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导火索”被掐断 “黄背心”抗议者锐减

本报见习记者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12月19日   04 版)

    12月15日,“黄背心”在巴黎示威。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又是一个周末。12月15日,“黄背心”们再次走上街头,表达对总统马克龙及其政策的愤怒,但这一次人数明显变少。抗议者和警察之间发生了一些混战,后者多次发射催泪瓦斯和水炮以驱散人群,但场面比过去几周温和得多。

    16日晚上,警方宣布巴黎的抗议者不到3000人,被捕者不到200人,而一周前被捕人数超过1000;中央政府宣布,全国各地约有6.6万抗议者上街,一周前这个数字是12.5万。其他城市的紧张程度也低于过去几周。

    “黄背心”的怒火最初被马克龙政府调高燃油税点燃,并因高昂的税收和生活成本而持续燃烧。如今,“导火索”已被掐断:马克龙宣布不增加燃油税,最低工资将被提高100欧元,并削减一些税费。

    马克龙严厉谴责近来的暴力事件,但他承认人们有权生气。“我不会忘记这里有怒火、愤慨,许多法国人有这样的情绪。”他强调,自己已把弱势群体的问题纳入考虑——比如那些付不起托儿费的单身母亲,比如辛勤工作一生后在贫困中挣扎的退休老人。

    “我看到了他们。”马克龙说。

    在巴黎抗议的“黄背心”大多来自外地,40岁的皮埃尔-艾蒂安·比尔特是其中少数的巴黎人之一,平时从事营销工作。他告诉《纽约时报》,自己对马克龙的看法没有改变。

    比尔特站在香榭丽舍大街上说,马克龙是高高在上地“低头看着你”。比尔特身后是一家被示威者捣毁的大型药店,催泪瓦斯的烟雾在远处飘扬。

    每周一次的抗议活动带来的疲惫,以及暴力场面越来越多造成的沮丧,让很多抗议者丧失了激情。在比尔特看来,示威活动已经过于“重复”。“我们需要更多的象征性行动,比如封锁机场或其他关键地点。”

    除了抒发生活艰难的痛苦、对马克龙执政的不满,“黄背心”们一个日益强烈的要求是,在宪法中增加公民投票机制,让公众在制定法律方面拥有更多发言权。有些政治人物支持这一想法,例如极右翼的玛丽娜·勒庞和极左翼的让-吕克·梅朗雄。

    但主流政治家对此嗤之以鼻。12月13日,马克龙政府在国民议会轻松赢得了一场不信任投票,577名议员中只有70人支持极左翼和社会党立法者提出的议案。马克龙的党及其盟友占据着议会绝大多数席位。

    总统的支持者对这一喘息机会表示欢迎。国民议会议长、马克龙的亲密盟友理查德·费兰德说,抗议者减少值得高兴。“时间不是用于战斗而是用于辩论的。”他告诉法国24电视台。

    圣诞节的来临将进一步给抗议降温,但一些“黄背心”抗议者表示,他们对马克龙的愤怒并未熄灭。

    “我们厌倦了。”19岁的求职者乔迪·德门热尔告诉英国《卫报》,马克龙宣布了一些让步,但“学生们什么都没得到,失业者仍然被晾在一边”。

 

法国:恐袭将“黄背心”赶下舞台
“导火索”被掐断 “黄背心”抗议者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