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9月12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90后”男性注重“形象打造”

“男性气质”引发激烈争论

本报特约撰稿 方同   青年参考  ( 2018年09月12日   12 版)

    7月15日,武汉群光广场内,一名彩妆师正在整理仪容。图片来源CFP

    当下,一场关于“娘炮”的争论正在进行。一些人认为,“画着精致眼线、唇红齿白的瘦高青年不符合‘健康’的审美标准,宣传这样的榜样会导致‘少年娘则国娘’,让下一代少年不够阳刚”。另一些人批评这是种带有贬损性的说法,认为外形不是问题的关键,内涵更深刻地影响人们对一个人的评价。

    新华社评论称,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审美自可参差多态,各得其所。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对“娘炮”形象符号的公然攻击,折射出社会对性别歧视的麻木不觉,也暴露出另一个问题:数代人接受的教育中欠缺“成长第一课”——性别平等教育。

    “花美男”引争论

    在火爆的明星养成节目《偶像练习生》中,一群十几二十岁的男孩妆容精致,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搭配魅惑的眼神和性感的咬唇妆,熟练地对着镜头撒娇卖萌。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热播的青春偶像剧中,白皙纤瘦、样貌柔弱、眼神无辜的清秀少年,几乎承包了从男一号到“男N号”的所有角色。

    从数年前的“韩流”开始,对“花美男”的欣赏渐渐成为中国娱乐圈的主流。即使如此,网上对“娘炮”和“小鲜肉”的骂声仍不绝于耳。

    “别祸害小学生好吗?”网友“醒来的大鸦”在新浪微博写道,“少年娘,中国有未来?”有网友称,“泱泱大国需要钢铁一样的男人”。

    也有人认为,做个“精致男孩”并无不妥。20岁的学生袁熙昆(音)告诉美国“石英”财经网,自己在几个月前成为男妆博主,常常有人在其视频下称男人化妆令人作呕,并嘲笑他们不是“真男人”。

    “但对我们来说,化妆只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袁熙昆说。

    中国一些主流媒体加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争论。新华社评论称,热捧“小鲜肉”、渲染“娘炮风”的娱乐造势传递出让人担忧的倾向:在“论美貌你是赢不了我”的喧嚣中,“演员的自我修养”显得无足重轻,一些人演技很烂却拿着天价片酬,各种任性都被惯出来了。《人民日报》认为,在青少年中有着广泛影响的明星们,应该呈现更加积极、向上的形象,展示更加健康、阳光的审美,以应有的社会责任与担当精神成为真正的偶像。摈弃矫揉造作的风格,扭转娱乐至上的倾向,才能从根本上改变病态的审美乃至“审丑”,以文育人、以文化人。

    《金融时报》报道称,许多“小鲜肉”明星的粉丝维护自己的偶像,“有肌肉,很爷们儿,不乏阳刚之美”。导演冯小刚直言希望年轻演员“更酷一点,更男人一点”,做个“爷们儿”。今年7月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中,明星谢霆锋表达过类似的观点,称“我觉得男生也该找回男生该有的荷尔蒙”。

    不修边幅不行,追求外表美也不行?

    对于最近网上的“娘炮”之争,博士毕业不久的小朱对笔者坦言“有点懵”。她从上大学开始就喜欢以阴柔形象著称的韩国明星,对当年红极一时的“东方神起”“Big Bang”等偶像男团如数家珍。近几年,她成了TFBOYS组合中王俊凯的“阿姨粉”。

    在小朱看来,“娘炮”这种“带有明显侮辱色彩”的词以往一般出现在喜剧作品中,是为了刻意制造“笑果”。在现实生活中,外表清秀和内心坚强一点都不冲突,她的男友就是皮肤白皙、眉眼清秀的“90后”四川男孩,但他喜欢去健身房跑步锻炼,加班毫不含糊,而且生活上对她十分照顾,“男友力”十足,“一点都不娘”。

    在一家大型国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小王忍不住向笔者吐槽,“这个社会对男性的要求也太高了,做男人真不容易”。

    小王记得,大约两年前,网上最流行的论调是“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在赞扬女性精致美貌的同时抨击中国男性不修边幅,不注意锻炼,不注意保养皮肤和牙齿,穿衣服土气和老气,有的还在腰上挂一大串钥匙。前段时间,网络上开始流行对“油腻”中年男子的“群嘲”。

    为了摆脱“油腻”,因长期加班和压力过大而发胖、长青春痘的小王开始了艰苦的“自我改造”。他坚持每天下班后跑步回家,晚饭只吃黄瓜和苦瓜,与朋友聚会很少动筷子,睡前会用一些男性护肤品。一段时间后,他原本凸出的肚子“肉眼可见地缩小了”,衬衫也宽松了许多,整个人清朗了不少。但小王没想到,如今风向一转,人们开始攻击追求外表美的男性是“娘炮”了。

