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1月02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大篷车”儿童之死给美国“党争”火上浇油

本报见习记者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9年01月02日   04 版)

    2018年6月12日,来自洪都拉斯的一对母女在美墨边境被拦截。根据特朗普政府当时推行的“骨肉分离”政策,母女俩面临被强制分离。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2018年12月10日,民众在美墨边境集会支持“大篷车”非法移民,部分民众遭警方逮捕。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8岁男孩在平安夜死去

    对滞留在美墨边境的中美洲“大篷车”非法移民来说,本该充满欢乐与温馨的圣诞节过得分外难熬。平安夜的零点钟声敲响时,危地马拉男孩菲利普在美国艾尔帕索市一家医院里离开了这个世界。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个小男孩今年8岁,2018年12月18日随父亲从美国新墨西哥州一侧潜入艾尔帕索时被美国执法人员拘捕,关进边防巡逻站。由于扣押了太多非法移民,边防巡逻站人满为患,两天后父子俩被转移到阿拉莫戈多市。次日,一名边境官员发现菲利普“眼泪汪汪地咳个不停”,还有些发烧,于是把他送进医院。

    医院诊断菲利普患了感冒,开了些消炎和退烧药,留院查看一个半小时后允许他离开。当晚,菲利普开始上吐下泻,工作人员赶紧把他送回医院。

    这一次,他没能离开。2018年12月25日零点刚过,他挣扎着死去了。此时距他被捕不到一星期。

    《纽约时报》称,菲利普的死因尚不明确,无法确定应归咎于收容所的恶劣条件,还是“大篷车”的旅途艰辛,或者两者皆有。

    在菲利普去世的同一天,同样来自危地马拉的7岁女孩贾克琳·卡尔·麦昆的遗体在故土下葬。她和父亲到达美国的时间比菲利普早两个星期,被捕后不到两天,她就去世了。

    贾克琳和父亲所在的“大篷车”非法移民团有163人,其中包括50个没有父母陪伴、独自上路的孩童。2018年12月6日晚,他们被执法人员逮个正着,随即被送到150公里外的巡逻站。贾克琳在半路上突然发病,剧烈呕吐。一小时后他们到达目的地时,贾克琳已经没了呼吸。医护人员给她做了两次心肺复苏,无计可施之下,调动直升机将她送到艾尔帕索的儿童医院。检查显示她的大脑肿胀,伴有肝功能衰竭。入院第二天,她在父亲怀中离开了人世。

    美国《华盛顿邮报》引用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的报告称,贾克琳去世前数日“粒米未进、滴水未沾”,但她父亲坚称“给她吃饱了饭、喝足了水”。

    CBP局长凯文·麦克莱南发声为手下开脱,他表示,两名儿童接连死亡是“令人悲痛的损失”,这种事“极为罕见”。“CBP上一次发生儿童死亡事件是10多年前的事,”他告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两名危地马拉儿童的死对我们是个沉重的打击。”

    “这是一条多么沉重的圣诞节新闻。”美国民主党参议员汤姆·尤达尔告诉《纽约时报》,“这本该是人人都与亲友、爱人亲密相拥的美好时光。”他指责特朗普政府强硬的边境政策是导致两名儿童死亡的罪魁祸首,呼吁展开全面调查。

    特朗普并不认账。菲利普死去的当天,他在白宫记者会的问答环节中继续大力宣传移民新政,并要求国会拨给美墨边境墙更多资金。

    “你们的国家走私毒品、贩卖人口,还非法闯入我们的领土。我们绝不容忍!”在一如既往地谴责非法移民时,特朗普对危地马拉儿童死亡一事只字未提。

    “他们聊得最多的,是拘留所里有多冷”

    《纽约时报》称,关于菲利普的死亡,人们掌握的细节不多,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收容所是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尽管如此,接连两名儿童在拘留期间死亡,还是再次点燃了美国民众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激烈争论。

    2018年4月,美国政府宣布对移民“零容忍”,威胁对所有非法越境者提起刑事诉讼。特朗普推出“骨肉分离”政策,要求将非法移民家庭中的未成年人从父母身边带走、送进收容所。在媒体和公众的口诛笔伐中,只过了两个月,这一政策就被叫停。

    “零容忍”造成收容所和拘留所里的非法移民数量猛涨,创下了美国历史新高,也远远超出相关设施能容纳的极限。以2018年11月为例,边境巡逻队逮捕了25172人,上一年同期仅逮捕7016人;截至2018年9月30日,2018财年被捕的非法移民已达107212人,而2016财年总共为77857人。

    近年来,为了增加获释机会,带着孩子偷渡的非法移民稳步增加。截至2018年12月,以家庭为单位的非法移民已占这一群体总人数的65%。然而,美国现有的移民收容体系并不是为他们设计的。

