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5月23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马来华人期待老熟人带来新变革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5月23日   05 版)

    吉隆坡唐人街 “茨厂街”上行人如织。在马来西亚,700万华裔选民占总人口的23%。图片来源 CFP

    5月10日,92岁的马哈蒂尔(中)宣誓就任马来西亚总理。图片来源 CFP

    5月22日,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抵达反贪污委员会,就涉嫌贪污问题发表声明。图片来源 CFP

    5月21日,马来西亚新内阁在首都吉隆坡的国家皇宫宣誓就职。许多媒体对这场大选的描述是“实现政党轮替,马来西亚开辟新纪元”、“翻开民主新一页”这样的宏大叙事,但大马选民,尤其是占人口23%的700万华裔选民考虑的问题,非常具体而真切。

    当一些国家惊呼“黑天鹅”时,华裔在欢呼多年的夙愿终于实现,并希望当过22年总理、92岁的马哈蒂尔领导的“希望联盟”,带来他们期待的改变。

----------------------------------------------

    马来华人热切期望变革

    在吉隆坡,28岁的伯纳德·恩从事商业咨询。他中文说得地道,甚至略带京腔,但与笔者交流时坚持使用英文。“我首先是马来西亚人,之后才是马来西亚华人。”他说。

    伯纳德作为志愿者参与了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担任计票员。“我为马来西亚人的团结,以及为了更好的大马而努力的精神所感动。我相信我们会走向更绿色、更廉洁的马来西亚。”他在脸书上如是写道,并收获了几十个“赞”和评论,中、英、马来文留言皆有。某种意义上,这个小小的帖子正是多元文化、多种族裔的马来西亚的缩影。

    伯纳德表示:“从我个人来看,我身边相当多的人感谢敦马(大马华语媒体对马哈蒂尔的简称)站出来,代表‘希望联盟’换掉政府。你可以看看他的内阁名单,财政部长是华人,华人不止这一位,民主行动党的席位也有40多席。华人的声音大大增强了,可以说华人这次是扬眉吐气的。”

    全球的“马华”不远万里飞回大马投票,多国媒体注意到了这些华人在此次大选中的倾向。在影星杨紫琼的老家——马来西亚北部的霹雳州,2010年的统计数字显示当地有67万华裔,占该州总人口的29%。在霹雳州首府怡保市南区,5月9日投票日一早,许多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就在“昆仑喇叭国民型华文小学”投票站内排起了队。美国媒体记者称,从气质上可以分辨出,他们是从外地甚至外国赶回家乡投票的。

    “这个国家贪污腐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一定要回来投这一票。”一名30岁的李姓华人告诉美国媒体记者,他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特意请假回来投票。至于是否担心政治强人马哈蒂尔会让国家倒退回威权时代,他说:“先换再说啦!”

    来投票的选民中,大多数经历过马哈蒂尔执政时代。和一些外国媒体和知识分子担忧的“民主倒退”相比,1997年落成的吉隆坡双子塔才能代表马来百姓对那个年代的印象。“美国老电影《偷天陷阱》就是在那里拍的。”伯纳德说,“我们当然怪索罗斯,但真正偷走繁荣的‘大盗’另有其人。”

    怡保的旅游业近年来走向兴盛,咖啡馆和民宿的人气增加不少,2016年、2017年接连得到了旅行指南《孤独星球》和《纽约时报》的推荐。然而在这个城市,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不到2000马币(约合人民币3244元),年轻人不得不往外走,回乡对他们而言,除了每年农历新年,就只有每5年一次赶来投下改变国家命运的一票。

    热切期望改革的不仅仅是华人。英国《卫报》注意到,变革的情绪笼罩着整个马来西亚,年轻人的投票热情尤其高涨。“年轻人在这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我打电话给所有朋友,确保他们都投了票。”28岁的沙利兹说。

    政党轮替早有预兆

    自1957年马来西亚独立以来,“国民阵线”执政至今,地位看似稳如磐石。尽管如此,胜负确有一定的先兆可寻。正如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所说:马来政治史上首次写下“执政党换人做做看”,不过对华裔选民而言,投票给反对党阵营的情绪早在10年前就已悄悄埋下。

    在2013年的大选中,“希望联盟”的前身“人民联盟”就赢得了比执政党更多的选票,仅仅由于选区划分于己不利,才未能赢得相应的国会席位。该国儿童心理医生努斯拉特告诉“”德国之声”电台:“这些年来,我一直希望‘国民阵线’被百姓选下台。”

    英国广播公司(BBC)注意到,本次大选中“希望联盟”明显占据主动地位。马哈蒂尔在其以线上线下多种形式呈现的竞选信息中,对前总理纳吉布和一马公司(1MDB)一系列“扬名国际”的丑闻穷追猛打,直指纳吉布政府是“偷窃者政权”,令国人蒙羞。

