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8年03月2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逮捕“女英雄” 与俄“经济绝交”

寒潮远去,但乌克兰没有春天

本报特约撰稿 袁野   青年参考  ( 2018年03月28日   04 版)

    3月18日,乌克兰民众在基辅示威,高举俄总统普京和乌总统波罗申科(左)的头像,要求他们下台。

    3月22日,萨夫琴科被捕前在议会展示勋章。

    第聂伯河平原上的寒风终于消退,但春天仍然没有到访基辅。自由广场上的硝烟已散去整整4年,身处内忧外患之中的乌克兰却看不到苦难的尽头。

    3月21日,乌政府决定终止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计划。俄政客指责这个国家“把政治的胜利建立在经济的崩溃之上”。

    “女英雄”是俄罗斯特工?

    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的支持率在2月降至其就职以来的最低点。德国捷孚凯市场研究公司应美国国际开发署要求进行的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仅为14%;71%的受访者认为乌克兰的发展方向不对,66%认为最近一年该国经济状况恶化。

    示威游行在这个国家此起彼伏,与警方的暴力冲突时而爆发,3月8日首都基辅一家餐厅甚至遭到火箭筒袭击。暴力也蔓延到了政界。《乌克兰真理报》3月9日报道称,该国俘虏豁免中心“军官团”的主任弗拉基米尔·鲁班谋划用火箭筒、迫击炮袭击政府街区,目标直指总统波罗申科。12日,正在处理鲁班一案的国家安全局传讯了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议员娜杰日达·萨夫琴科。后者当天以乌议会驻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PACE)代表团成员身份离开了乌克兰,前往法国斯特拉斯堡。

    乌克兰政界立刻盛传,萨夫琴科已经叛逃。“我敢肯定,娜杰日达·萨夫琴科已不在斯特拉斯堡,而是在侵略国境内。”最高拉达“人民阵线”党团副主席安德烈·捷捷鲁克言之凿凿。“侵略国”指的是俄罗斯,1月18日乌议会投票通过了总统提出的“顿巴斯重新一体化”法案,将俄罗斯称为“侵略国”,不受基辅控制的顿巴斯地区则被认定为“被侵占”地区。

    对萨夫琴科来说,叛逃俄罗斯不是好主意。2014年6月17日,当时还是乌军直升机领航员的她在乌克兰东部执行炮火校正任务时,将射击目标设定为卢甘斯克民兵哨所,结果导致两名俄罗斯电视台的记者丧生。心知大事不妙,萨夫琴科扮装成难民潜入俄罗斯,旋即被捕,并在2016年3月被判处22年监禁。同年5月,乌克兰以释放两名俄公民为条件,换回了被祖国视为反俄“英雄”的萨夫琴科,她随即被选为议员,还宣布有意成为总统。

    不过,萨夫琴科没有对政府表现出感恩的态度。她开始与乌东部民间武装接触,还经常发表与政府立场相悖的言论,从此成为争议人物。

    被指叛逃后,她很快辟谣,并返回乌克兰,但还是于3月22日在议会大楼中被拘捕。3月20日,她携带一把手枪和3枚手榴弹出席一场高级会议,被指“密谋袭击议会”。次日,总统签署法律,正式禁止议员携武器进入最高拉达大楼,以及总统和政府的办公机构。

    3月23日,基辅法院宣布,萨夫琴科因涉嫌参与鲁班的国会恐袭计划被拘禁两个月,议员豁免权被取消。她随后宣布绝食。

    总检察院怀疑她参与了鲁班的“炮打总统府”计划,她也承认从顿巴斯运出了武器,并绘制了摧毁基辅政府街区的方案图。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24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萨夫琴科在俄坐牢期间被招募成俄罗斯的特工”纯属无稽之谈。佩斯科夫甚至指名道姓地将“锅”扣向近期与俄关系紧张的英国,称萨夫琴科被招募的说法“可能是英国人(编造)的”,“他们喜欢做出这种解释”。

    乌克兰全方位“怒怼”俄罗斯

    萨夫琴科的命运几乎是俄乌两国关系的写照。从“颜色革命”到迈入第四年的东乌冲突,曾经的斯拉夫兄弟之邦关系不断探底,舆论战、经济战乃至“热战”持续不断。

    3月初,欧洲遭遇极寒天气,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需求达到高峰,俄乌之间的“斗气”却再次升级。3月1日,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不满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的裁定,宣布停止向乌克兰供气,迫使后者以高出3倍的价格从波兰购买天然气;4日,俄参议员阿列克谢·普什科夫在推特网上称“俄方不应掏腰包解决乌克兰的经济问题”,为俄气公司背书。8日,乌克兰政府下令查封这家公司的财产。

    3月14日,乌青年和体育部部长签署命令,宣布该国运动员不参加在俄罗斯举办的任何比赛。18日俄罗斯大选开锣,基辅使出了令世人瞠目结舌的招数:禁止在乌的俄罗斯人前往俄领事馆投票,还派警察用栅栏将使馆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据卫星通讯社报道,此举导致6.5万名俄公民未能投票。

    据德国《图片报》报道,乌克兰外长克里姆金19日建议欧盟制裁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因为后者对俄罗斯的项目予以支持;21日,乌政府决定终止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计划,这份2011年6月签署的计划旨在深化自由贸易,加大双边投资保护力度。普什科夫对此评论称:“与俄断绝经济关系的基辅正在搞垮乌克兰经济,把政治的胜利建立在经济的崩溃之上。”

