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优先”主导美欧贸易关系-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8月01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西方优先”主导美欧贸易关系

作者 孙兴杰   青年参考  ( 2018年08月01日   02 版)

    美欧就贸易问题的新动作,令“西方共同体”更加清晰。在特朗普的冲击下,西方正进行新的动员,政治动机和战略思维越来越占上风,自由贸易体现的互惠正在消退。

    在华盛顿,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谈了两个多小时就公布了结果:特朗普宣扬的“欧美建立没有关税、没有壁垒、没有补贴的自由贸易区”在双方的联合声明中有所体现;在欧美进行磋商的过程中,美方承诺不会出台新的关税方案。

    欧美领导人拆除了贸易战的导火线吗?这个结论流于表面。欧美“对等开放”的大旗下,依然是本届美国政府一以贯之的思路:打破既有贸易规则,实现美国相对利益最大化,通过威慑实现贸易模式更新,夯实美国对世界贸易体系的主宰地位。

    特朗普不喜欢自由贸易,路人皆知。他要的是“对等”贸易,也就是,美国不再提供公共产品,而是追求对美方更有利的成本与责任分担。显然,这种套路与二战后美国的国际经济政策有很大出入,推动政策转型绝非易事。于是,他选择通过大量的双边谈判重构多边体系,双边谈判更能体现这位总统的交易本能,以此达到“美国优先”。

    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被认为是保护主义的,但美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强国,身处产业链高端,为什么要祭出保护主义?保护什么呢?近一年半以来的事实告诉我们,特朗普保护的是美国此前逐渐转移出去的产业,如钢铁、汽车等,甚至不惜动用“232条款”这种冷战遗产,带来的冲击之深广,似乎可以反证他并非一时兴起。

    欧美关系进入了重大调整期。在安全领域,特朗普对北约不满,逼迫欧洲各国增加军费;就经济而言,特朗普对欧盟对美国的顺差耿耿于怀,点名批评德国和俄罗斯合作修建天然气管道。其实,特朗普是想向欧盟推销自家的液化气,欧盟对此当然心知肚明。他与容克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到了欧盟准备扩大天然气进口,算是小赚一笔。

    欧美的市场经济体系比较成熟,调整关系相对容易。从意识形态角度观察,特朗普的民粹主义在欧洲是有回声的,甚至波及德国,实现了另类的政治动员,国家利益优先成为政治正确,德国球星厄齐尔受到的攻击就体现了欧洲政治思潮的转变。特朗普带来的冲击已被欧洲人习以为常,“国家利益优先”可能转变为“西方优先”。

    民族国家和全球化之间其实还存在第三个层次,那就是“西方共同体”。无论基辛格还是布热津斯基都呼吁巩固西方共同体。特朗普的“退群”及怒怼盟友,本质上是为了实现西方共同体内部利益的再分配。在一个权力中心多元化、价值多样化的世界中,西方正进行新的动员,政治动机和战略思维越来越占上风,自由贸易体现的互惠正在消退。

    可以说,这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前所未见的变局。40年来,货物、资本和技术的自由流动,尤其是资本的流动,加速了全球化进程,让世界联系越来越紧密,结构越来越扁平。从战略与外交层面看,全球化的拓展就是各国加入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各国对美国的依赖体现为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体现在数字上就是美国的贸易赤字,也就是说,贸易赤字是美国提供的国际公共产品。

    然而,自由贸易体系内部的发展并不均衡,不同增长中心的速度和质量也不一样,带来的结构性效应就是美国的主导地位被冲击,提供公共产品的意愿与能力下降。特朗普粉墨登场,终于把事态推到了临界点。欧日签署自贸协议后,欧美暂时握手言和,特朗普兜兜转转,回到了奔向“日美欧高水平自贸区”这条路上,只不过比奥巴马时代更强调美国的利益。

    全球化走到了关键节点。对非西方国家来说,这更是事关全局的考验。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

 

特朗普很差 他的竞选对手更糟
“西方优先”主导美欧贸易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