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9月06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印尼迁都:逃离“快速下沉的城市”

综合编译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9月06日   05 版)

    8月2日,雅加达道路拥堵、空气污染严重。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8月29日,雅加达棚户区的河里充斥着垃圾。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首都建设跟不上膨胀速度

    印度尼西亚酝酿了大半个世纪的“迁都”大计,终于尘埃落定。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8月26日,印尼政府公布了人们期待已久的新首都地址。新首都位于森林葱郁的世界第三大岛加里曼丹岛东部,是该国自然灾害最少的地区之一,距现首都雅加达约2000公里。规划部长布洛佐尼格罗表示,政府将从2020年开始收购土地,同年年底大兴土木,2024年起分阶段迁都。

    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印尼总统维多多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称,尚未命名的新都占地三四万公顷,横跨东加里曼丹省两个相对落后的地区;首批迁移人口预计为90万至150万人。

    “新都选址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它位于印尼中部,且靠近城市地区。”他说,“目前,雅加达同时承担着政治、商业、金融、贸易等功能,早已不堪重负。”

    作为世界第四的人口大国,印尼是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雅加达现有人口约1000万人,算上周边地区,“大雅加达”地区的人口超过3000万人。欧睿信息咨询公司的报告显示,到2030年,它将超越东京,成为全球人口最多的超级大城市。

    然而,雅加达的城市规划和基础建设,迟迟跟不上它膨胀的速度。英国《卫报》指出,很长一段时间里,雅加达是东南亚唯一没通地铁的大都市。它的第一条地铁线路在今年3月正式通车,日载客量仅13万人次,相对于其人口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

    暴增的人口和落后的交通,催生了全球第一“堵城”。2015年,英国嘉实多公司发布全球城市拥堵调查报告,雅加达高居榜首。印尼规划部长表示,仅雅加达的拥堵一年就造成100万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505亿元)损失。

    每天,350万通勤族穿梭于市区和郊区之间。在早晚高峰期,人们被困在车流尾气的热浪中,堵上五六个小时也不奇怪。政府部长们要靠警察开道护送,才不至于在国会会议上迟到。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开幕式上,西服笔挺的维多多系着红领带,戴着黑头盔,骑着摩托“酷炫”入场。有分析称,这是为了避免堵车。

    卫星数据显示,雅加达的司机平均一年日均起步、停车90多次。该市70%的空气污染来自机动车。预计到2040年,“大雅加达”地区人口将增至4000多万人,交通负担更重。

    严重拥堵制造了污浊的空气。根据绿色和平组织3月发表的一项调查,雅加达是东南亚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英国《卫报》称,7月,一群环保人士“对全世界最肮脏的空气”忍无可忍,起诉印尼政府,敦促其采取行动治理污染。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印尼首位总统苏哈诺就提议迁都。数十年来,迫于政局不稳,迁都计划一直未能实施。维多多在4月成功连任后,终于为迁都扫清了障碍。

    雅加达正在快速下沉

    比拥堵和污染等城市病更严重的是,雅加达正在快速下沉。

    坐落在沼泽地带的雅加达终年经受爪哇海的海浪拍打,13条河流从其间穿流而过。这座都市以每年0.1米至0.15米的速度下沉,北部地区甚至达到每年0.25米,是全球沿海城市平均沉降速度的两倍以上。如今,雅加达一半地区已位于海平面以下,到2050年,整座城市或被海水淹没。

    在雅加达北部的穆拉巴鲁港口,一座完好无损的楼房成了“鬼楼”。这里曾是渔业公司的办公楼,现在,一层淹没在洪水留下的淤泥和污水里。从这里开车5分钟,可以到达一座露天鱼市。那里的道路像波浪一样上下起伏,稍不留神就会绊个趔趄。随着地面持续下沉,道路不断移动、变形。

    索菲娅住在带游泳池的海边别墅里。过去,从这里能欣赏海景,现在只能看到灰扑扑的堤坝。修筑堤坝是为了阻挡不断上涨的海水,但徒劳无功。

    每隔半年左右,这座豪宅的墙壁就会出现裂缝。“我们只好不停地修啊修。维修工人说,裂缝是地面移动造成的。”索菲娅说,才住了4年,她的房子就被淹了好几回,“海水一涨,我们就得把所有家具搬上二楼。”

