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法律推不倒总统的“猪肉桶”?-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4年07月23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菲律宾:法律推不倒总统的“猪肉桶”?

本报记者 高珮莙 《 青年参考 》( 2014年07月23日   09 版)

    7月14日,阿基诺三世在总统府通过电视直播发表全国讲话。当天《福布斯》杂志刊登的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创下了上任以来的最低点。

    人们在马尼拉示威,要求总统阿基诺三世下台。

    7月21日,以左翼激进组织“新爱国者联盟”为首的28位民间人士向菲律宾议会提交诉状,用“背叛公众信任、擅自挪用政府资金”等理由,要求弹劾总统阿基诺三世。这是民众满意度降至新低的阿基诺政府首次面临的有效弹劾。

    从去年8月酝酿至今的“猪肉桶”弊案,并没有如阿基诺三世所愿平息,反而越闹越大,让以清廉自居、高调反腐的菲政府尴尬不已。台风“威马逊”的脚步还未走远,菲律宾又迎来了新的政坛风暴。

    为保卫DAP,菲政府对抗最高法院

    7月20日,菲律宾地方政府部门“不得不”停止拨给当地法院、选举委员会和审计委员会的一切经济援助。因为此类可能被视为“越界”的资金转移,正是7月初被最高法院裁定违宪的“支出加速方案(DAP)”。

    “这是敲在手腕上的一击。”供职于菲律宾选举与政治改革研究所的厄尔·帕伦诺告诉阿拉伯新闻网,“最高法院只是警告总统,别再这么做了。”

    DAP是阿基诺政府提出的资金运作方案,它将各政府部门每年节省下来的资金汇集起来,拨给政府认为最急需资金的项目。但有人认为,这是政府蓄意节省开支、腾出结余,以避开众议院监督,其中不乏被拨给总统亲戚的部分。

    除了最高法院的“釜底抽薪”,DAP还面临各方反对。据美国“环球邮报”网站报道,7月21日阿基诺三世被弹劾“撺掇议会权力、破坏三权分立原则和制衡制度”,可以被视为民众怨气的一次大爆发。此前已有两名律师意欲弹劾阿基诺三世,只是没有获得众议院背书,只能不了了之。

    然而,当反对者纷纷提出质疑、要求政府公布DAP资金去向时,后者已用实际行动向最高法院进行了反击。彭博社称,阿基诺三世要跟最高法院摊牌,誓与反对者打一场官司。

    甲米地市众议员艾尔皮迪奥通过《菲律宾星报》警告最高法院,撤回此类援助可能削弱地方法院。“法院从地方政府部门得到的金融援助包括大楼、电脑设备、办公用品、临时工人,以及提供给法官的额外津贴。”他说。

    如果最高法院裁员DAP违宪,包括地方法院在内的整个司法系统,将不得不拒绝任何来自系统外的援助。事实上,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DAP拨给警察系统的大笔资金,如今也备受质疑。

    “我们当地法院的条件已如此凄惨。你能想象不远的将来,它因为没钱而变得更糟吗?这么做显然不是为了正义。”艾尔皮迪奥补充道,“必须有来自最高法院的澄清,因为没人会愿意只为帮司法系统减轻负担,就背上刑事责任。”

    审判“猪肉桶”弊案是“最后的希望”

    据菲律宾前首席大法官贾斯蒂斯·普诺观察,过去,政府拨放大笔资金一定会大张旗鼓地昭告天下,但DAP并不如此。没有通告,也没有总统和相关部门的照片,一切都秘密进行。

    要说清菲民众质疑DAP的来龙去脉,就不得不提及至今未审理出明确结果的“猪肉桶”弊案。

    “猪肉桶”一词来自美国,特指议员在国会制订拨款法时,将资金拨给与自己有关的地区或项目。漂洋过海来到菲律宾后,“猪肉桶”制度又有了新涵义,牵涉到数目不小的“款项优先发展援助经费(PDAF)”。

    据美国雅虎新闻网报道,PDAF从2008年开始,允许每位众议员和参议员每年分别获得约161万美元和约46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资助不在全国基建项目范围内的小规模基建设施,或者社区项目。

    善于投机取巧的菲律宾女商人纳波利斯将目光对准了这笔经费,使其成为供自己和官员牟利的秘密通道。她先成立皮包公司和“幽灵项目”,然后通过掮客联系议员,让他们把经费拨进她的空头公司。拿到钱后,她再将40~60%的回扣返还给议员个人。

