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7月25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热浪席卷全球 大火肆虐北极圈

本报记者 高珮莙   青年参考  ( 2018年07月25日   05 版)

    7月4日,持续的干旱令德国布雷纳发生火灾。图片来源 CFP

    7月18日,消防直升机在瑞典的于斯达尔救灾。图片来源 CFP

    持续数周的高温和干旱,让数十场森林大火肆虐瑞典。英国《观察家报》称,在这个以寒冷和皑皑白雪著称的国家,森林已经变成火药桶。有人用“世界末日”描述这场灾难,并将其与全球变暖联系在一起。

    据英国《卫报》报道,在格陵兰岛、阿拉斯加、西伯利亚、加拿大等北部地区,火灾也有愈发频繁的趋势。澳大利亚“News”新闻网指出,在全球变暖趋势的影响下,一场极端热浪正在吞噬北欧地区乃至整个北半球。

-------------------------------------------------

    “瑞典着火了”

    在瑞典中部生活的46岁牧民安德斯·埃德伯格从未见过这番景象:早上一切安安静静,没有丝毫预兆,下午刮起了风,树梢开始燃起火星,随后烟雾迅速弥漫开来,天空被烧得五光十色,“看起来像北极光一样”。

    “这场面让你觉得自己十分渺小。”他告诉《纽约时报》,“大自然之力强悍而伟大,火的力量太强大了。”

    “瑞典着火了!”《瑞典晚报》在文章标题中惊呼。消防飞机飞行员比约恩·弗兰岑告诉该报,此次救火任务艰巨。“我们主要在低空飞行,但浓烟遮天蔽日,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道水弹被投到了哪里。有时风向一变,我们就得跟着改变策略。”

    “我上次看到如此凶猛的森林大火还是在12年前。”冬季旅游城市Jokmokk的一名救援人员告诉法新社。该市发生了至少5起森林大火,救援官员托比昂·万奎斯特向澳大利亚“News”新闻网坦言,情况很糟糕,森林大火“失控地燃烧着,迅速蔓延”。

    瑞典公共广播公司(SVT)称,该国近期发生了约80起火灾,主要集中在中部和西部地区,位于北极圈内的城市拉普兰也受到影响。好在据英国《独立报》报道,尚未发现有人遇难。

    距离斯德哥尔摩约330公里的于斯达尔和阿尔夫达伦灾情最为严重。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于斯达尔超过1.3万公顷森林被大火烧毁。协调消防工作的瑞典民事应急机构(MSB)消防队长布利塔·拉姆贝格表示,詹姆兰的火情恶化更快,每分钟蔓延10平方米,已吞噬了2500公顷土地。

    约2万公顷森林和农田正在燃烧,SVT认为该国陷入了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火灾。目前灾难已造成约6亿克朗(1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0.77元)经济损失,最终可能达到数十亿克朗。国家气象局警告称,每个城市都有发生林火的危险。

    据北美青年文化网站“VICE”报道,大火已蔓延至阿尔夫达伦一处测试弹药的军事基地,切断了通往基地的通道。救灾人员若进入基地方圆800米范围内,将面临爆炸危险,并且此地的库存炸药可能足以炸毁消防直升机。如果基地发生爆炸,火势恐将进一步蔓延。

    在这个法定年假长达25天的国家,7月原本是人们青睐的度假时间,“每年夏天半个瑞典都在休假”的说法令各国网民眼红不已。然而,由于太多人外出度假,救援力量明显不足,许多消防员被紧急召回。负责救灾的官员丹·埃利亚松对美国“商业内参”网站说:“我担心得不得了。”

    多个社区被疏散,铁路服务中断,成千上万人被警告待在室内,关闭门窗和所有通风设备以免吸入烟尘。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瑞典调动了“所有可用的资源”来扑灭全国范围内肆虐的大火。“这无疑是近年来森林火灾最严重的一年。”当地的大学研究人员迈克·皮科克告诉CBS,“虽然每年都着火,但2018年的灾情越来越严重。”

    瑞典大多数城市禁止在野外使用任何形式的明火,但人们烧烤、抽烟引起的火灾时有发生。闪电也是起火的主要原因之一,并且随着全球变暖,闪电来得越来越频繁。气象学家警告,瑞典眼下气温过高,如此长久的热浪在该国“极不寻常”。MSB指出,高温天气令植被变得异常干燥,瑞典大部分地区的火灾风险正接近历史最高水平。“我想警告大家,不要低估形势的严峻。即使天气变了,下雨了,情况也会继续升级。”埃利亚松说。

    “整个国家发生森林火灾的风险极高。”MSB负责人雅各布·沃纳曼告诉“德国之声”电台。由于高温可能持续到8月初,未来几周该国或许需备战更多火灾。

    欧洲各国纷纷遭灾

    这个夏天,家住瑞典哥德堡北部的奶农伯格斯特罗姆老是眼巴巴地盯着天空,祈祷老天掉些雨点。5月初以来的干旱天气和随后的高温令青贮饲料难以生长,农民们只好比往常提前三四个星期收割作物,部分牧场的牧草产量下降了一半。“农民们现在不得不悉心照料每一根稻草,甚至提前动用过冬的粮草。”他说。

