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3月2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外媒:农民工回乡创业渐成趋势

见习记者 胡文利   青年参考  ( 2018年03月28日   12 版)

    2013年3月12日,浙江省丽水市北山村,吕振鸿在自己的公司里。

    2013年10月25日,浙江北山村,吕振鸿的北山狼淘宝店客服在为顾客答疑。

    一桶方便面折射“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

    北方冬天的清晨,寒冷干燥的空气让暴露在外的脸绷得生疼。积雪覆盖了村庄,路上半天看不到一个人。在农村,这是一年中最清闲的季节。

    小帅(音)和小徐(音)走进漆黑的仓库,用有点儿僵硬的手指拧开从网上淘来的简易摄影灯,把iPhone 6手机固定在三脚架上。镜头对准了小帅的脸。准备好后,他按下“开始”键。“亲们,直播开始啦。”他用时下流行的腔调跟观众打招呼。

    小帅从事着村里最时尚的工作——网络主播,已经收获了几千名观众。不过,跟许多主播不同,他直播的目的是推广农产品。今天,直播室里的主角是石榴,小帅给观众传授了一种快速剥皮的方法,并告诉他们石榴对身体有哪些好处。直播快结束时,他开始兜售石榴。这种销售方式颇有成效,一会儿功夫就有很多人找小徐下单。

    小徐和小帅经营的生意并不起眼,却代表着新的希望。他俩以前都在城里打工,但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只能勉强找些工厂车间或建筑工地的活儿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俩决定回到家乡,利用在城里积累的技能和经验开创自己的事业。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据中国农业部测算,像小帅和小徐这样的回乡创业者大概有500万人;其中,农民工返乡创办的企业总数,约占全国乡镇企业总数的20%;从2015年底到2017年9月,平均每天新注册的农村企业就有391家。

    一个数据或许能作为注脚。根据世界方便面协会的数据,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方便面销量从2013年的462亿包跌至2016年的385亿包,跌幅近17%,而全球其他方便面市场在过去几年均保持稳定。英国广播公司(BBC)认为,城市农村务工人口的减少是中国方便面销量下滑的重要原因。

    一块面饼,一袋调料,一撮细碎的脱水蔬菜,或许再配上火腿肠或卤蛋,这是一桶方便面的“标准配置”。注入热腾腾的开水,瞬间香气四溢。对常常食宿无定所的进城务工者来说,这种方便廉价的速食品无疑是划算的选择。而如今,满载民工的绿皮火车变少了,“瓜子花生方便面”的叫卖声也少了。

    中国农业部发布的统计数据表明,2014年前,流入城市的农村人口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但最近几年,这一趋势已出现逆转。

    “一桶方便面,能反映出中国社会的深刻变化。”BBC评论道。

    “在外东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宝”

    据《南华早报》报道,政府统计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回乡创业者从事电子商务或提供电商相关服务。“在外东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宝。”大量农村劳动力正在返乡,他们相信,互联网时代能找到更多的机遇,不用卖苦力,在家乡做电商也能过上好日子。

    百度词条如此介绍“农村淘宝”:以电子商务为基础,突破物流、信息瓶颈,实现“网货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在“农村淘宝”首页,有面向农户的“高效除草剂”、“四季播种蔬菜种”,有面向城镇的“新疆特产薄皮核桃”、“宁夏正宗特级枸杞”,还有98元的“男士运动石英表”、25元的“百搭韩版小白鞋”……

    农村与电商结合的典型产物,便是近些年来在全国各地开花的淘宝村。其中,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北山村的故事颇具代表性。过去,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以卖烧饼为生,利润微薄。曾几何时,村民吕振鸿(音)辛苦一年,收入不过5万元。如今,他自创的户外装备品牌北山狼(BSWolf)的年销售额已超过5000万。“淘宝上每卖三个睡袋,就有一个是我们的。”他自豪地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

    吕振鸿是从2006年开始接触淘宝的。那会儿他还在卖烧饼,听说邻村有人通过淘宝把东西卖到外地,他也动了心。他盖了一间平房当库房,把弟弟拉来跟他一起干。一开始,吕振鸿从附近的工厂里拿货。后来生意越做越大,他决定成立自己的品牌,以家乡“北山”的拼音缩写命名。现在,每天都有1000多个快递包裹从他的库房发往全国各地。

    “开店头3个月,店里一单生意都没有,还好我们坚持下来了。”吕振鸿告诉CNBC,“刚开始村民们觉得很新鲜,看到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大,他们也心里痒痒。朋友跑来问我,‘我也想开个淘宝店,该怎么做呢?’他们都是农民,连打字都不会。我建议他们先到网吧找人教打字,然后用卖烧饼的钱买电脑,再开始创业。”