    就这样,巨额公共资金被政客装进了自己的腰包。直到去年7月,这一骗局才被《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披露出来。被控滥用PDAF的参议员埃斯特拉达揭露,阿基诺政府利用DAP拨款行贿议员和地方官员,以换取他们的效忠。

    埃斯特拉达将DAP“拖下了水”,秘密运作已久的“猪肉桶”弊案一朝得见天日,立即在菲律宾政坛投下重磅炸弹,并激起民愤,阿基诺三世也因此被称为“猪肉桶之王”。

    去年8月26日,美国《时代》周刊报道称,近10万名“白衫军”聚集在马尼拉的黎刹公园示威,成为阿基诺三世执政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直至今年7月8日,抗议民众仍在马尼拉集会抗议,呼吁法院逮捕总统及其涉案盟友。

    今年5月,逃亡一段时间后回国自首、转做污点证人的女商人纳波利斯,又提供了一份新的涉案官员名单,包括3名现任参议员。至此,本届参议院中已有一半参议员,也就是12人涉案。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从去年8月到现在,该案件仍然处于审理初期,只有3名参议员被正式起诉,还没有任何人被处理。

    菲律宾Rappler网站将审判“猪肉桶”弊案称为“菲律宾人等待几十年的最后希望”。但只要判决未下,大部分民众就不会买账,而“每一次惩处罪犯失败,司法都会变得更弱”。

    总统、法院、激进分子将三方对决?

    7月28日,阿基诺三世将在电视讲话中发表国情咨文,并谈及备受争议的DAP。他要求支持者像他2010年竞选总统时那样,在那天戴上黄丝带。

    “我想看到人民对我的支持——如果我还依然拥有它们的话。戴着黄丝带,只是为了以最简洁的方式证明民心所向。”他告诉菲律宾《太阳星报》。

    7月14日,美国《福布斯》杂志刊登的最新民调显示,阿基诺三世的支持率与今年3月相比直降20个百分点,低至25%,创下其2010年上任以来的最低点。考虑到这一点,总统号召的深意呼之欲出。黄色是反对独裁者马科斯的象征,也代表温和派,此举显然是希望拉些“感情分”。

    不过据菲律宾Interaksyon网站报道,7月20日,法院员工宣布将穿起黑色,抗议阿基诺“公开、厚颜无耻而傲慢地侵害了法院作为最终仲裁者的角色”。一些议员也要求总统尊重最高法院的裁决,“停止分裂国家”。

    阿基诺政府与最高法院一直关系不睦。7月14日,阿基诺三世在全国电视讲话中口气强硬地对DAP违宪作出辩护,并要求最高法院修改先前的裁决。这被很多人视为政府向司法系统宣战。

    但阿基诺的盟友、众议院议长贝尔蒙特觉得,总统的讲话“合理、真诚、切中肯綮且脚踏实地”,“对最高法院很有礼貌”。众议员杰里·特雷纳斯也称,阿基诺是在“为国家、为人民争取他认为应得的权利”,他只是简单地为自己这一边解释。

    想在双方的对抗中找存在感的左翼激进分子,则将在28日穿戴上桃红色的衬衫、领带、丝带,象征他们弹劾总统的努力。

    “阿基诺政府有把握挺过这一关”

    针对阿基诺三世的弹劾状,仍实实在在地摆在众议院的案头,尽管他本人并不将其当作“威胁”。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内尔·图帕斯表示,28日总统发表国情咨文后,议长将在10天内将诉状提交至司法委员会。后者将在3天内判定诉状的证据是否充分,然后在60个工作日内举行一系列听证会,最后将正式报告提交众议院表决。他承诺严格执行众议院规定。

    不过,菲律宾宪法规定,弹劾总统需要290名众议员中96人以上投票支持,24名参议员至少得有2/3投票赞成。有分析指出,由于阿基诺所属的自由党掌控国会参众两院,弹劾案很可能无疾而终。难怪总统府十分自信地表示,阿基诺政府能挺过这一关。

    7月11日,阿基诺三世在内阁预算说明会议上透露,预算部长阿巴德已提出辞职,但被他拒绝,因为DAP的确令国民获益,是刺激经济的良方。“我们的人做了正确的事,却要被当作犯了错,对此我不能接受。”他告诉《菲律宾星报》。

    总统公开回护,令身为其亲信的阿巴德欣喜不已。毕竟,丑闻曝光以来,他这个局中人被推上风口浪尖,充当备受舆论压力的“出头鸟”。

    正如《菲律宾星报》所说,有闲心保护部下,表明当前局势尚未对阿基诺三世形成压力,因为这个国家的财权稳稳掌握在他手中。

 

菲律宾:法律推不倒总统的“猪肉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