    拿不出足够的草料喂养牲畜,意味着农民得花高价购买进口饲料。到了秋天,饲料不足的农民将被迫“作出艰难的决定”——屠宰更多牲畜,压低肉类价格,损害自身利益。“他们会元气大伤,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过来。”身为瑞典农民联合会主席的伯格斯特罗姆告诉美国《华盛顿邮报》。

    瑞典国家气象局发布了“极端高温”二级预警,一些地区的地下水水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瑞典大部分地区异常干燥。”供职于国家气象水文研究所的乔纳斯·奥尔森告诉《纽约时报》,该国河流和湖泊的水量很少,今年降水量仅为正常水平的1/7,是自19世纪后期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这是奇怪的一年。”但他指出,从全球变暖的角度来看,极端天气并非没有端倪。

    对瑞典农牧业面临的尴尬现状,大多数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心有戚戚。

    因为干旱,立陶宛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丹麦政府对有机农场放宽标准,以免牧民找不到足够的牧草喂养牲畜。“这是我们五六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持续几个月没有降水,导致牧草产量极低。”丹麦农业与食品委员会欧盟政策负责人丹尔斯·林德伯格·马德森告诉美国“政治”新闻网。

    据欧洲新闻网报道,德国从4月至今都没有像样的降雨,已进入“人们记忆中最严重的旱季”,农民担心面临6年来最糟糕的收成,甚至破产。英国气象局称,今年6月1日~7月16日遭遇了英国现代有记录以来最干燥的天气,高尔夫球场从郁郁葱葱的绿色变成代表缺水的深棕色。9万多座农场受到干旱影响后,波兰向布鲁塞尔提出了财政援助的要求。

    对极端天气毫无准备的各国纷纷向欧盟委员会求助,后者决定暂时免除对瑞典、丹麦、芬兰、波兰和葡萄牙等8个国家旨在促进生物多样性的环境要求。这意味着农民能够利用更多土地种植牧草,但在瑞典农民看来,这样的支持只是杯水车薪。

    苦于火情无法控制,瑞典已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尽快伸出援手。MSB 3次向欧盟应急反应协调中心寻求帮助。欧盟官方网站称,已从意大利和法国调派4架消防飞机和一架侦察机,每架消防飞机一次可装载6000升水。德国派出了5架消防直升机,波兰派出44辆车和139名消防员,丹麦派出12辆车和55名人员,立陶宛、奥地利、葡萄牙等国也伸出了援手。目前,欧盟正在动员更多飞机、车辆和地面部队,以满足救援需求。

    挪威国家广播电台报道称,该国也遭遇了类似的灾情,但仍然派出10架直升机支援邻国。为查清火灾的规模和蔓延范围,欧洲航天局还安排了4颗“哥白尼”卫星专门提供卫星图像。

    对国际社会来说,瑞典如今面临的危机并非个案。

    “整个世界都在变热”

    据英国《卫报》报道,陷入火灾的不只是瑞典,挪威、芬兰、俄罗斯等欧洲北部大片地区出现森林火灾。至少11起火灾在北极圈内蔓延,瑞典是其中受灾最严重的国家。欧洲官员警告,只要气温保持在30摄氏度以上,发生更多火灾的风险就会持续存在。而据英国《观察家报》报道,强烈、持久的热浪已席卷北半球大部分地区。

    在芬兰,往年的7月平均气温约为18摄氏度,但部分地区如今达到了创纪录的34.3摄氏度。赫尔辛基8年来首次达到30摄氏度,芬兰最北部城市乌茨约基则创下了33.3摄氏度的历史新高,有人因晒伤被送往医院。

    《华盛顿邮报》称,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往年这个时期的气温在15~21摄氏度之间,但今年,芬兰、挪威和瑞典的气温都超过了32摄氏度。

    在加拿大魁北克,超过90人在7月初的高温中丧生。多伦多累计18天超过30摄氏度,去年夏季则只有9天达到这一温度。蒙特利尔的停尸房挤满了因高温丧生者的遗体,验尸官简·布罗许称,停尸房第一次因酷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在英国,炙热让格拉斯哥科学中心的屋顶融化。位于撒哈拉沙漠的阿尔及利亚瓦尔格拉气象站观测到了非洲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51.3摄氏度。美国加州的空调使用量激增,导致电力短缺。

    韩国政府考虑将极端炎热列为自然灾害,并对受害者进行补偿。在日本京都,气温连续7天超过37.8摄氏度。据《日本时报》报道,仅7月19日一天就有10人因高温死亡,2605人被送进东京的医院。在那之前一天,东京救援人员接到了创纪录的3000多个紧急电话。不到3周,酷暑就夺走了该国至少28条人命,超过1.2万人就医。

    “这在科学上并不令人惊讶。”美国气候学家本·桑特告诉《洛杉矶时报》,热浪席卷北半球,主要原因是过度使用化石燃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警告,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热浪来袭将越来越频繁。

    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全球变暖是导致异常气候的最明显的影响因素。要应对这一威胁,全球气温须控制在不高于工业化前水平2摄氏度,但随着全球碳排放量上升,本世纪恐怕已无法达成目标。

    苏格兰海洋研究所的迈克尔·布伦斯警告,炎热不只是陆地的灾难,海洋也未能幸免。去年,一场海洋热浪袭击澳大利亚海岸,大堡礁的珊瑚经历了灾难性死亡事件。

    “整个世界都在变得越来越热。”他告诉《纽约时报》,“这才是我们应该担心的事。”

 

热浪席卷全球 大火肆虐北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