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1月09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热带特朗普”让巴西紧急“向右转”

本报见习记者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1月09日   04 版)

    1月2日,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右四)在巴西利亚的普拉纳托宫见证部分内阁部长宣誓就职。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新年伊始,63岁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成为2019年首位登上权力巅峰的政治人物。1月1日,他在巴西国会大厦宣誓就任总统,结束了该国政坛常年被左翼把持的格局。

    军人出身的他承诺上台后采取铁腕手段,打击巴西日益猖獗的犯罪和无处不在的腐败,带领国家走上全新的道路。“我恳请诸位议员与我共赴使命,重建我们的国家,把它从腐败、犯罪、不负责任的经济发展和意识形态的陷阱中解救出来。”他在就职典礼上说。

    上任短短几天,这位极右翼总统就让南美第一大国来了个“从左到右”的大转弯。这种转变比任何人能想象的都更迅速、更猛烈。

    总统上任三把火

    就任总统后的第一把火,博索纳罗“烧”向了生活在亚马孙热带雨林里的印第安土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搬进总统办公室后刚过几个小时,博索纳罗就迫不及待地签署一项政令,宣布将管理印第安土著领地的权力移交给农业部。政令一出,举国哗然。

    在巴西,约13%的土地是法定土著领地,其中大部分位于亚马孙雨林,这些土地上生活着90万土著印第安人。过去,印第安人领地的划分、开发等事务由司法部管辖的印第安人基金会(FUNAI)负责,但博索纳罗一上台就火速解散了FUNAI,将其职能划归新成立的“家庭、妇女和人权部”,并任命一名“极度保守的福音传教士”担任部长。当地人权组织担心,当总统把土著从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土地上赶走,冲突和暴力将不可避免。

    博索纳罗曾宣称要合并环境部与农业部,在环保主义者的强烈抗议下才悻然作罢。不过,他任命农业说客团领袖特雷萨·克里斯蒂娜担任农业部部长,后者曾抱怨政府对环境抓得太严,并呼吁巴西“必须叫停以罚款为生的产业”。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巴西法律禁止企业资助政治竞选,但许多有钱的农场主自筹竞选资金“入场”,他们已成为国会中一股强大的力量,新总统需要他们的支持。

    人们指责博索纳罗为开发亚马孙雨林大开绿灯。“农业组织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无非是通过修正案将领地界定权交到国会手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巴西非政府组织“气候观测站”的发言称,“现在可好,博索纳罗直接把它交给了农民。这一幕在他们最大胆的梦里都没出现过。这还只是个开始。”

    面对猛烈抨击,博索纳罗在推特网上为自己辩护:“这些土地上生活的人还不到100万,他们与世隔绝,被各种非政府组织剥削利用。我们要让他们融入社会。”

    第二把火,博索纳罗“烧”向了身边的人。据英国《独立报》报道,他发起针对政府中左翼人士的“大清洗”,几天内解雇了300多名官员。一旦谁被怀疑与前任左翼政府或中间派政府有染,立刻打包走人,以“保持屋子干净”。

    “要想以我们的理念治理国家、实现巴西社会大多数人的既定目标,只有这条路可走。”幕僚长奥尼克斯·洛伦佐尼告诉巴西《世界报》。

    博索纳罗的第三把火,是将同性恋群体从人权部的保护名单中删除,不再保障他们的权益。非洲奴隶后代的保留地也将被压缩,尽管从16世纪到19世纪,这片南美土地的繁荣史背后有无数黑奴的血泪。

    烧完这三把火时,博索纳罗上任还不到一星期。

    人们叫他“热带特朗普”

    美国《华盛顿邮报》分析认为,博索纳罗行动如此迅速果决,是为了回报扶持他上台的选民。他通过行政命令而非立法来执行民粹主义政策,手段简单粗暴,政治成本却很低。这不免让人想起另一位总统——美国的特朗普。特朗普的一些竞选承诺被搁置或否决,但他通过签署一项又一项行政命令,不断向选民示好。他将之称为“生意经”。

    作为特朗普的狂热崇拜者,博索纳罗得了个绰号“热带特朗普”。他是1964年至1985年巴西军政府的坚定支持者,也是该国实施民主政治以来最保守的领导人。他的副总统和数名重要内阁成员出身军队,在就职典礼上,他们用手指比出枪的形状,向总统致意。

    与“推特治国”的特朗普一样,博索纳罗也是社交媒体重度依赖者。他公开与主流媒体打口水仗,斥责他们是“假新闻”,收获了越来越多的保守派粉丝。

    极右翼的博索纳罗能上台,与巴西经济停滞、政局混乱不无关系。自1980年以来,巴西GDP的平均增长率仅为2.6%,社会腐败盛行,政坛丑闻频出。2016年,巴西历史上最受欢迎的总统卢拉从神坛跌落,因贪污受贿被警方带走调查。同一年,他的继任者、巴西首位女总统罗塞夫被弹劾。

    “希望终将战胜恐惧。”这是卢拉16年前在总统就职仪式上的发言,他曾发誓要消灭贫困。对这位充满个人魅力的左翼政治家,巴西人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和希望,但最终,他领导的劳工党政府陷入经济衰退和贪污腐败的泥潭,惨淡收场。

