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也能在互联网上“冲浪”-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5年07月0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盲人也能在互联网上“冲浪”

Josiah Hesse 译者 张宝钰 《 青年参考 》( 2015年07月08日   24 版)

    智能手机抛弃的按键,正是盲人操作手机的基础。

    智能手机横空出世,人们争先购买,失明人群却完全被隔绝在这股潮流之外。触屏手机以视觉为基础,那光滑无键的屏幕让视障人士一声叹息。互联网时代,盲人该如何“冲浪”?


    通过互联网“听”世界

    皮特·库彻亚维打开自己的脸谱网“新鲜事”,他的苹果手机随即发出一连串怪声,有点像《星球大战》里机器人C-3PO的怪响。我根本听不懂,但库彻亚维似乎心领神会。他的手机屏幕五彩缤纷,他自己却看不见——库彻亚维9岁就失明了。

    “如果你去参加全美盲人联合会的会议,能听到无数这种声音。”他告诉青年文化网站VICE,苹果公司研发的屏幕读取技术已非常成熟,未来如果推广得好,将会有大量人受益。

    库彻亚维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几位视障学生正坐在美国科罗拉多盲人中心的培训室里,学习如何使用互联网。他们头戴厚厚的黑色眼罩和耳机,面前的电脑却没有显示器,那场景有点像奥斯卡获奖电影《冲破黑暗谷》。

    他们正在学习使用的Jaws屏幕阅读器能将文字转化成语音,并且用方向键进行翻页。不过,现在网络上信息纷繁复杂,一个页面就包含大量数据,你能想象当他们查邮件或是写博客,机器能读出多少文字。尽管如此,这个工具对他们来说也像天赐之物,带领他们接触到一个前所未闻的数字世界。

    然而,一些手机App、网站和社交媒体的研发者忽略了盲人的需求。“视障人士总是没法及时感受电脑科技的发展脉搏。”科罗拉多盲人中心学术青年部的丹·伯克说,互联网的操作模式是通过鼠标下达命令,但对盲人来说显然行不通。DOS时代还能勉强应付——屏幕读取器和文本用户界面能无缝对接,但如今到了图形用户界面,一切都变得复杂了。

    库彻亚维对史蒂夫·乔布斯赞誉有加,说他的产品盲人也能轻松驾驭,苹果手机一开始就安装了视障人士使用的系统。但用户还需另行购买Jaws屏幕阅读器,成本高达900美元,而且经常和系统不兼容。

    如今,苹果公司在研发盲人上网辅助设备方面算是行业翘楚,但最初,也正是乔布斯开创的图形用户界面给盲人带来了挑战。众所周知,乔布斯耗费多年研究如何去掉老款手机上的上下左右4个方向键,而这些方向键正是盲人操作手机的基础。另一方面,乔布斯对“能说话的电脑”也很痴迷,早在1984年就向世界推出了麦金塔电脑,让它对着观众进行了自我介绍。

    2007年,iPhone手机横空出世,人们争先购买,视障人群则完全被隔绝在这股潮流之外。传统键盘手机中间有一个凸点标志,而触屏手机全以视觉为基础,iPhone光滑的屏幕让视障人士一声叹息。

    由于视障群体的呼吁,苹果公司推出iPhone2时加载了语音软件VoiceOver,如今,它已成为视障群体遨游网络最重要的工具,苹果公司也从众矢之的华丽转身,变成了行业先驱。据悉,苹果目前所有产品都安装有视障辅助设备,而且不另行收费。

    残疾人法案捍卫盲人“上网权”

    美国盲人歌手史蒂夫·汪达以及全美盲人联合会都对此赞誉有加,即便如此,苹果离最适宜盲人适用的智能手机之间仍有段距离。

    “美国自由科技公司研发的Jaws屏幕阅读器,是迄今最受欢迎的文字-语音转换器,约占70~75%的市场份额,但只应用于windows操作系统。”科罗拉多盲人中心技术顾问奇普·约翰逊说,苹果系统的开发者没有执行“普遍服务”原则,导致很多软件无法兼容。简单来说就是,即便你有语音软件也不代表一切妥当,有时你下载一个App,刚开始还能运行,可一旦更新,VoiceOver就不读页面信息了。