    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几乎威胁着全球所有沿海城市。雅加达下沉得如此之快还有另一个原因:过度开采地下水,城市如同坐在“正在放气的气球上”。

    雅加达人表示,政府无法满足居民用水需求,他们别无选择。

    在荷兰统治时期,雅加达因独特的殖民建筑和交错纵横的运河得名“巴达维亚”,意为“东方女王”。一个拥有运河系统和热带雨林气候的城市理论上不该缺水,然而,只有约四分之一的居民能用上政府提供的自来水;四分之一的人从合法或非法的供水商那里买水;其余的人通过水井取地下水。自来水系统“入网费”比打井贵得多,相当于该市一个月的最低工资,这还不包括账单上的其他费用。

    即便用得起自来水,很多人也不想用。英国路透社称,雅加达一半的生活用水来自西塔鲁姆河,亚洲开发银行称其为“世界上最脏的河”。工业和农业废水肆意汇入河流,垃圾堆在河中心,人们甚至“能踩着垃圾走到对岸”。

    雅加达只有一座小型污水处理厂,位于中央商务区,处理整座城市2%至4%的废水。许多家庭使用化粪池,或者直接把污水排进下水道。几个世纪的淤泥日积月累,导致运河容积缩减了四分之三,无法起到疏导作用,恶臭“令人难以忍受”。每到雨季,腐臭的河水便溢出河道,灌向低矮的房屋。洪水退去后,留下一地污秽。

    在雅加达市中心,房东亨德里10年来一直抽地下水为房客供水。这条街上几乎人人都这么做。“房客们用水多,所以最好自己抽水,别指望政府。”他告诉BBC。

    “我们不希望雅加达的问题出现在新都”

    除了自然因素,迁都还有经济原因。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印尼的2.6亿人口中,54%集中在爪哇岛,其经济总量占全国GDP的58%。该国大部分财富集中在雅加达,生活在爪哇岛以外的人被长期忽略。政府希望通过迁都带动爪哇岛之外地区的经济发展。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报称,迁都预计耗资466万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2352亿元),印尼政府承担其中的19%,其余来自社会。新都还未动工,投资者就蜂拥而至,房价水涨船高。维多多宣布迁都的第二天,房地产公司就开始在国家级报刊上登广告。

    “婆罗洲湾城,世界级度假胜地……东加里曼丹新首都的最佳投资。”阿贡·波多莫罗公司的广告称,位于“战略位置”的“超级街区”囊括了豪华公寓楼、五星级酒店、购物中心,距离新都仅20分钟车程。房地产公司PP Properti计划在东加里曼丹省拿下500公顷土地。国有建筑公司Wijaya Karya Persero准备大举进军道路、电力、天然气和水网的一揽子建设项目。

    人们对迁都充满信心,但新都有新问题。政府准备将第一批的90万至150万人转移至新都,容纳他们需要开发大量土地。

    数十年来,为了给更具经济价值的油棕榈树种植园让路,婆罗洲岛热带雨林遭到大面积焚烧和砍伐。从1973年到2015年,婆罗洲“清理”了约414万公顷原始森林,导致碳排放量持续增长。当地2010年释放的超过1.4亿吨二氧化碳,相当于2800万辆汽车的年排放量。

    近年来,随着棕榈油价格下滑,砍伐森林的速度有所放缓,但人们仍然担心迁都威胁森林。即便政府承诺不砍伐保护林,开发泥炭地也会加剧碳排放。婆罗洲岛上很大一部分土地是泥炭地,含碳量达到其他雨林的12倍。1公顷泥炭地能释放6000吨二氧化碳,而印尼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已位居世界前列。此外,大兴土木需要排水,这会导致植被干燥、火灾易发。

    “所有的土地和森林都将被开发。”当地一名高中生告诉BBC,“加里曼丹是世界绿肺,我担心我们会失去所剩不多的森林。”

    绿色和平组织的资深森林活动人士贾斯明·普特里对BBC指出:“环境污染、洪水泛滥、用水荒等问题,让雅加达危机四伏。我们不希望这些问题出现在新都。”

 

印尼迁都:逃离“快速下沉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