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时装周:从野心勃勃到声名萧索-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4年07月16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柏林时装周:从野心勃勃到声名萧索

文 珈珈 《 青年参考 》( 2014年07月16日   36 版)

    科斯塔斯·姆库迪斯

    科斯塔斯·姆库迪斯新作

    柏林时装周秀场后台

    时装周的秀场前排向来是明星淑媛的必争之地,但在柏林时装周的秀场前排,人们很难看到名人的面孔。

    透视装成为本届柏林时装周的重头戏

    ■谈起德国,人们首先联想到的或许是汽车、啤酒、足球甚至哲学家,却鲜有人提及当地的时装。

    ■德国的时尚人曾为这种赤裸裸的无视感到痛苦,但这种痛苦正逐渐变得平常。

    对德国人来说,时尚一直是个令人尴尬的话题。这个强大的帝国从不缺乏工业设计人才,却总在时尚设计领域感到捉襟见肘——几乎没几个德国时装设计师在国际上获得认可,也没有几个德国时装品牌能够大红大紫。

    7月15日,为期一周的“梅赛德斯-奔驰”柏林时装周在德国首都柏林落下帷幕。这场德国时装界的盛会,并未让德国时尚界感到骄傲,反而让那里的时尚人有些颜面无光——时装周门庭冷落,一些颇具声望的“A咖设计师”对其敬而远之。

    7年前的柏林时装周完全不是这般光景。这个集豪华、奢靡、简约、前卫于一身的时装盛会,曾被寄予厚望,人们期待它能成为继巴黎、米兰、伦敦、纽约时装周后的第五大时装盛事,助德国在世界时装版图占一席之地。

    不过,这种势头并未持续太久。这个一度野心勃勃的时装盛会,如今逐渐声名萧索,其规模与巴黎、纽约等声势浩大的时装周无法相提并论。人们把这里视为时尚产业的不毛之地,几乎没有人关心这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这种无人问津的尴尬,在今年愈发明显——7月8日的开幕式上,世界几大时装屋(如“Rena Lange”、“ Boss”)的老板纷纷缺席,就连备受业内人士宠爱的本土品牌Achtland、Kaviar Gauche也未曾露面。

    你很难在柏林的秀场外看到记者云集的壮观场面,因为只有很少的业内人士参与了时装周的报道。而像苏西·门克斯这样的评论界大人物,更是连面都不肯露——早在2009年,这位《国际先驱论坛报》时尚编辑就“抛弃”了柏林。在没有眼球就没有未来的时尚界,这简直是最大的侮辱。

    这幅场景多少让人感到有些凄凉。曾几何时,德国被誉为时装大师的摇篮。卡尔·拉格斐、吉尔·桑达、沃尔夫冈·乔普等设计大家,都从这里启程。如今,这些大师或活跃于法国的时尚舞台、或在纽约独领风骚、或在米兰安营扎寨,却极少在柏林露面——显然,大师们只肯与这座城市分享年少年时的记忆,而非功成名就后的荣耀。

    科斯塔斯·姆库迪斯算是仍在这片“废墟”中坚守的为数不多的德国设计师。他的工作室位于波茨坦大街的一处安静角落,那里陈设不多,空旷的大厅里随意摆放着两把椅子、一张木桌,上面堆满书籍、条纹衬衫、牛仔裤和厚底鞋。这些物件看上去乱中有序,—如他的设计风格。

    在《明镜周刊》看来,姆库迪斯是柏林时装周上最后的“A咖设计师”。即便如此,这位天才设计师最后一次在柏林时装周的舞台上亮相,也已经是2011年的事了。

    与姆库迪斯初次亮相时的情况不同,今天的柏林时装周更像是新人们学习、交流的舞台,难觅“大家”的身影。事实上,支撑起本次时装周的51场时装秀中,有一半的设计师来自当地的时装学校。高水准的国际设计大师简直寥寥无几。

    或许正是这种变化让姆库迪斯和他的同行们萌生去意。他们曾在这里收获过鲜花与掌声,但上升空间的狭窄让他们被迫出逃。姆库迪斯无意在这片废墟上重建城堡,他只想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另谋发展。

    “我不会为成为一个没有竞争的舞台上的‘赢家’而感到沾沾自喜。”他说,“我宁可在国际舞台上跌倒。”

    本版部分图片来源 CFP

 

柏林时装周:从野心勃勃到声名萧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