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即使白宫易主,美欧裂痕也不会消失

作者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9年12月13日   01 版)

    二战之后的4/3个世纪里,欧洲人(至少是西欧)几乎放弃了保卫自己的努力,将希望寄托于美国的保护。他们就像手无寸铁的妇孺,身家性命的全部保障就是胸佩警徽、威风凛凛的肌肉壮汉——山姆大叔。幸运的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对欧洲人而言,这位“警长”还是“给力”的。

    兴许是应了物极必反这句老话,自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来,欧洲人就没过上一天踏实日子。曾经备受信任的“警长”抛弃了他们,欧洲人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保持冷静,因为那只会增加被“打劫”的可能性。

    本届美国政府对多边主义嗤之以鼻,“勒索”全世界的盟友,还抛弃了库尔德人这样的“小弟”。欧洲的当权者发现自己正在走钢丝:一方面,他们希望阻止华盛顿背弃欧洲;另一方面,他们必须确保自己的对冲和反制措施不会把白宫推得更远。

    于是,欧洲对美国的政策这两年摇摆不定,一边是不遗余力地吹嘘自己的本领,一边是假装一切都和过去没差别。后一方面的例子是,当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北约正在“脑死亡”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迅速回击,称“北约对我们的安全仍至关重要”。

    一片愁云中,12月初的北约峰会上,团结仅仅停留在表面。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欧洲正在形成一种新的跨大西洋关系共识,这代表着巨大的转变。直到前不久,多数欧洲领导人的思考重心还与明年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联系在一起。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输掉大选,世界将在某种程度上恢复正常。

    情况正在起变化。尽管亲美的部分欧洲国家如波兰和匈牙利,仍在关注民调结果并盼望特朗普再干4年,但欧洲自由派人士显然放弃了希望。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再关心美国,只不过,他们终于开始意识到,正确的欧洲对外政策不能以“谁在白宫”来定调。

    如何解释这种转变?欧洲的自由主义者似乎不再相信美国民主党候选人的外交政策愿景,他们已经察觉到“驴党”内部的孤立主义倾向。别忘了,奥巴马曾经被称为“冷战以来对欧洲最不感兴趣的美国总统”,至少在特朗普横空出世前是这样。

    欧洲的自由主义者认识到,美国的政治不再是一种共识政治,其外交政策也不再是可预测的。政府换届不仅意味着白宫里有了新的总统,还意味着一种新的施政理念,甚至一个新的美国。即使2020年民主党获胜、白宫重新由亲欧洲的总统执掌,也没人能保证,美国人选出的再下一位总统不会像特朗普一样视欧盟为敌。

    过去70多年里,欧洲人坚定地相信,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的外交政策和战略重点都是一致的。如今,希望破灭了。虽然许多欧洲国家的领导人对马克龙对北约和美国的嘲讽言论感到震惊,但许多人暗地里同意马克龙的关键主张,即欧洲需要更多的外交独立性。他们同样希望欧洲自己发展军事能力,尤其是北约框架外的能力。

    当然,这实在有些难,以至于仍有欧洲人认为,还是继续押注美国划得来。

    2019年度北约峰会,在某种意义上是传统美欧关系的安魂曲。犹记得冷战刚结束时,美国副总统丹·奎尔曾向欧洲人承诺“明天会更好”。遗憾的是,这一论断经受不住时间检验。被迫迎接新型美欧关系的欧洲人将意识到,“昨天的未来”才更好。

 

纽约前市长要用钱砸出美国新总统
即使白宫易主,美欧裂痕也不会消失
“莫迪经济学”失灵了吗
俄“巨无霸”雷达监控北极
低当量核武器成美军“双刃剑”
我换了脸,你还认得出来吗
全球首款“飞车”投入量产
在北爱尔兰,自杀会“传染”
王子性丑闻引爆英王室“信任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