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4年05月14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布莱尔的逐金之路

作者 菲利普·斯蒂芬斯 译者 倏尘 《 青年参考 》( 2014年05月14日   03 版)

    离开唐宁街7年的布莱尔越来越贪图名利。他谄媚部分专制政权的行为,只会令自己蒙羞,只会在历史上留下更黑的污点。

    我很难想出哪位前政治领袖像托尼·布莱尔那样孜孜不倦地玷污自己的名声。他和小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总会给他的形象蒙上一层阴影。少数人永远会把他当作“战犯”来谴责。但相比之下,他对个人财富执着得近乎疯狂的追求,会在历史上给他留下更黑的污点。

    曾经的政治领袖有权谋得体面的生话——在他们50岁出头卸甲归田时更是如此。布莱尔旗下的慈善基金会对公益事业投入很大,他本人对公益事业的捐赠额也很高。但问题在于,在托尼·布莱尔公司错综复杂的业务中,个人利益和公共服务的界限实在太难分清了。

    当布莱尔在海湾各国的宫殿巡访时,人们始终搞不清他到底是作为联合国中东问题四方特使去维和,还是在从坐拥丰富石油的酋长那里招揽生意。

    这名英国前首相在选择客户时范围很广。不久前,他还在劝导一些国家实行民主制度。如今,除了奉承那些海湾国家的君主,布莱尔还向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献起了殷勤。他借口称是在推动政治改革,实际上是为对方披上一件体面的外衣,以此换取报酬。

    算上有偿演说、与美国投资银行家克莱恩的交易,以及为摩根大通打通人脉的高薪职务,布莱尔的总收入非常可观。有人猜测,布莱尔的财富约1亿英镑。但有朋友认为,这是个被严重低估的数字。

    我想,布莱尔可能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拥有一架私人飞机更像是一种维持身份地位的方式、一贴抚慰受伤自尊心的药膏。他渴望得到公众的赞誉。离开唐宁街7年之后,他还没有适应走下权力宝座的生活。

    有人会问,所有这些到底是否重要?他为何不能活得坦荡一些?如果布莱尔放弃他自以为还拥有的发言权,也许会这样吧。我们现在仍能听到他对当下大事发表看法。

    最近,布莱尔谈到了中东和伊斯兰的话题。他在彭博社发表的那篇被广泛报道的演讲,再次把极端伊斯兰势力描绘为对全球安全最严重的威胁,目的是使自己成为万众焦点。那篇演说呼吁西方同俄罗斯及中国联手打击原教旨主义者,并呼吁西方支持世俗铁腕人物——例如埃及军方前首脑赛西将军,以此对抗民选产生的伊斯兰教主义者。

    不过,演讲的矛盾和疏忽之处也显而易见。这段演讲并没有提到沙特。在该地区的政治制度中,沙特是“政教合一”程度最高的国家,也是瓦哈比派滋生的温床——基地组织就是从瓦哈比派而来。卡塔尔也是如此。该国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和叙利亚的逊尼派激进分子。敢问布莱尔先生,是否愿意冒犯这些潜在的财主呢?

    更让人担忧的是,摩尼教的肤浅观点令布莱尔相信,中东的一切事务都必然归结为伊斯兰势力和现代性之间的重大斗争。国家之间的激烈角逐、逊尼派和什叶派间的宗教冲突、种族争斗、后殖民时代错划的边界,以及其它种种问题都无关紧要。

    布莱尔的分析一看就没从历史出发,且失之简单粗暴。极端分子在中东和非洲的失败国家扩张势力,从别处心怀不满的穆斯林中招兵买马(他们在叙利亚就是这么干的),确实带来了很大的威胁。很多伊斯兰国家也确实需要适应现代性。但西方支持世俗暴君并不是一个严肃的回答。

    布莱尔或许是历史上的最出色的英国首相。我认为他是杰出的政治家。他赢得三次选举绝非偶然。他富有全局意识的深刻见解——即成功的民主能把开放经济和社会正义统一起来——一直以来都是准确无误的。遗憾的是,上述主张在今日才智不及布莱尔的政治家那里并未得到贯彻。

    无疑,布莱尔对伊拉克战争负有很大责任,这包括英国参战的动机和随后发生的混乱局面。不过,布莱尔的意图仍然值得称道——尽管有人始终认为他编造了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谎言。和那些听任萨达姆·侯赛因恐怖统治的批评家相比,布莱尔的动机至少不比他们的差。

    虽然布莱尔最近立场背后的逻辑要求他支持萨达姆这样的暴君,但这一点如今几乎不重要了。争论已败给追求个人名利的贪欲,这种冲动不仅会在当下令布莱尔蒙羞,也会在历史评价方面给他带来毁灭性打击。相比之下,与他一起出兵中东的战友小布什在退隐山野中显露出的自尊自重,令人不禁若有所思。

    (作者毕业于牛津大学,是英国《金融时报》的副主编、首席政治评论员,曾经为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写传记。)

    摘自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古巴是中国网民眼里的“香格里拉”?
布莱尔的逐金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