    对于视障群体来说,更新程序简直是恐惧和焦虑的源头。“每次脸谱网一更新,VoiceOver就歇菜了。”库彻亚维说,有时需要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修复。“有一次凌晨两点我用Uber打车,但软件提示我必须更新才能正常使用。等更新完了依然不能用,这种事儿经常发生。”

    光是登陆脸谱网,视障人群就得在有VoiceOver的苹果设备、装了Jaws的windows电脑和下载了相关软件的智能手机间切换,试试看哪一个能用。库彻亚维称,登陆职业社交网站“领英”也这样,有时一些网页只能用电脑打开,有时必须用手机才能连上,还有些页面,你永远读不了。

    “不过我觉得,不久后就能看到《美国残疾人法案》出台更多推动视障群体使用互联网的政策。”他说。

    这部于1990年颁布的法案禁止一切对残疾人的歧视行为,后来直接推动了美国各大零售商为视障等残疾民众设置专门的服务设施。不过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产业还不像今天这样普及和繁荣,因此法案并未对此过多关注。

    一直到2006年,情况有了改变——全美盲人联合会一纸诉状,将美国第四大零售商“塔吉特百货”告上法庭,称其网站不支持屏幕读取器,令盲人无法正常使用:当一位视障者欲点击购买一台真空吸尘器时,读取器只能读出一连串奇怪的数字060618963818……

    两年后,该案宣判,塔吉特百货同意向原告支付600万美元赔偿。

    2010年,全美盲人联合会和美国盲人委员会代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一位学生,状告该校使用的kindle阅读器未带有“文字转语音”功能,给学生造成不便。该案件没有产生高昂的赔偿和诉讼费,但kindle的生产厂家亚马逊公司表示,将全力为视障群体提供方便。

    “没有实体店的购物网站,如亚马逊,到底需不需要遵循残疾人法案、开设相关便利服务,一直以来都是个疑问。”美国盲人基金会的公共政策专家马克·里克特表示,在塔吉特百货的例子中,法院的意见是,实体店能实现的服务措施,在网络上同样可以实现,因此购物网站也必须向盲人提供便利。

    里克特指出,在线影片租赁商Netflix被判也要执行残疾人法案相关标准,而且其公司总部所在地——美国加州的法律明确写道,所有实体店和网络商店都须遵循残疾人法案。

    相信自己“有能力驾驭世界”

    科罗拉多盲人中心的老师们都强调“独立”这个主题。对盲人来说,“有能力驾驭世界”是树立信心的重要方式。在这家机构,学生要学会用电锯和做饭,甚至训练如何在被带到陌生地方后,只提一个问题就顺利找回家,而无需借助智能工具。

    “很多人对盲人不抱期望,觉得他们能养活自己、能自己搭公交车就是奇迹了。”伯克说,人们觉得盲人对周围环境缺乏认识,因为他们看不见。其实,盲人无法开车上路,但并不代表去不了市中心,或者无法从事一份必须依赖高科技的工作。

    “我注意到,一些盲人朋友非常依赖手机。”科罗拉多盲人中心的技术指导员克里斯·帕森斯经常警告学生,不要事事求助手机,“因为很多应用程序不稳定。”

    “科技进步对视障群体固然是美好的,我们难得有机会通过计算机和外部世界相连。”库彻亚维说,“但一方面,我们也在承受其负面影响——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人际关系开始疏远,而且在我看来,科技进步已为社交带来了非常糟糕的影响,当你走在大街上,没人同你交流。如果有人走过来,简单地说一句‘嗨,早上好’,视障者就能利用声音进行辨别。但如今我们都不这么做了,人人都在忙着看手机。”

    ▋青年文化平台VICE美国站

 

盲人也能在互联网上“冲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