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宴是怎么一回事-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10月07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不是‘饿了吃一顿’那么简单”

国宴是怎么一回事

本报特别撰稿 郭悦 《 青年参考 》( 2015年10月07日   25 版)

    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的厨师瓦登正在准备菜肴。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厨房试吃。

    印度总理官邸的行政总厨卡思图细心切着肉。

    荷兰皇室国宴厅

    应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9月22~25日对美国进行了国事访问,奥巴马夫妇25日在白宫款待习近平夫妇的国宴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热点。各国国宴吃什么?政要们有着怎样的饮食习惯?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只有为他们服务多年的大厨知道。

-------------------------------------------------------------------------

    “我们喜欢把活儿干得漂亮”

    印度总理官邸的行政总厨卡思图忙着剔一只烤好的羊腿,把骨头收拾得干干净净。剔下的羊肉表皮金黄酥脆,内里粉红软嫩。“我们喜欢把活儿干得漂亮。”他满意地叹了口气,告诉英国《每日电讯报》。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卡思图把肉在盘子里细心码好,周围摆上一圈五颜六色的蔬菜,然后用勺子把棕色酱汁滴在手背上尝了尝,皱起了眉头。

    “酱汁得调稀一点儿。”他嘱咐一名厨师,“看,现在看起来有光泽多了。”说着,他把酱汁均匀地倒在片好的羊肉上。

    在位于总理官邸地下室的“第一厨房”里,这只是卡思图和他的26人团队普通的一天。有贵宾来访时,气氛会更加紧张。

    印度国宴比美国更“荤”一些。总理官邸通常做十几道菜,其中4个是荤菜,“至少有鸡肉、羊肉、鱼肉中的一种”。汤一般是素汤,紧随其后的是两荤两素4个冷盘,以及印式、欧式两种甜点。佐餐的有干果、巧克力和3种果汁,酒精是禁用品,就连做菜都不能用。

    通常,卡思图会在国宴前一个月开始准备。外交部会将贵宾的饮食习惯、食物过敏情况等细节告诉他,但偶尔也有例外——就在西班牙国王光临前一天,卡思图才知道他不愿吃印度菜,结果在一天内重新制订了一份欧式菜单。“重量级”贵宾来访前,总理会亲自坐镇监督宴会服务预演,等待侍从将每道菜端上来,并指示所有食物必须是滚烫的。

    大部分蔬菜来自总理官邸的菜园子,鱼和肉由当地供应商提供。有一名兽医专门检查鱼和肉的质量,防止食品掺假。国宴前48小时是最紧张的阶段,蔬菜和肉类得提前一天备好,所有烹饪工作在宴会当天完成,厨师们的“奋战”从早上7点开始。

    从开胃汤到甜点,所有食物必须在45分钟内上完。上桌时,从厨房到餐桌至少得步行10分钟,还得端好昂贵的盘子。对侍从而言,这是不小的考验。

    白宫国宴:既有美式风味,也有别国特色

    在担任总统的前6年里,奥巴马只举行过7次国宴,宴请对象分别是印度、墨西哥、中国、德国、韩国、英国和法国的领导人。

    美国的国宴菜肴并不奢华,通常标准为每人50~100美元。在奥巴马执政时期,国宴整体费用有所上涨,开支均由国库支付,通常每次为50万美元。

    贵族气质十足的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曾誓言打造“美国的凡尔赛宫”,但从2005年开始,白宫以“美国化的宴会”取代了法国厨师和法式菜单,美国传统的牛肉和烤玉米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菜单上。官方不时公布第一夫人米歇尔照料菜园和身穿围裙的照片,这种风格可能俘获了不少对政治失望的选民的心。

    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2014年2月11日,奥巴马夫妇为法国总统奥朗德等350位客人准备盛宴,做沙拉的蔬菜摘自米歇尔的菜园,调味的蜂蜜也是白宫的蜂巢自产的。《纽约邮报》称,尽管天气寒冷,热情的主人仍然将白宫草坪布置得像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莫奈的《睡莲》。

    为了准备这顿“最好的美国美食”,白宫行政总厨克丽丝·科莫福德和糕点师比尔·尤塞思前前后后准备了一个月。

    “冬季花园沙拉”用小红萝卜、胡萝卜、生菜和红酒油醋汁制作而成,盛放在玻璃碗中,仿佛艺术品。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州河口的奥西特拉鱼子酱配上宾夕法尼亚州的鹌鹑蛋,以及采自纽约州、爱达荷州、加利福尼亚州农场的数十种马铃薯,成为第一道菜。主菜则是干式熟成肋眼牛肉,原料来自科罗拉多州的一座农场,搭配蓝纹奶酪、焦葱、牡蛎蘑菇以及烩菜。葡萄酒严格限定为美国酿造的,从加州、华盛顿州、弗吉尼亚州挑选而出。

