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6年05月11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房租飙升,伦敦租客叫苦不迭

本报特约撰稿 郭炘 《 来源:中青在线 》( 2016年05月11日   14 版)

    2015年1月,人们聚集在伦敦市政厅前,呼吁政府限制房租过快上涨。

    新任伦敦市长萨迪克·汗

    作为国际大都市和金融中心,英国首都伦敦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这里是他们工作、创业、追逐梦想的舞台。然而近年来,在这个城市打拼的“追梦者”为租到价位合理的公寓而大伤脑筋。

    过去5年,伦敦房租一路飙升,在普通居民收入中的占比高达60%。房东隔三差五涨价,租客叫苦不迭,无奈频繁搬家,呼吁对房租实施管控的声音随之高涨。这一问题成为刚刚落幕的伦敦市长选举的热点议题。人们对新任市长的房产政策既寄予厚望,又心存疑虑。


    房租飙涨,租客八年八次搬家

    上个月,英国住房慈善机构Shelter披露称,超过一半的伦敦租客为支付房租焦头烂额。研究发现,约一半家庭得靠借钱支付房租。过去一年,为支付月租,三分之一的租客负债累累。

    官方数据显示,过去5年,伦敦的房租上涨了19%,一套两卧公寓目前的平均月租金超过1600英镑(约合人民币1.5万元),房租在普通伦敦人收入中的占比高达60%。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杰伊·特纳(Jay Turner)是3个孩子的妈妈,她打算搬离位于伦敦南部米切姆的这套3卧公寓。原因很简单:交不起房租。房东最近将月租从1350英镑(约合人民币1.3万元)提高至1600英镑,理由是,“其他人都在提租,我不这么干就是蠢”。

    海莉·米勒(Hayley Miller)也是一名伦敦租客。她与一对夫妇合租一套位于伦敦卡姆登区的两卧公寓。收到房东将月租提高1000英镑(约合人民币9374元)的通知信时,米勒着实吃了一惊。这么大的提租幅度,她自然无法承受。也就是说,她又得搬家了,这已是她8年来第8次搬家。

    “租房合同要续签,我们被告知月租从1800英镑(约合人民币1.7万元)增加至2800英镑(约合人民币2.6万元)。”米勒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我非常伤心。我喜欢这套公寓,就在几个月前,房东同意我们养两只猫。我在这里住了差不多一年时间,上次提租幅度只有70英镑(约合人民币656元),这次确实令人吃惊。”

    此番提租,米勒的房东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尽管租客们与其讨价还价,将租金砍去15%,但这个价位对米勒而言依然太高,她不得不另觅他处。“我的朋友们都面临相似的境况。”她直言,“房租的涨幅与通胀挂钩合情合理,但疯涨就应该加以遏制。”

    在伦敦,为房租大伤脑筋,无奈频繁搬家的租客多如牛毛。像米勒这样呼吁对提租加强监管的人不在少数,为房东提租设置上限的呼声由此高涨。

    据房屋信息网站“Spareroom”进行的调查显示,65%的租客支持采取某种形式的管控措施。倡导专业化管理房产的机构Generation Rent的政策经理丹·威尔逊·克劳(Dan Wilson Craw)表示:“我们不是为了管控房租而管控房租,而是为了不让房地产市场崩溃。居住需求应该催生更多的供给,房租会随之合理,但现在不是这样。”

    对房租出“重拳”是万全之策?

    在欧洲,大部分国家房屋的租期比英国长。据英国《卫报》报道,欧洲其他国家已为飙涨的房租踩下“刹车”。

    2015年6月开始,德国柏林的房东对新租客提租的幅度不得超过房租均价的10%。该规定出台的目的是,确保市民租得起房。这一模式已被移植到汉堡及德国其他城市。今年5月1日,柏林再次出台强硬法令,禁止房主擅自将房屋性质改变为短租度假公寓,目的仍然是降低房租上涨速度。特纳希望伦敦也能像柏林那样,推出类似的房租上限规定。

    “英国也有相关规定,但是力度太弱,不起作用。”Shelter的政策官员约翰·毕比(John Bibby)称,“房东提租轻而易举,租客只能服软或走人。”

    今年3月,伦敦议会住房委员会针对该问题展开磋商,但就具体措施没能达成一致。

    不过,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对房租涨涨不休出“重拳”,并非万全之策。“为房租设置上限是最麻烦的管制措施。”毕比说,“会出现房东退出房屋租赁市场、收回房产等令人担忧的事。”房地产分析师凯特·福克纳(Kate Faulkner)认为,管控房租实际上可能让租客“受伤”,“房东可能抛售房产,供应短缺这个关键问题还是没解决”。