    如今,一个形象截然不同的政客站在巴西人面前,人们再次燃起了希望。据《经济学人》报道,75%的巴西人对博索纳罗上任后的表现感到满意。

    与特朗普一样,博索纳罗在民愤的助攻下赢得大选。2015年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数十亿美元的贪腐丑闻曝光、牵扯出50多名政府官员和企业家后,民众对政治精英们失去了信任,博索纳罗趁势崛起。“在与劳工党的对抗中诞生了新政府,”巴西政治分析师亚历山大·班德拉告诉《华盛顿邮报》,“对博索纳罗来说,保持两极分化是有必要的,那是他上台的基础。”

    上台前,博索纳罗在国会“蛰伏”了近30年。他当过7届议员,在多个党派间换来换去。漫长的政治生涯中,他只通过了两条法案,可谓“无为而治”,但他成为经历一次次政治风波却没倒下的少数政客之一。当上届总统特梅尔以史上最低支持率黯然离去时,他的机会来了。

    很多人质疑博索纳罗为人极端,因为他“毒舌”,女性、黑人、同性恋者等都是其抨击的对象。据巴西环球电视台报道,他曾在国会会议上对一名女议员说,她“不配被强奸”,因为“长得太丑”;他声称宁愿目睹儿子“死于车祸”,也比看着儿子“出柜”强;他发誓禁止同性婚姻和同性恋团体;他甚至公开反对民主制,并毫不掩饰地表达对军政府时代的怀念。

    在就职仪式上,面对国会,博索纳罗强调他将“建立没有歧视和分裂的社会”。随后的公开演讲中,他宣告“政治正确”的时代已然结束。

    “我们的旗帜绝不是红色的!”他挥舞着黄绿相间的巴西国旗,与人群齐声高呼。

    美国:巴西新总统上台是两国关系的“历史性机遇”

    博索纳罗发表首次总统演讲几分钟后,特朗普立刻发推道贺:“祝贺新上任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总统,美国与你同在!”后者在推特上热情回应:“尊敬的特朗普总统,衷心感谢您的鼓励。我们一起为国家带来繁荣和进步!”

    对国际舞台上向来以“左”著称的巴西来说,这一幕颇有些超现实色彩。据CNN报道,去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飞赴里约热内卢见了博索纳罗;同月,博索纳罗的儿子爱德华多以巴西国会议员的身份去白宫见了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顾问库什纳。美国国务院称,博索纳罗上台是两国关系的“历史性机遇”。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参加了巴西新总统的就职典礼,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在受邀政要之列。然而,这届巴西政府一反常态,没向传统盟友古巴、委内瑞拉的领导人发出邀请。

    对这些老盟友,博索纳罗不再“温柔以待”。1月3日他在电视采访中表示,愿与美国商讨在巴西建立美军基地,遏制俄罗斯在委内瑞拉的势力。整整10年前,他的前任卢拉极力推进南方共同市场、南美贸易集团和新开发银行等区域组织,试图让南美国家抱团取暖,脱离美国的控制。

    “这是激进主义的另一张面孔,与劳工党相比的另一个极端。”经济学家马塞洛·穆尼奥斯警告说。

    CNN指出,博索纳罗虽与特朗普“相互景仰”,他们的关系却很受限制。博索纳罗不太可能全盘接受对巴西有风险的政策,尤其是美国主导的贸易战,因为巴西依赖出口。不过,在对委内瑞拉政策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他或许会支持特朗普。

    去年11月,巴西外交部撤回了承办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的申请,官方说法是受到“财政预算限制”。巴西外交部长阿劳乔在个人博客中发表文章《反对全球主义》,称对抗气候变化是左派的篡权阴谋。

    亚马孙雨林被称为“地球的绿肺”,全球十分之一的物种在这里安家。专家警告,砍伐亚马孙雨林会令其捕获的碳重新进入大气,加剧全球温室效应。这片雨林大部分位于巴西,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工业砍伐以来,已有五分之一的雨林消失。2005年至2012年间,巴西一度将砍伐量减少80%。极右翼政府上台后,雨林面临何种命运,牵动的不只是巴西人的心。

    博索纳罗多次指责环境政策让巴西经济“窒息”。他威胁退出《巴黎协定》,不过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下,巴西尚未“退群”。

    博索纳罗深知,要获得民众支持,最重要也最困难的是给死水一般的巴西经济注入活力。不少分析家认为巴西应采取大规模财政紧缩政策,为国家财政减负,比如从养老金下手。目前,养老开支占该国GDP的12%,与许多发达国家持平。但调整养老金势必伤筋动骨,因为它涉及所有人的利益——博索纳罗本人是从33岁就开始领取军队养老金的。何况,养老金与最低工资挂钩。

    针对国内暴力犯罪猖獗的问题,博索纳罗计划放开枪支管控,让“好人有权捍卫自己的安全”。他在推特网上宣布,要让无犯罪记录的公民拥有持枪权,还提出授权警察在执法时开枪杀人而不受法律追究。

    《经济学人》指出,他的一些极端的承诺未必能够实现,但通过高调抛出这些倡议,他正在全国范围内扩大它们的影响力。去年他大张旗鼓地拉票时,里约警察被指暴力执法的事件激增了38%。

    事实上,随着左派势力分崩离析,受争议的改革措施有望得到批准。博索纳罗领导的社会自由党一度被边缘化,眼下却在30多个政党中赢得了下议院第二多的席位。近日他还促成一项协议,有望把中间派和中右派联合起来。

    《华盛顿邮报》指出,博索纳罗与墨西哥总统奥夫拉多尔的就职,意味着拉丁美洲两个最大的经济体都落入民粹主义者手中。而这位巴西新领导人,比以务实著称的奥夫拉多尔更加难以捉摸。

 

“热带特朗普”让巴西紧急“向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