    “怎么打扮自己完全是个人自由。”他对笔者表示,打扮精致并不妨碍男性在职场上叱咤风云,外表邋遢、胡子拉碴的人也可能是宅在电脑后面指点江山的“键盘侠”。

    事实上,在中国,追求美早已不是女性的专利,年轻男性对自己形象的要求越来越高。

    打造形象:“90后”男性的核心追求

    早晨起床,将自己打理得“漂漂亮亮”,是30岁的李先生全天日程最重要的安排。

    化妆水、精华、乳液、防晒霜是上妆前的必要程序,粉底务必用手指拍得“轻薄透亮”,睫毛卷翘纤长、根根分明,流畅的黑色眼线平滑地掠过眼尾,再抹上一层若有若无的浅色口红,妆容不浓却“显气色”。眉毛是重中之重,要由浅及深,营造出一种“雾状”的美感,头发也要吹得蓬松。打扮停当出门前,李先生从来不忘把增高垫塞进鞋子里。

    作为一名职业化妆师,李先生经常应品牌邀请出席时尚派对,以形象精致著称的明星陈学冬是他精心模仿的对象之一。李先生告诉笔者,只有将自己打理得光鲜亮丽,他才能找到“高端”的客户和工作机会。

    不过,李先生透露,他上高中时是个不折不扣的“糙汉子”,最常见的装束就是随意的T恤短裤加凉拖,还因为长青春痘护理不当而“烂了脸”。但自从通过医疗美容治好皮肤并学习化妆以来,他就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形象。如今,他每年都花费数万元购买护肤和美妆产品,每个月定期做医美项目,还接受了微整形手术。当然,良好的形象和精湛的化妆技术也为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在中国,像小李这样重视个人形象的年轻男性越来越多。

    今年1月,京东研究院联合两家代表中产阶层男性审美消费和精神消费的公司,在上海发布了“2017新中产男性消费报告”。这份报告显示,打造个人形象是“90后”男性消费的核心追求,他们在男装、面部护肤产品等方面的购买行为突出。此外,93.4%的男士每月在服饰、包、皮肤护理和发型上的消费不会超过3000元,但30岁以后的男性每月的时尚花费逐年增加,达到6000元左右。

    艾瑞咨询发布的《种草一代·95后时尚消费报告》指出,“颜值经济”的爆发在“90后”和“95后”人群中表现最明显,其中男性美妆消费增长迅速,“将为行业带来新的潜力和品牌变局”。市场数据公司欧睿国际预测,今年中国男妆市场将增长近7%,达到20亿美元。

    攻击男性是“娘炮”,其实暗含对女性的鄙夷和偏见

    一段视频中,拥有百万粉丝的男妆博主正在展示如何令眼睛看起来更大。有观众留言称,“作为女孩,我都不如他(会化妆)”。在这名27岁的男博主看来,修饰自己并不意味着“娘”。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报道,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男性美学在外国流行文化影响下发生改变。在好莱坞及日本电影的推波助澜下,强壮沉默的男性曾是中国人眼中的理想男人形象。如今,中国流行文化中出现了新的理想男人类型。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女性寻求“小奶狗”——拥有柔顺个性的忠诚、黏人男子——当男友,凸显中国女性在寻求浪漫关系方面正在发生变化。

    “石英”财经网指出,男性化妆现象的流行在一定程度上可归因于韩日流行文化的影响。文章认为,一些中国男性越来越关注外表的另一原因,是正在变化的经济结构——以服务为导向的产业不断壮大,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远离工厂。文章援引专家观点称,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加快,以及从制造业到服务经济的逐渐转向,服务经济从业者更重视外表。

    在一家4A广告公司工作的小张并不化妆,但整洁、穿着“得体时尚”是他对自己的基本要求。身边环绕的同事几乎全是俊男美女,也让他练就了挑剔的“火眼金睛”。即便是整体看起来漂亮的女孩,他也会注意到对方仪态不够完美,头发有些毛糙,裙子上有没熨平的褶皱,指甲油有剥落的痕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只喜欢“奶油小生”。

    小张告诉笔者,如今的审美观越来越多元和宽容,无论是青春偶像剧和综艺节目中的“花美男”,还是孙红雷、吴秀波等富有魅力的“大叔”,抑或吴京在《战狼2》中演绎的硬汉,都有各自的忠实粉丝,哪一类更受欢迎只取决于市场需求。他最喜欢的男明星,是外形并不出众却演技精湛、为人幽默的“TF老BOYS”雷佳音。

    《人民日报》撰文指出,现代社会进一步拓宽了审美的场域,提供了更为多元的生活方式,也为对男性的审美提供了更多元的面向。“那种基于性别特征进行的价值判断,将男性气质等同于外表外貌,是一种简单化的做法。关注男性气质的构建,应该发扬内在的勇气、坚强和担当等诸多品质。”

    一些媒体认为,攻击男性是“娘炮”,其实暗含对女性的鄙夷和偏见。《金融时报》称,现代社会和家长对孩子们默认的性别教育,是“男生要有男生的样子,女生要有女生的样子”,其中有着明显的性别偏见。在多数人的成长历程中,长辈对子女抱有不同的成长期待,体现在对男孩的教育上,往往就是不许哭、不许撒娇、不鼓励男孩宣泄感情等。男孩一旦有具有女性气质的行为,社会评价甚至家人表现出的容忍度往往较低。女孩的撒娇、爱哭、脆弱则被视为女性该有的行为,这种误解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一部分人对女性独立和性别平等诉求的理解。

    “性别平等教育的另一处关键,在于纠正人们对‘社会性别’的认识,在此基础上破除性别刻板印象。”《金融时报》写道。

 

“男性气质”引发激烈争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