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09月02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缺水不只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

美国、西班牙、巴西面临水危机

本报记者 高珮莙 《 青年参考 》( 2015年09月02日   07 版)

    由于气候变化、干旱和管理不善,水危机在世界范围内日益严重,人类最宝贵的资源愈发稀缺。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一问题并非沙漠或内陆国家的“专利”。即使在美国、巴西、西班牙等在传统观念中水资源并不匮乏的国家,干旱和污水也以越来越触目惊心的方式困扰着人们。


    加州:被干旱摧毁的美国梦

    7月一个周日的早晨,还不到8点,气温已经很高。皮肤黝黑、肌肉发达的打井工爱德华·穆拉丁戴着头盔和太阳镜,在卡车旁将一根长管子埋进地下深处。这里是美国中央山谷附近的弗雷斯诺市,肥沃的土地上种着成排的柠檬树和柑橘树,此地出产的水果、蔬菜和坚果除了供应本国,还远销加拿大和欧洲。

    穆拉丁正在开采地下水。自从加利福尼亚州的河流和湖泊开始枯竭以来,他每天都得这么做,而且未来几个月都被订满了。他不再接电话,因为对方绝望的声音让他沮丧。在这个号称“黄金之州”的度假天堂,濒临破产的农民迫切需要水,用不上自来水的老人、病人和家庭同样如此。

    “我过去没有看到灾难来临。”72岁的唐娜·约翰逊留着灰色的齐耳短发,彩色运动鞋和闪亮的耳环引人注目,她告诉美国广播公司,“井里抽不上来水时,我以为水泵坏了。”

    近两年,东波特维尔的7000户居民中有一半用不上自来水,农场周围深深浅浅的水井也开始干涸。这个地处中央山谷的小镇是世界上最高产的农业区之一,也是加州最贫困的地区,破败的街道和房屋看起来与发展中国家无异。

    至少在加州,征服自然是美国梦的一部分。这里的水被运到1500公里以外的洛杉矶,支持着养活当地人的农业种植。但这种做法的后果正逐渐明朗。

    由于缺乏健康平衡的用水系统,美国西南部气温上升的速度超过全球平均水平。气温升高进一步加剧了干旱,人们不得不继续深挖地下水。4000万加州人中的大多数,在绝望中利用最后的储备水源,让深层地下水迅速消失。地面沉降造成桥梁、运河和公路损毁。

    “上一次我们往下钻了1200英尺(约合366米)。”穆拉丁用手臂擦拭着额头的汗水,指着不断喷出泥浆的洞口告诉德国《明镜》周刊,“这个只有400英尺(约合122米)深。”

    唯一的问题是,他能否找到水。如果能,向他求助的农民至少暂时获救,成排的果树也将在周围干裂的土地、萎黄的草地和枯死的树木中保持一抹绿色。

    巴西:有毒的泡沫涌上街头

    当皮拉波拉附近的水电厂把水排到河道里时,风景如画的小镇出现了宛如恐怖电影中的场景。肮脏的白色泡沫流过圣保罗市60公里外的这个城市,沿着墙壁、河岸、桥梁不断攀升,甚至漫过教堂前的广场。

    最近,如山的泡沫爬到了玛利亚·桑托斯餐厅原本比河面高7米的厨房窗口下,不断向上蔓延。“这条河已经死了。”她告诉《明镜》周刊,“水里散发出腥臭刺鼻的气味,这是死亡的味道。”

    每年5月到8月的旱季,这个巴西东南部城市的官员都得声明环境处于紧急状态。提亚特河水位不断下降,清洁剂、洗发水和其他化学物质在水中的浓度变得比平时更高,只要附近的小水坝开闸放水,泡沫就会源源不断地涌出。飞舞的泡沫携带着氢硫化物,刺激人的眼睛和呼吸系统,毒死河里的动植物,甚至损坏周边的堤坝和古迹。

    今年,这道白色的“墙”变得特别高,因为河水水位低得史无前例。巴西人口最密集的东南部遭遇了80年一遇的旱灾,上一个雨季几乎没有到来。供圣保罗900多万人用水的水库系统,水位已降至其储量的18.4%,南美洲最大的城市面临水源耗尽的风险。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一些居民在房屋周围钻井取水,攒下洗衣服的水冲厕所;公立学校开始禁止学生刷牙,把午餐从需要洗盘子的饭菜改成了简单的三明治。当地环保专家沃特利告诉《纽约时报》:“我们正在见证一场史无前例的水危机。”

    “连续3年没有足够的降水,我们的供水系统根本不是为此设计的。”圣保罗负责供水的官员布拉加认为,气候变化是罪魁祸首。但在《明镜》周刊看来,缺水主要是人为原因造成的。