    目前,北山村有五分之一户人家弃农从商,开起了淘宝店。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在中国,像北山村这样的“淘宝村”已超过1000个。这些淘宝村销售的产品从演出服到电子产品再到儿童玩具,应有尽有。不同的淘宝村利用当地资源销售不同的产品,比如,河北平乡县销售儿童自行车,云南西南部的村庄销售民族工艺品。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8月,农村网络零售额为7290亿元,同比增长38.1% ,增幅甚至超过了城市。同年天猫双十一,农村淘宝销售额接近32亿元,同比增长了8倍。上涨的背后,是更多年轻人返乡带回的互联网意识。

    电商不是回乡创业的唯一出路

    电商并不是回乡创业的唯一出路。据美国彭博社报道,在中国,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富裕家庭倾向于选择“有机食品”,这让一些头脑精明的人看到了商机。

    “人们手里的钱越来越多,他们需要更安全的食品。”42岁的李晓军(音)告诉彭博社。他原本从事通信行业,10年前,为了让家人和朋友吃上新鲜的鸡肉和鸡蛋,他租下了100亩地,喂养“走地鸡”。没想到这些鸡和蛋大受欢迎,很多不认识的人找上门来跟他订货。如今,他的养殖场扩大到了1万亩,产品销售到了100公里之外的杭州市,价格是市价的4倍。

    陈建明(音)过去在陕西一家汽车厂工作。几年前,他和妻子回到老家,租了几亩地,盖起了大棚,种植草莓。他们用进口化肥作肥料,夏播冬收。由于从不喷洒杀虫剂,陈建明的草莓大受欢迎。在春节前后,他种植的草莓采摘价格将近70元一斤。

    当回乡创业的人越来越多,服务业也随之发达起来。2016年,30岁的罗荣(音)辞去了年薪20万的工程师工作,带着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从上海回到大山里的老家,在那里开了个小商店。他的店面很小,只出售种子、糖果、胶鞋、肥皂和少量衣服。尽管如此,顾客还是络绎不绝。

    吸引顾客上门的,是店里的电脑和挂在墙上的大显示屏。从早上7点半开门到晚上11点,罗荣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个不停,只有吃饭时休息,其余时间都在忙着帮村民在网上购买他们需要的东西,包括化肥、电视,甚至电动汽车。作为中间人,罗荣负责安排付款和物流,并从卖家那里收取一定的提成。在农村建立这种代销网点,是“农村淘宝”的新商业模式之一。

    “它给全村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前来购买化肥的农民罗来兵(音)告诉美国《洛杉矶时报》,“我们省了不少钱和时间,生活比过去方便多了。”

    回乡大军缩小城乡差距

    多年来,中国的人口一直呈从农村流向城市的趋势。庞大的外来人口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类迁徙事件——春运。这些进城务工人员参与建设了一个又一个城市,促进了中国经济的繁荣;与此同时,数以亿计的“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经历着家庭残缺造成的情感伤痛。

    《南华早报》指出,城市里物价不断上涨,留给外来务工人员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如想把孩子带在身边,相关的教育和医疗报销成了大问题。意识到自己终究不属于城市后,很多人踏上了回乡的路。

    “回乡大军是缩小中国城市与乡村、沿海与内陆差距的中坚力量,”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崔传义(音)告诉《南华早报》,“中国未来的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些欠发达地区。”

    23岁的潘国芬(音)告诉彭博社,自己小时候父母在广东惠州打工,自己到寄宿学校上学前都是由奶奶照顾的。由于缺少父母关爱,她的性格变得孤僻。她表示,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成为留守儿童,孩子在哪里上学,她就在哪里工作。

    石文建(音)在浙江一家染布厂工作了很多年。两年前,他回到贵州,和妻子还有5岁大的儿子、7岁大的女儿住在一起。如今他在罗甸县一个生态农场养鸡,离父母所在的老家只有70公里远。“给人打工并不好,挣钱不多,离家又远,”他告诉彭博社,“父母年纪大了,所以我回来创业,照顾他们也方便。”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50%以上的农村人口对城市不感兴趣,原因是“自己年龄渐长”、“父母和子女需要照顾”,以及“不适应城市生活”等。打算去城市的农民也有三分之二表示,最终还是要回到家乡。

    25岁的张弛(音)来自西安,目前在广东东莞一家玩具厂工作,他说:“再存几年钱,我就会回到家乡创业,可能开一家服装店。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城乡之间差别很大,但现在情况已经变了,回家创业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本版图片来源CFP

 

外媒:农民工回乡创业渐成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