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12月02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博特罗:哥伦比亚“国家荣耀之父”在中国

本报记者 蒋肖斌 《 青年参考 》( 2015年12月02日   10 版)

    费尔南多·博特罗作品展

    艺术大师博特罗在展览现场。

    《玛格丽特公主像》再创作(2005),布面油画。

    《斗牛》(2002),布面油画。

    《寡妇》(1997),布面油画。

    圆滚滚的人、圆滚滚的动物、圆滚滚的水果……被誉为“哥伦比亚的国家荣耀和人民信仰之父”的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Fernando Botero),率领着他笔下的“胖子们”首次到访中国——11月20日,由中国文化部和哥伦比亚驻中国大使馆联合主办的《博特罗在中国——费尔南多·博特罗作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开幕。

    哥伦比亚共和国总统胡安·桑托斯说,2015年5月,李克强总理到访哥伦比亚,在这次访问中,中国和哥伦比亚政府承诺,要进一步推动两国间的文化交流。于是,哥伦比亚最伟大、最著名的艺术家——费尔南多·博特罗的作品,在中国最大最重要的博物馆——中国国家博物馆陈列展出,成为兑现这一承诺的最佳方式。

    96件代表作展现大师艺术全貌

    博特罗1932年出生于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在19岁之前没有离开过家乡。他的艺术生涯起始于麦德林市,经过数年努力延伸至哥伦比亚全国,更扩展至整个拉丁美洲,乃至世界,经常被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健在艺术家之一。

    据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介绍,本次展览精选博特罗极具代表性的96件作品,包括81幅油画和15幅画布素描,创作时间从上世纪70年代延续至今,全部从博特罗个人收藏中遴选而来,是其历经50年并延续至今的艺术生涯中最钟情的油画和素描作品。展览分为6个部分:拉美生活、静物系列、斗牛系列、马戏系列、经典再现、素描作品。

    作为一个在麦德林土生土长的小男孩,幼时的博特罗想方设法攒钱去买马戏团的票,场场不落。这段美好的童年回忆成为他作品的一大主题。在“马戏系列”单元,我们可以看到,在他的画笔下,小丑、动物并不搞笑,而是传递了一种温柔,一种乡村马戏团带给人们的微笑。“只有曾经居住过简朴的社区、被剥夺过物质财富的人才知道,娱乐是稍纵即逝的。”

    在“经典再现”单元,博特罗选择了那些看上去长得很有意思的面孔,用自己的画笔向大师们致敬。西班牙画家委拉斯凯兹(Velazquez)的《宫娥》《玛格丽特公主像》,佛兰德斯画家鲁本斯(Rubens)的《鲁本斯夫妇像》、法国画家安格尔(Ingres)的《里维埃小姐像》,这些经典画作上的人物,都再现成为极具博特罗风格的“胖子”。

    本次展览将持续展出至2016年1月2日。此外,“博特罗与中国艺术家”研讨会于11月21日在北京上苑下苑艺术区举行,“博特罗在中国”学术讲座于11月24日在中央美术学院举行。

    拉美的,也是世界的

    中国文化部长雒树刚说:“博特罗不辍地描绘自己童年时代的哥伦比亚和拉美地区风情,虽然创作主题是地域性的,但他掌握了一种通用的艺术语言,这恰恰是他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的原因。”

    哥伦比亚共和国文化部部长玛丽亚娜·加尔塞斯·科尔多瓦(Mariana Garces Córdoba)介绍,在博特罗的作品中,能看到哥伦比亚人居住的城市以及家庭环境中的日常景象,查看到公众生活的最具象征性的人物鱼贯而行,辨别出文化传统的生动情景。

    博特罗认为,作品中的主题必须是本土化或者地区化的,而绘画语言则具有普遍性,这样才可触动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他用自己的双手去触摸拉丁美洲的现实生活。在他那个年代,很多艺术家都对自己的故土和出身视而不见,而他选择直面,并将此作为中心议题。

    博特罗说:“我已被其文化完全渗透。我本人是极具拉美特性的,因此我在选题上很明显地倾情于拉美主题。欧洲人无法做出我这样的作品,而我也无法像欧洲人那样绘画。”

    在本次展览中可以看到,除了人物形象和生活场景,在“静物系列”单元,连静物也具有拉丁美洲的风格:摆在桌上的水果是热带水果,饮料有着哥伦比亚果汁的浓烈色彩。

    基于中国美学解读博特罗

    本次展览策展人之一方敏儿告诉《青年参考》记者,博特罗的作品极具鲜明的艺术语言特征:强烈的色彩、极端的体积感、形体比例上完全的自由、边线扩大,通过现实题材来表达一种体积带来的美感和雕塑性。

    除了这些公认的特征,方敏儿还尝试以一种新的的角度——基于中国美学和艺术,去解读和思考博特罗的作品。

    作为土生土长的哥伦比亚艺术家,虽然主要受欧洲传统艺术流派影响,但他故意加强了拉丁美洲的发展方向和独立面貌。这概念和中国《易传》中“观物取象”的“象”是对宇宙万物的再现,有着相似之处。

    博特罗曾说:“在漫漫艺术长河中,所谓的艺术杰作都崇尚一种现实中的诗意与审美情趣和视觉享受。”在他的画面中出现很多奇特比例、怪异的形象,但却没有完全脱离真实的日常状态,他们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因为太过诗意让人产生海市蜃楼般的幻觉。

    对此,方敏儿解释:“在中国的美学结构里,也经常出现艺术和诗之间的关系分析。比如在宋元年代,一种重要的美学概念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方敏儿说:“我们并不是一定让博特罗和他的作品与中国艺术产生必然的关系,而是希望通过这些证明博特罗作品的世界性。优秀的艺术并没有国界种族和文化的分界。”

    尽管在此之前从未来过中国,但博特罗表示自己“一直对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十分钦佩”。“我知道大部分中国人并不熟悉我的作品。对我而言,能够将我的素描、绘画和雕塑作品在伟大如中国、遥远如中国的国家进行展出,将是我事业上的一大成就。”

    哥伦比亚共和国总统胡安·桑托斯说,在哥伦比亚国人的心目中,中国这个国家广阔无垠,使我们浮想联翩的,不仅是众多强盛朝代的缤纷传奇,还有中国人民坚韧不屈的精神和充满想象的境界。

    “孔子、老子,对我们而言,这些名字等同于言语施展的智慧和精炼。”桑托斯说,“不少人在《孙子兵法》一书中领悟到要领,不仅对冲突纷争有所理解,而且也对人类本性的感悟有所启迪。也有人用心在《易经》一书里发掘人的行为意义情理,甚至通过模糊空间来缜密探求未来。

 

博特罗:哥伦比亚“国家荣耀之父”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