    巴西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淡水供应系统,巴西人相信水资源无穷无尽,每个人都可以尽情使用。他们修建大坝、改变河道、大肆砍伐森林,用垃圾、粪便、杀虫剂和工业废料污染水体。在里约热内卢,有钱人家的女佣用饮用水擦洗人行道,穷人和富人一样一天洗3次澡。

    很少有政治家支持建设污水处理厂和污水管道,因为这么做无助于吸引选票。活动人士桑帕斯站在圣保罗公园,看着今年春天干净的小溪如今变成臭水沟。桑帕斯告诉《明镜》周刊,只要清理所有水域就不会有供水危机,但当局不同意这么做。

    在布拉加看来,最简捷的办法无疑是钻井、利用地下水,因为地面上的河流“水太少或太脏”,不值得为治理它多费力气。

    西班牙:被草莓“偷”走的珍贵水源

    土地寸寸龟裂,除了低矮的灌木,没有其他植物能在炙热的阳光下存活。从今年夏天开始,河流的源头已经干涸。这里是安达卢西亚,西班牙最大的草莓产区,一到春天满地都是覆盖着这种贵重水果的塑料大棚。

    1986年,西班牙灌溉农业开始大踏步发展,草莓带来的“红色经济”逐渐大热。“只要有草莓,你就可以轻松赚很多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菲利普·韦特尔萨斯说。

    安达卢西亚维尔瓦省附近的大型农场,每年耗水超过2000万立方米,约2000公顷森林被砍伐,变成了草莓种植园。据WWF的数据,63%的土地被用于非法种植作物,2/3的灌溉用水取自非法来源。

    由于大规模灌溉,当地的罗尼西河在过去30年间水量减少了一半。在保护珍稀鸟类和野生动物的多纳纳国家公园里,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至少有52口非法开钻的水井和7个水池。西班牙农业部估计,数十万公顷土地正在从50万口非法水井中窃取灌溉用水,每年的水量足以满足6000万人需求。

    在国家公园的中心地带,火烈鸟在咸水湖旁徜徉。但美国“环球邮报”网站称,西班牙最重要的湿地面积正在锐减。韦特尔萨斯及同事不断向安达卢西亚当局报告非法用水的案例,但地方管理者允许自己的朋友这么做,环保人士无力阻止,西班牙政府甚至批准了一项从该国主要河流瓜达基维尔河抽水的计划。

    在韦特尔萨斯看来,这种举动相当疯狂,“实质上等同于赞成非法农业”。他补充说,如今瓜达基维尔河的水量已经“太少了”。

    高温少雨的西班牙是受气候影响最严重的欧洲国家,却在水资源管理方面表现最糟糕。马德里气候学家乔纳森·戈麦斯·坎特罗向欧洲议会和联合国进言,若再不改变现状,西班牙南部将在本世纪中叶变成沙漠,整个地中海地区、中东,以及印度、中国、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可能难以摆脱这种命运。

    用食品贸易调配水资源

    从太空看,地球是晶莹的蓝色球体,这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人们的乐观情绪。但事实上,地球上的水只有2.5%是淡水,且分布极度不均,并不断被浪费、污染和破坏。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世界人口增长了近两倍,用水量增加了6倍。近10亿人被迫饮用被污染的水,23亿人饱受缺水困扰。这提出了严峻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用越来越少的水养活越来越多的人?水资源匮乏已成为全球性问题,发展中国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2010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确认,享有清洁的水是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人权。今年1月,全球商界领袖和决策者聚集在白雪皑皑的瑞士达沃斯,讨论未来10年社会和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在战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流行病等28个选项中,世界经济精英选择的答案是水资源危机。

    就水资源而论,德国是幸运的国家,它的许多湖泊足够干净。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德国人也让世界其他地方缺水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像西班牙这样的国家,正在通过出口草莓、柑橘等含水量高的水果,永久性地加剧水资源短缺问题。德国则因进口耗水作物,有意无意地保护本国水源。

    《明镜》周刊称,这种灾难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因为水既是公共财产,也是商品和消费品。全球约70%的水资源被用于农业。上世纪90年代,英国地理学家约翰·安东尼·艾伦第一次使用“虚拟水”的概念,研究世界各地的水如何通过农产品贸易流动。荷兰水资源管理专家胡克斯特拉在这一概念基础上提出了“水足迹”的术语。

    “全球食品贸易实际上是水资源贸易。”加拿大水资源活动人士莫德·巴洛在著作《蓝色的未来》中写道,“当‘虚拟水’流错了方向,如从西班牙流到了德国,贸易就会出现问题。”反过来,人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缓解干旱地区的困境。

 

美国、西班牙、巴西面临水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