    “其实我们也不想把他们关进巡逻站的拘留所。我们希望这些老弱病幼有更好的居住环境。”麦克莱南说。

    儿童免疫力不及成人,应被转进条件相对较好的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的收容中心,但HHS的资源也十分紧张。据美联社2018年12月报道,HHS已收容1.43万非法移民儿童,每座收容所都接纳了100人以上。

    “CBP的收容设施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用来临时安置单身的成年非法移民,而不是照顾一家老小。”麦克莱南说,“它更像犯人正式服刑前住的拘留所,非法移民们都叫它‘冰窖’。”

    “这些收容所不适合儿童居住,哪怕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的健康儿童。”美国儿科学会联合主席玛莎·格里芬告诉英国《卫报》,“里头冷得要命,很容易让孩子们患上感冒,引发脱水。”两名儿童相继死亡足以说明这一点。麦克莱南承认,儿童在这样的收容所内停留超过72小时,就会危及健康。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2018年9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被抽查的9座CBP收容所中,只有3座“配备了专业医务人员,有条件进行体检或提供基本医疗服务”,有4座能为无人看护的儿童提供淋浴。非法移民的所有财物被没收,像流浪汉一样躺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身上只盖一层聚酯材料做的薄毯。寒冷无孔不入,人们辗转难眠。

    护士奥黛丽·斯坦普尔在得克萨斯州一家疗养中心当志愿者,从边境拘留所获释的非法移民家庭往往会在那里待一晚上,然后继续前行。“他们聊得最多的,是那些拘留所里有多冷。”她告诉《纽约时报》,“政府只给了他们最低限度的保障,因此,到我们这儿来的孩子大多疾病缠身。”

    “大篷车”主力军2018年夏天从危地马拉出发,历时数月到达美国。眼下正值隆冬,在低温中艰难跋涉让他们虚弱不堪。

    移民问题,“关门”就能“大吉”?

    在美墨边境的另一边,数千名被困在“帐篷城市”蒂华纳的非法移民,日子同样不好过。

    根据特朗普的新政,美国现在每日最多处理100个庇护申请。即便递交了申请文件,获批的希望也十分渺茫。据CBS报道,美国要求申请者证明自己在国内遭到迫害。2012年至2017年间,超过四分之三的庇护申请被拒,这令一些人逐渐失去耐心,选择偷偷越境。

    美联社记者目睹了20多名非法移民的“闯关”过程。在夜色掩护下,他们奋力爬上美墨边境的围栏。翻过高墙后,等待他们的是驾驶白色皮卡车火速赶到的边境巡逻队。他们只好灰溜溜地举起双手,被押进人满为患的CBP收容所。

    《卫报》报道称,当两名非法移民儿童在美国收容所死亡时,在蒂华纳也有两名未成年人死去。

    他们来自洪都拉斯,分别是16岁和17岁。到达蒂华纳后,他们住在一座未成年非法移民收容所。2018年12月19日晚,他们离开收容所,一夜未归。次日凌晨,有人发现了他们带有刀伤和勒痕的尸体。

    “每年有成千上万名中美洲非法移民奔向美国,他们的悲剧说明,即便能走完这段危险的‘朝圣之旅’到达边境,危机依然四伏。”《卫报》将之归咎于美国一手建立的官僚主义屏障。

    在帐篷和拘留所里艰难度日的非法移民,或许无力追问是谁令他们落入这般田地的。但在美国国会内部,民主党与共和党正为此展开激烈交锋。

    特朗普不惜将政府停摆,以此向国会施压,迫使其拨款50亿美元让他兑现竞选承诺之一:修建美墨边境墙。他称这堵墙对阻止非法移民进入美国至关重要,而民主党与部分共和党人认为,这纯属劳民伤财。不久前,副总统彭斯提出将预算减至25亿美元,但民主党拒绝讨价还价,认为一分钱都没必要花。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非法移民儿童的死亡给拉锯战火上浇了油。

    特朗普宣称民主党应为此负责。“任何边境伤亡,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都完全归罪于民主党和他们可悲的移民政策!”他在推文中写道。民主党则指责特朗普让政府偏离正轨。特朗普当即再发推文回“怼”:“奥巴马家有3米高的围墙,美国也需要这个,还得再高一点儿!”《卫报》指出,特朗普似乎忘了,他在竞选时承诺让墨西哥为边境墙买单。

    在麦克莱南看来,边境墙本应是解决边境危机的最后手段,排在立法、投资中美洲国家、减少贫困人口、与邻国共同开展移民管理计划等方法之后。“我们需要以清醒、中立的眼光来审视移民法,正视并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他说。

    正如《卫报》所言,很多人并非心甘情愿地背井离乡奔向美国,他们是迫不得已。人口流动在历史上不是新鲜事,如何处理移民这个千古难题、变“堵漏”为“疏导”,结束导致美国政府“关门”的党派之争,无论是对执掌参议院的共和党还是刚于1月3日接管众议院的民主党而言,都是迫在眉睫的考验。

 

“大篷车”儿童之死给美国“党争”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