    甜点是夏威夷巧克力麦芽淋酱配宾夕法尼亚州香草冰淇淋和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橘子。尤塞思选用了玫瑰和鸢尾各38朵共1800多片花瓣来装饰甜点。晚餐后,客人们还可享受用佛蒙特州枫糖浆制作的软糖、薰衣草口味的奶油甜酥饼和橘子风味的棉花糖。

    在十足美式风味的同时,白宫还格外注意为各方来宾献上迎合其口味的特色美食。2012年宴请英国首相卡梅伦时,主菜就是为纪念英国军人、政治家惠灵顿公爵而特制的惠灵顿牛肉,外带酥皮,浇上少量红酒,搭配四季豆和洋葱。

    招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奥巴马特地在宴会上准备了饰有樱花团的筷子,菜式包括美日融合的鞑靼金枪鱼腩及凯撒刺身沙拉。甜品除了美式芝士蛋糕,还有日式绢豆腐。而宴请印度总理时,印度特色的咖喱必不可少。

    “每个厨师都爱”英国女王

    从烹饪学校毕业后,加拿大人斯图尔特·瓦登突然发现,自己以厨师的身份进入了政坛,担任加拿大驻联合国大使的厨师。

    据北美青年文化平台“VICE”网站报道,瓦登操持着普通宴会和比较重要的晚宴。加拿大在联合国驻有18名大使,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1998年9月和10月,瓦登招待了来自186国的600多人,有时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午夜,第二天凌晨3点起床继续做准备。

    在瓦登眼中,习惯了聚光灯下生活的政要有各自的脾气和饮食习惯:爱尔兰大使喜欢遵照传统,边喝鸡尾酒边朗诵诗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特别能吃,并且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吃过饭,他的称赞令人倍感荣幸;挪威女王是“最有品位也最懂礼貌的客人”。此外,正在竞选美国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口味很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极善良、不挑剔,“每个厨师都爱她”。

    不过,据英国广播公司透露,查尔斯王子擅长挑三拣四。每天早上,他要求厨师准备7只生鸡蛋,以保证其中至少有一只是“完美的”。在英国王室成员中,这位威尔士亲王的饮食习惯最奢华。他的早餐包括烤鸡肉和龙虾沙拉,午餐有8道菜,下午茶后还有8道菜的晚餐,汤用两整条鲑鱼和大比目鱼熬制,小羔羊肉和牛里脊肉必不可少,奶酪和蘸芥末的猎禽与鲱鱼都经过精心挑选。

    这还不是终点。睡觉前,威尔士亲王要享受由蛋糕和开胃小菜组成的烛光宵夜。因为太喜欢吃鸡蛋,他甚至患上了便秘。

    要求政要吃得简单,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法国总统的工资比总理低1/3,但福利多多。总统官邸有365个房间和一座巨大的花园,厨房里每天有77名员工奋力工作,准备300多道菜肴,更不用说那储存着1.5万瓶葡萄酒的巨大酒窖了。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百姓与达官贵人餐桌上的区别越来越不明显,“御膳”正在成为主流,美食不再是特权。

    “美食可以消除隔阂”

    除了照片、新闻和电视节目,普通民众对那些在世界政坛叱咤风云的“熟悉的陌生人”了解并不多。比起枯燥的政策议程和政治成就,很多人对他们的衣食住行更加好奇。

    正如美国“World Crunch”网站所说,中国古语云,“治大国若烹小鲜”,聪明的政客知道传播信仰和政治观点的最好方式是传播各种细节,而食物是绝佳的媒介。无数政治对峙从美食中开始和结束,还有什么比这更吸引人的呢?

    不过该网站指出,国宴菜单通常与政客的个人喜好无关。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用著名的“烧烤外交”款待盟友,但招待俄罗斯总统普京时用的是龙虾,招待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时用上了汉堡包、热狗和烤甜玉米。奥巴马请菲律宾裔女厨师担任白宫大厨,未必没有种族主义方面的考虑。

    瓦登那双提供美食的厨师之手,在联合国也成了隐形的外交手段。毕竟,谁也不想饿着肚子讨论恐怖袭击或核武器。

    “事实上,这种宴会的意义在于,主办方想让来宾记住什么。”他告诉“VICE”,“这些国家彼此之间都在博弈。通过一顿饭让他们彼此产生好感,甚至让关系破冰,这才是这顿饭的真正意义,而不仅仅是‘饿了吃一顿’那么简单。所以我觉得,美食可以消除隔阂。”

 

国宴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