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多元融合的神话”遭重击-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8月0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一切可能的地方,一切可能的情况下,都有对移民的敌视”

德国“多元融合的神话”遭重击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8月08日   05 版)

    7月29日,球迷在德国柏林发起“我是厄齐尔”活动,挥舞土耳其国旗和德国国旗,呼吁提高对种族歧视的认识。

    8月4日,土耳其超级联赛首轮比赛上,马拉蒂亚耶尼俱乐部的球员身穿印有厄齐尔头像的T恤声援他。

    7月24日,厄齐尔的家乡土耳其代夫雷克竖起广告牌声援本地球员。正是这张厄齐尔(左)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合影,导致厄齐尔被德国舆论“吊打”。

    土耳其裔德国国脚梅苏特·厄齐尔日前用3篇声明打破沉默、高调退队,引发了爆炸性的效果。“这是一次痛苦的决裂,充满怨恨,给了德国多元融合的神话沉重一击。”意大利《晚邮报》写道。眼下,德国社会正努力通过“Me Two(我也是双重身份)”运动挽救神话。

    “进球时,我是德国人;输球时,我是土耳其移民”

    英超阿森纳俱乐部的11号球员近来炙手可热。8月2日,他策动补时绝杀扳平比分,并在点球大战中第5个出场罚进点球,帮助球队在国际冠军杯中击败老对手切尔西队;7月29日在新加坡,他作为场上队长率阿森纳5比1大胜巴黎圣日耳曼队,队友们一起弹唱摇摆,心情荡漾。

    俱乐部连连拿下好成绩,让厄齐尔一扫不久前退出国家队时的种种不快。他在推特网上表达了胜利的喜悦:“作为队长上场比赛让我感到很骄傲。球队取得了漂亮的胜利,感谢新加坡球迷给予支持。”

    这位德国前国脚的个人资料,如今只写着简单的两行字:“阿森纳球员。地点:英格兰。”代表德国国家队出战92场、在2014年捧起大力神杯的记忆,似乎已烟消云散。

    厄齐尔宣布退出国家队后,成千上万具有移民背景的德国人开始在社交网络上讲述他们遭受歧视的经历,并打上标签“Me Two(我也是双重身份)”。“不,发起人阿里·坎没拼错字,他就是想蹭个热度,以解决德国日常生活中的种族主义。”德国《明星》杂志写道。据德国《年轻世界》报报道,7月25日发起“Me Two”运动后,头3天这一关键词下就涌现了超过4.8万条推文。

    “Me Two”意指移民持有的双重身份。“我有两颗心,一颗来自德国,一颗属于土耳其。”厄齐尔在声明中写道,“进球时,我是德国人;输球时,我是土耳其移民。”阿里·坎在发起运动时呼吁,人们看待移民的方式不应像厄齐尔所说的那样随着境遇切换。

    “德国的种族主义到底有多泛滥?‘Me Two’给出了令人悲伤的答案。”《明星》称。标签下不断出现新的推文,其中一条写道:“我12岁。盖伊念着我的姓说,‘像你这种人早年间会对我爷爷开枪’。”有人因为肤色较深,被禁止进入娱乐场所。

    “在拥挤的火车上,如果我是唯一的非白人,那么警察上来检查时唯一需要出示证件的人就是我。”德国《明镜》周刊的摄影师哈斯纳恩·卡齐姆写道。

    尤为令人震惊的是教育界的种族主义者,其中不乏大学教授。“我有个黑人同学在体育课上只能得次等成绩,因为老师说他的体格犯规。”“班上的男生叫我‘猴子’,几周后我向老师告状,他说,‘我宁愿把你当成大猩猩’。”

    “四年级时,大家讨论要上什么中学,我是班里成绩最好的,老师推荐了一所学校,说那儿适合我。我父母几乎不懂德语,就相信了她。”巴基斯坦裔女孩乌塞林写下了被老师欺骗、选择了较差学校的经历。“我成了‘菜市场’里成绩最好的。”

    一些孩子揭露了种族偏见如何在童年扎根。“有个朋友从不邀请我去她家玩儿。我们相处几年后,我才知道,这是因为她母亲不想让外国人出现在孩子的房间里。”不止一个孩子表示,父母完全禁止他们与具有移民背景的同学打交道。

    “这个列表可以近乎无限地列下去。”《明星》称,“人们在推特上无休止地报告他们的遭遇,无论是在租房市场、百货商店、治安检查站,还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一切可能的地方,一切可能的情况下,都有着对移民的敌视。”

    “纳税人对移民的哀怨,难道是我们社会对种族主义的巧妙伪装?”

