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3年09月1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我们的尼克松》:

把总统还原成“人”

○本报记者 张慧 《 青年参考 》( 2013年09月18日   31 版)

    《我们的尼克松》海报

    导演潘尼·雷恩

    埃利希曼

    蔡平

    哈尔德曼

    2013年8月,美国总统尼克松任期内的最后一批白宫录音解密,录音中的尼克松多疑、偏执、脆弱,不择手段地掩盖水门事件的真相。

    尼克松对美国国内政治有强烈的控制欲,缓和了中美关系,一度受到美国民众的支持。从8月30日起在美国和加拿大部分影院上映的纪录片《我们的尼克松》,展现了尼克松总统生活的一些片段。

    “白宫文艺青年”留下珍贵资料

    潘尼·雷恩导演的纪录片《我们的尼克松》,原始素材来自尼克松的亲信。

    从1969年到1973年,尼克松的白宫幕僚长哈尔德曼、国内事务顾问约翰·埃利希曼和总统特别助理德怀特·蔡平,用8毫米家庭摄像机记录下尼克松生活的点滴。

    美国海军摄影中心为了鼓励他们的积极性,免费为他们提供胶片,进行加工和拷贝。

    他们拍摄了500多卷影像资料,包括阿波罗登月、规模空前的反战游行、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尼克松女儿的白宫婚礼、尼克松对中国历史性的访问等。他们也拍摄了彼此在白宫的工作和生活:埃利希曼在空军一号上举着托盘吃晚餐,蔡平的妻子和孩子们在白宫草坪上和复活节兔子玩耍,哈尔德曼在戴维营骑自行车……

    当时,这3位“白宫文艺青年”意气风发,脑子里充满了理想主义的念头。不久前,3人中惟一健在的蔡平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说,他们当时认为尼克松会永远地改变世界,希望拍下一些珍贵资料,作为留给儿孙的谈资。

    从某种程度上说,蔡平的愿望实现了。

    1973年,水门事件东窗事发,矛头直指白宫和总统尼克松,作为总统的亲密助手,哈尔德曼、埃利希曼和蔡平也被卷入其中。为了保住自己,尼克松要求哈尔德曼和埃利希曼辞职,两人随后受到法院的调查。他们的拍摄计划就此终止,留在白宫的录像副本不知去向。1974年,尼克松因水门丑闻离开白宫,他下台的原因和方式,的确永远地改变了美国和世界的政治生态。

    历史影像沉睡40年

    随着哈尔德曼、埃利希曼的去世和蔡平远离政坛,几乎没有人记得那些录像带。纪录片《我们的尼克松》第一次将这些私人作品公之于众,导演潘尼·雷恩还找到了白宫录音、当时的媒体报道作为补充。

    雷恩获得这些录像带是个意外。

    40年前,FBI特工到埃利希曼的办公室查找与水门事件相关的资料,发现了一箱录像带。这些白宫官员的作品和其他证据一起,出现在水门事件特别检察官官面前。

    这些录像带对水门事件的调查几乎没有帮助,调查结束后,它们被送到美国国家档案馆。

    1974年尼克松辞职后,打算将任期内的所有文件带走,被联邦最高法院拒绝,尼克松因此与法院发生争论。最终,法院裁定,美国总统、副总统的办公记录是美国的国家财产,可以向公众开放。尼克松任期内的4400万份文件、3700小时的影视资料以及几千幅照片保存在国家档案馆,供美国民众查阅。

    CNN称,这些录像带在国家档案馆的角落里静静地待了40年。

    当潘尼·雷恩听说了这些录像带时,认为这是绝佳的电影素材。他从国家档案馆获得了视频资料,以此为基础制作了《我们的尼克松》。因为一次又一次被翻录,画面的质量并不好,但雷恩决定继续。“我们可以忍受图像的低质量,因为它的内容是那么令人震惊。”

    将尼克松总统还原成“一个人”

    美国《赫芬顿邮报》认为,这部纪录片对尼克松总统非常仁慈,时隔40年,这种仁慈既是影片的力量,也是最大的弱点。

    片中,尼克松在电视中演讲,向观众挥手致意,与第一夫人并肩站立,在女儿的婚礼上跳舞。美国“PopMatter”网站的评论质疑,《我们的尼克松》到底展现的是谁的尼克松?“他身边的人拍摄了这些影片,却没有体现这些人是如何包装和塑造尼克松的,他们怂恿或阻止过尼克松吗?”

    雷恩说,她接触这些资料的过程就像在探险。“我们不知道会看到怎样的故事,”雷恩在接受CNN采访时说,“我当时的想法是,让我们看一看这些录像带中都有什么故事吧。”

    雷恩的第一个发现就是,这些录像带和婚礼录像非常相似:拍摄者只挑好的拍。

    “在这些自制纪录片中,没有坏人,没有恶棍,也没有冲突。每个人都在对着镜头微笑。”雷恩本来期待这些录像会展示更多关于尼克松的东西,但事实是,3位拍摄者“对展现自己生活的兴趣比展现总统生活的兴趣大得多”。

    “PopMatter”的评论称,这些片段只展现了尼克松的团队希望人们了解的侧面,因此,这部电影比其他任何纪录片都更加明确地表达了阐述、信息、信任和真相的局限性。

    美国《洛杉矶时报》认为,这部纪录片将尼克松总统还原成了“一个人”。雷恩说:“即使是美国总统,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也有喝醉酒、悲伤和疲惫的时候,他也会小气、贪婪和无知,那才是尼克松真正的错误。”

    玩弄政治的人被政治玩弄

    哈尔德曼、埃利希曼和蔡平的身影在纪录片中频繁出现,他们几乎一直在对着镜头微笑,信心十足,志得意满。

    这3位自认为能够操控政治的白宫精英,最终却跌入了政治的陷阱。

    哈尔德曼与尼克松的关系非常密切,甚至可以决定哪些信息能进入椭圆形办公室。他的政敌对此十分嫉恨,称他为“总统的婊子”。对尼克松来说,埃利希曼在白宫的角色非常特殊,他毫不留情地打击尼克松的政敌,不计代价。

    1973年4月,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要求哈尔德曼和埃利希曼辞职,两人被判入狱18个月。

    从1967年竞选时,蔡平就作为尼克松的私人助理跟在他身边。美国《时代》杂志对蔡平的描述是“年轻、活跃、英俊、聪明、雄心勃勃而且手段强硬”。尼克松访华的行程就是蔡平策划的。1973年,蔡平因伪证罪入狱8个月。

    随着水门事件的真相大白,尼克松名誉扫地,退出了美国的政治舞台。

分享到:

 

把总统还原成“人”
电影里的尼克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