    两国较量的主战场仍在东乌克兰——乌最大的煤炭基地顿巴斯地区。据卫星通讯社报道,2月20日波罗申科签署了“顿巴斯重新一体化”法案,并在官媒《乌克兰之声报》上全文刊登。“对于被侵占的顿巴斯地区来说,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与欧洲一体化,要么当个被俄罗斯侵略者控制的政府。”克里姆金在推特上表示,他相信顿巴斯会选择前者。

    俄国家杜马和外交部都激烈反对这一法案。下院在官网上公布了所有4个党团的联合声明,指责该法案旨在破坏明斯克协议;外交部反驳称,乌克兰的“占领”一说是“公开的、毫无证据的诋毁”,落实法案可能导致“灾难性情况”,并批评“通过武装暴乱掌权的基辅现政府除了使用暴力,不会采用其他方式”。3月7日,普京再次重申,乌克兰境内没有俄罗斯军队。

    事实上,不论“顿巴斯重新一体化”是否落实,乌东局势都在恶化。双方打打停停、停停打打,规定了冲突降级步骤的明斯克协议屡屡被视如无物。乌克兰问题联络小组本已商定在3月5日让顿巴斯彻底停火,但自行宣布独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在10日抱怨,“这次停火协议跟之前的一样,根本不被遵守”。

    11日,波罗申科在脸书(Facebook)上承诺尽力促成联合国维和部队尽快进入顿巴斯,当天就遭到乌克兰“大V”博主马尔丁·布雷斯特“拆台”。后者宣称,波罗申科打算在维和人员进入顿巴斯后“清理”这一地区,标准是“无武器者生,有武器者死”。3月25日,围绕着是谁破坏了顿巴斯的停火,乌克兰和顿涅茨克民兵再次大打口水仗。

    据卫星通讯社报道,自2014年4月乌东战火燃起至今,冲突已造成一万多人死亡。3月19日,乌克兰前空军飞行员弗拉季斯拉夫·沃洛申自杀身亡,他被怀疑是2014年7月击落马航MH17航班的“罪魁祸首”。乌克兰拒绝承认该国空军击落客机,将空难归咎于自行宣布独立的民兵。

    “乌克兰危机被欧美变成了全球危机”

    乌克兰敢于对抗俄罗斯的底气,来自西方的支持。剧变后的基辅全面拥抱美国和欧盟,被莫斯科斥为“挟洋自重、甘做鹰犬”。西方也没有令其失望,乌克兰问题成了对俄施压的最主要理由。

    3月3日白宫宣布,由于乌克兰局势,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将对俄制裁延期一年。次日,瑞士《时报》爆料称,美国、加拿大、英国和立陶宛等国的军人正在乌克兰秘密训练乌军。美国还批准向乌提供先进的防御性武器系统,包括总价值4700万美元的“标枪”反坦克导弹。3月22日披露的美国2018财年预算草案则显示,美国将为乌提供两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欧盟也没有闲着。3月1日,布鲁塞尔呼吁全球伙伴增加财政拨款,扩大对乌克兰的人道主义援助;10日,欧盟委员会10亿欧元的宏观财政援助计划出炉,这已经是它提供的第四份财政援助计划,此前已累计援助34.1亿欧元,是欧盟向第三国提供的规模最大的财政援助。同一天,乌克兰被北约承认为“申请国”,这被视为乌克兰加入北约进程中的重要一步。卫星通讯社援引俄高等经济学院综合政治学教研室主任列昂尼德·波利亚科夫的话说,北约此举看似对俄威胁巨大,其实“不过是波罗申科和西方的又一次宣传举措”。

    对这个与自己历史、文化和民族渊源极深,堪称“同文同种”的邻国的所作所为,俄罗斯充满了轻蔑和无奈。2月24日,普什科夫在推特上写道:“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乌克兰问题被摆在最不起眼的位置,西方对乌不太感兴趣,只是需要把它当成向俄罗斯施压的理由。与叙利亚问题不同的是,乌克兰危机是局部危机,它被美国及其盟友人为地演变成了全球危机。”

    一些乌克兰人也这么想。2月24日,俄罗斯“Ukraina”网站援引乌前总统列昂尼德·库奇马的话称:“乌克兰从未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家,乌克兰人的现状悲惨。债务占GDP的75%,这很糟糕,谁来买单呢?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现在不给货款,怎么办?宣布破产吗?”

    库奇马认为,乌克兰政治精英们理应对此负责,但政客只关心选举,民生和经济都被抛之脑后。2月28日,领导社会运动“乌克兰的选择-人民的权利”的维克托·梅德韦丘克表示,乌克兰最终“变成了美国的殖民地”,执行美国的所有指令,“未经华盛顿点头,乌克兰傀儡政权对国内外政策做不出任何战略决定”。

    据卫星通讯社报道,3月10日,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在其组织的布鲁塞尔论坛会议上进行了一项投票,结果显示,47.2%的与会者认为乌克兰已腐败透顶、无可救药,25%认为乌克兰“比较腐败”,27.8%的人相信乌克兰还“谈不上腐败”。

    3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在人民挣扎求生的国家里,你这位总统寡头是如何生活的?”身兼糖果公司掌门的波罗申科回答:“我现在不想讨论我的生活,但请相信我,它不是蜜。如果大家有兴趣,请你们陪我过一天,我敢肯定你们会改变看法。”

    本版图片来源CFP

 

寒潮远去,但乌克兰没有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