    去年10月,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剑桥住房与规划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接受调查的大部分房东反对管控房租,如果要降低租金或为房租设置上限,他们可能抛售名下房产。

    此外,照搬他国经验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德国房屋租赁市场以稳定著称,很多人在一套租屋中一住就是一辈子。2011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凯丝·斯坎伦(Kath Scanlon)曾撰写报告《迈向可持续的私人租赁产业》,该报告称,很难将德国的房屋租赁体系复制到英国。

    “柏林的体系需要私人部门租金的精确数据库,但英国的统计数据非常薄弱。降低购房抵押贷款利息减免,开征新印花税后,为房租设置上限会被房东视作对这一行业的致命一击。”斯坎伦说。

    与此同时,英国房屋租赁市场的格局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专家预计,到2025年,将有720万英国家庭租房生活。目前这一数字为540万,2001年仅为230万。“私人房屋租赁业面向的不再仅仅是年轻人,而是四分之一的英国家庭。”毕比称。

    有人会问,既然租房难,为何不考虑买房?现实是冰冷的。据英国《每日邮报》称,伦敦房市令人退避三舍,预计到2020年,首次购房的平均房价为55.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523万元),年收入需达10.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00万元)以上,且存款达13.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29万元),才能买下一套住宅。

    该数据对20~30岁正努力积累存款的群体而言异常残酷。过去5年,由于住房供给短缺,英国房价增速比工资快6倍。专家预计,这一趋势仍将延续,买房难度日益加大。

    新市长拟建数据库曝光“恶霸房东”

    伦敦市长选举刚刚落下帷幕,期间,房市既是候选人交锋的热点话题,也是大众关心的议题。BBC调查显示,56%的公众表示,房价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为了让外界听到他们的声音,选举期间,不少租客在社交媒体上大爆租房“梦魇”。一位租客吐槽,他曾在伦敦哈克尼社区租了一套两个房间的公寓。“房东是彻头彻尾的恶霸。他进入公寓从不打招呼,甚至连门都懒得敲,我花了4个月才把押金要回来。”

    这一吐槽活动由Generation Rent组织发起。“市长候选人将伦敦描述成全球最伟大的城市,但只要越来越多的人花大把钱却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他们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项活动揭露出租屋潮湿阴暗、老鼠肆虐等常见问题,恶霸房东和中介更是骇人听闻。”该机构政策经理威尔逊·克劳对《卫报》说。

    Shelter称,下一任伦敦市长应运用手中的权力,每年建5万套新房,优先以合理价格出售给低收入、普通收入的伦敦人。此外,Shelter希望房租租期延至5年,房租涨幅的上限与通胀率一致。

    Shelter首席执行官坎贝尔·罗布(Campbell Robb)表示,私人租客“理应获得更好的服务。数以万计的人要么被赶出这个城市,要么为能有一处落脚的地方向家人借钱、把信用卡刷爆,因此债台高筑。”

    工党候选人、巴基斯坦移民的后代萨迪克·汗(Sadiq Khan)最终在选举中胜出,成为伦敦首个穆斯林市长。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萨迪克·汗此前宣扬的房产政策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加大新房供应,每年新建家用住宅8万套,其中50%是可负担的经济适用房;新房优先出售给伦敦人;出台相关规定,将房租限制在人均收入的三分之一以内;支持住房协会等机构建造更多廉租房;改善租客交易环境,打造一家非营利性的房屋中介机构;建立“新房团队”,负责房产政策实施。

    选举进入最后24小时的冲刺阶段时,萨迪克·汗更将“火力”对准“恶霸房东”。据英国《标准晚报》报道,萨迪克汗当时表示,将建立“伦敦房东观察名单”,处罚蛮不讲理的房东。他上任后,伦敦市政府将建立数据库,供租客入住前查询房东的信誉状况。数据库将曝光那些信誉最差的房东。

    对这位新市长的房产政策,人们寄予厚望,但质疑之声也不绝于耳。比如,新房供应这一点就令外界存疑。毕竟,即将卸任的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任期内,每年平均仅新增约2.4万套住宅。地产咨询机构仲量联行首席执行官盖伊·格兰杰(Guy Grainger)认为,伦敦将年度新建住宅增至8万套“很难实现”。

 

房租飙升,伦敦租客叫苦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