    一些社会力量为“Me Two”揭露的情况感到震惊,继而表示声援。《明镜》呼吁“每个人都该抽出5分钟浏览这个话题标签,看看德国存在什么样的日常种族歧视” 。外交部长海科·马斯在推特上写道:“如果你觉得德国的种族主义不再是问题,我建议你阅读所有的#Me Two推文。”阿里·坎也感谢“厄齐尔打开了我们谈论种族主义的大门”。

    也有一些声音表示不以为然。据德国“Abendblatt”新闻网报道,自由民主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8月6日称:“在‘Me Two’中批判日常生活中的种族主义是片面的……土耳其裔社区里,总是有对民主价值的不屑。融合的努力被忽视了。”这位德国第四大党的党魁说:“一方面,我们必须接受事实,我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开放、宽容和自由;另一方面,必须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在德国,我们拥有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任何人都不能以宽容为借口从内部侵蚀它。”

    德国“Freie Welt”新闻网质疑这场运动。“推特上持续的‘辩论’指控德国人仍然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种族主义者……每天有500名非法移民跨越边境,每年20万人成为新公民,此外,海上救援还在招徕更多寻求庇护者……与此同时,这些人却觉得德国是个受种族主义统治的国家……这个国家的纳税人得为移民多掏930亿欧元。纳税人对移民的哀怨,难道是我们社会对种族主义的巧妙伪装?”

    议会第三大党、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借机行动。该党曾多次公开指责厄齐尔是“德国的叛徒”。“德国战车”折戟俄罗斯世界杯后,选择党更是大发诛心言论,引起了部分民众的共鸣。据“德国之声”电台8月3日报道,最新一期“德国趋势”民调显示,该党民意支持率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7%,仅落后于历史悠久的传统大党社民党一个百分点。

    民调数据还揭示了其他令人心酸且警惕的情况:只有22%的民众对联邦政府的难民政策表示满意;28%认为近年来涌入的移民或难民成功融入了德国社会;对于已在德国生活数十年的老移民,也只有38%的选择党选民认为他们已融入本地社会。

    在如何看待德国种族主义的问题上,不同政党的支持者天差地别。社民党、绿党、左翼党的选民中,超过七成的人认为种族主义在该国是“严重”乃至“非常严重”的问题,联盟党、自民党选民中近六成支持这一观点;选择党的选民中,却有高达62%的人认为种族主义不是大问题。

    土耳其总统宣布到访“火上浇油”

    如果民调数字还不够明显,那么德国网民对厄齐尔退出国家队的态度,可以从侧面反应该国社会对种族主义沉渣泛起的看法。自从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影的事件曝出,厄齐尔就处于被舆论“吊打”的状态,德国政界、媒体界鲜有为其正名的声音。

    德国《世界报》相关报道下累积的上千条网友评论,几乎是一边倒地攻击厄齐尔,并高呼他退队“大快人心”。有网友称,厄齐尔的表态无法博取人们的信任和同情,反而证明他在德国和祖国土耳其之间偏向后者,所以他应当把德国护照交回来。还有人要求厄齐尔交回上届世界杯的冠军奖牌及德国国籍。

    “他应该在世界杯开赛前就走人。如果他觉得遭到了德国或者德国足协的种族歧视,那我就不明白了,他怎么还能有随德国队出战92次的记录?”一名球迷对“德国之声”说。

    正当德国朝野忙着为厄齐尔和“Me Two”争论不休之际,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将访德。消息一出,德国舆论急剧升温。

    一群政治人物反对埃尔多安到访。据《明镜》7月31日报道,德国绿党领导人厄兹·代米尔批评他“不是民主政体中正常的总统”,不该以国宴相接待。选择党领导人爱丽丝· 魏德尔言辞更为激烈,直指埃尔多安对厄齐尔进行了“厚颜无耻的利用”,并称“埃尔多安应该待在家里”。

    与激烈反对声相映成趣的,是不久前土耳其大选中的一个事实:在德国参与了这场大选投票的德籍土耳其人或土耳其侨民中,有65%的人投给了被德国舆论批评“有违民主价值观”的埃尔多安,比例甚至超过了土耳其本国人的支持率(53%)。生活在“开放、宽容和自由”价值观中的移民,为什么愿意投票给一位推行“威权主义”的总统?这个问题,德国人需要好好想想了。

    本版图片来源CFP

 

德国“多元融合的神话”遭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