着梯子,将一段缆绳拴在塑像上,拉着缆绳的面包车向前行驶,雕像应声倒地。警察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没有上前干预。

    这座说俄语的城市有140万人口,比邻俄边境,距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地区的冲突地区只有200公里。哈尔科夫的市长根纳季·柯内斯将这次夜间行动定性为“搞破坏”,要求警察解释为何让这些人为所欲为。

    《莫斯科时报》称,自2013年乌克兰陷入政治危机,毁掉列宁雕像的情况就时有发生,以至于“列宁坠落”已成为一个正式的俄语词汇。

    2013年12月,基辅的一尊红色花岗岩列宁全身像被推倒。去年9月,哈尔科夫的列宁像也在“自发性大规模群众抗议”中被拉下了基座。作为仪式的一部分,列宁像的鼻子被割了下来,因为他和普京同名,都名叫弗拉基米尔。

    恩怨情仇剪不断、理还乱

    对一些乌克兰人来说,列宁像象征着血腥的镇压和强制的占领;对另一些人来说,它们代表俄罗斯权力的顶点,是苏联的黄金年代。

    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多地的地方议会从地图上删去了那些共产主义色彩的名称。此前,波兰、格罗吉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当局也有过类似决定。

    前总统尤先科是首个在国家层面去苏维埃化的乌克兰领导人。他要求清除部分苏联时期的纪念雕像,并在2007年授予“乌克兰反抗军”总司令罗曼·舒赫维奇英雄称号。去苏维埃化草案的起草人尤里·舒赫维奇正是这位“乌克兰英雄”的儿子。《乌克兰周报》称,法案肯定了1943年同时抗击德国纳粹和苏联红军的乌克兰反抗军的历史地位。

    有人用地图统计了去年乌克兰发生“列宁坠落”的地点,从侧面揭示了俄对乌的影响力。

    在乌西部,没有列宁坠落,因为几年前被视为乌克兰民族主义摇篮的西部地区就已完成了这个任务。东部摧毁的列宁像数量也不多,因为很多当地人仍将列宁和苏联的遗产视为积极正面的历史。

    中部地区是“列宁坠落”的重灾区,当地人对如何看待苏联影响下的历史缺少共识。基辅社会党成员安德列·贝琴科告诉法新社:“自从俄罗斯开始侵略,人们对苏联标志的感情就变得更加尖锐和负面了。”

    工程浩大——成本约2.32亿美元

    列宁大道如同脊柱,贯穿了乌克兰工业城市扎巴罗热的核心地带。道路的终点是列宁广场,中心矗立着列宁塑像,“他”指引的方向有座水坝,同样以“列宁”命名,水坝的浮雕上有列宁勋章的图案。大坝后面是列宁湖,湖中有座列宁岛。而这些都位于城市的列宁区。

    按照法案,各个城市必须在总统签署法案的6个月内,给所有与列宁和苏联有关的街道、地标与建筑物改名,所有镰刀斧头标记都要抹去,只有二战老兵的军功章以及他们坟墓上的镰刀斧头标记能幸免。

    几百座雕像将被销毁,除了各个城市“标配”的列宁大道外,随之消失的还有数以百万计的路牌、指示标。而完成这一切需要的文书,可能多达几吨。

    经济学家阿列克·欧克瑞门科估计,这次大规模去苏维埃化行动的总成本约为2.32亿美元。乌克兰《今天》日报则认为,花销差不多达国家预算的1%。

    这是乌克兰为摆脱苏联历史要付出的昂贵代价,仍处于内战中的基辅显然有些捉襟见肘。但在一些人看来,这是值得的。

    根据法案,一些城镇甚至要彻底改名,比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因其以共产主义者格里戈里·彼得罗夫斯基的名字命名。该市市议会一名高官告诉英国广播公司,他们已成立专门委员会,为城市挑选新名字。在1936年改名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之前,这座城市叫叶加特林诺斯拉夫,以纪念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这名字显然也不符合新法案的要求。

    去苏维埃化引发争论

    俄罗斯电视台4月9日评论道:“乌克兰领导人禁止共产主义标志,是在向他们本国的历史宣战,并将希特勒的帮凶变成英雄。”

    俄外交部的声明将该法案称为“基辅清除眼中钉的政党、组织和运动的集权主义方法”,认为乌议会“衡量善恶的标准很反常”,法案只会“制造分歧”、刺激“民族主义思想”,并且“改写历史”。

    乌司法部长彼得连科提出,去苏维埃化的行动要在5月9日卫国战争纪念日之前完成。《莫斯科时报》称,这说明法案的通过并非因为乌与俄划清界限的渴望,而是为了给莫斯科精心策划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添堵”。

    更多的反对声来自历史学者。“这个愚蠢的法令无论从时机上还是智慧上,都让乌克兰的西方朋友很难接受。”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历史学家大卫·马普尔斯告诉法新社,“不管怎么说,是(苏联)红军与西方国家一同将乌克兰从纳粹占领中解放出来的。”

    哈尔科夫的人权小组成员哈尔雅·柯娜什指出,法案起草者无疑有按照自己看法解读历史的权利,但“他们无权决定哪些历史应被铭记,哪些应被遗忘”。

    而法案的支持者指出,苏联时代的符号是国家紧张气氛的源泉;法案将帮助乌克兰与二战的悲剧历史和莫斯科的控制决裂。

    身为工程师的基辅市民帕夫洛赞成法案,但他强调,去掉这些痕迹必须“负责任地进行”,而非抹杀记忆、篡改历史。

 

乌克兰“去苏维埃化”迫不及待
乌俄的联系无法割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