    马来西亚社会各界,特别是中下层,对物价高涨感到切肤之痛。美国彭博社称,2017年该国通胀率触及8年来的最高水平。虽然在纳吉布领导下,全国3.3%的失业率创下亚洲最好成绩之一,GDP增速也超过5%,但其背后是高于全国水平3倍多的青年失业率,以及多年停滞不前的工资水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马来西亚15岁至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10.8%。马来西亚央行的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该国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增幅远高于非大学生。在竞选中,“希望联盟”将这些民生疾苦统统归罪于纳吉布推动的消费税,并承诺将在上台之日予以废除。

    其他问题也在刺激选民。日本《外交官》杂志指出,马来西亚政治人物终究无法抵御诱惑,在竞选中打出了种族和宗教牌。“我们谴责这些政治家,尤其是国阵主席兼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他一直在他的政治运动中利用种族和宗教议题。”当地一个民间社会团体称,“我们相信这会加剧国家的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还将进一步侵蚀马来西亚人的国家认同。”

    这解释了为何与前两届一样,大多数马来华人在这场大选中不把选票投给“国民阵线”。“巫统主导下的‘国民阵线’,种族沙文主义气焰高涨,‘国民阵线’里几个以华人党员占多的成员党也没有很好地捍卫华人应有的权益,监督角色可有可无……而在‘希望联盟’里,华人议员占了1/3,而且成员党目前能平起平坐地议定政策。”伯纳德说。在本次大选中,“希望联盟”旗下以华人为主的民主行动党夺得了42席,“国民阵线”中的马华公会只取得1席。

    “今晚,马来西亚获得了真正的自由。过去我们摆脱了殖民主义,如今我们摆脱了窃贼。”5月10日,一位在街上庆祝“希望联盟”胜利的年轻人告诉《卫报》。

    民众等待马哈蒂尔兑现承诺

    马哈蒂尔回到了工作过22年的总理府。新加坡《联合早报》称,5月14日,马哈蒂尔在正式就职的第一天就宣布总检察长阿班迪即日起放假,还接受了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祖基菲里阿末的辞呈。此前的12日,他尚未正式上台便指示移民局禁止纳吉布出国。纳吉布垂头丧气地参加完巫统72周年党庆后,原本准备乘坐私人专机飞往雅加达散心。

    16日晚上10点,10多辆警车浩浩荡荡开到纳吉布位于吉隆坡大使花园的洋房,展开搜查。在接下来的28小时里,警方分头查抄纳吉布的办公室、官邸和私邸,搜出了大量财物,仅现金就超过10亿马币(约合人民币16.2亿元),名牌包、礼物与服饰不计其数。

    警方在纳吉布家持续搜查了10多个小时,纳吉布疲惫地坐在沙发上入睡。消息人士对《联合早报》抱怨:“这很不应该。为何他们不早点儿搜查?他(纳吉布)必须准备早晨(封斋前)的食物,这真的太过分了。”

    19日,反贪污委员会正式开启对纳吉布的调查,并传召他于22日前来录口供。《联合早报》援引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协调员卡迪耶欣的说法称,纳吉布可能在录完口供后被捕。在20日重获自由的马来西亚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瓦尔建议纳吉布“找最好的辩护律师”。

    在其他领域,新政府也堪称雷厉风行。12日,马哈蒂尔在宣誓就任总理的第二天便公布了3位内阁部长人选,其中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成为新任财政部长,这是该国1974年以来首次由华裔担任财长。据马来西亚《东方日报》报道,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出任交通部长,成为第二位入阁的华裔部长。13日,马哈蒂尔接受马新社和马来西亚广播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政府将重新诠释前任通过的反假新闻法令,“不会钳制新闻自由”。17日,总理府宣布6月1日起停征消费税。

    据《星洲日报》报道,面对该国历史上首次政党轮替,老一辈华人欢欣中带有些许忐忑,华裔年轻一代则几乎都在庆祝。“希望联盟”的许多支持者身穿红衣在大街上高歌、欢呼,但第二天一早,一切似乎恢复了原状。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便是大家似乎都心情很好。早上来送冰块的印度人一直说,‘变天’的感觉很爽。”亚罗士打市一位华裔老板娘告诉《联合早报》。不过她认为,“变天”不只是为了“爽”,还有很多事等着新政府去做。

    “希望新政府真正改善我们的生活,让一切变得更好,否则这一场辛苦‘变天’就不值得了。”36岁的房地产经纪人黄国良则认为,“全国变天”说明不只是华人厌倦了纳吉布政府,该国所有族裔都“希望国家的未来会更好”。

 

马来华人期待老熟人带来新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