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政策成欧盟心病-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3年10月16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偷渡意大利船只沉没

难民政策成欧盟心病

○本报记者 温莎 《 青年参考 》( 2013年10月16日   21 版)

    众多非洲难民孤注一掷,选择以危险的方式偷渡到意大利。

    10月9日,意大利总理恩里科·莱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杜朗·巴罗佐前往意大利最南端的兰佩杜萨岛。几天前,一艘载有500多名非洲偷渡难民的船,在兰佩杜萨附近海域起火沉没,确认302人死亡,155人获救,其他人下落不明。

    严格的申请政策让不少渴望前往欧洲的难民孤注一掷,选择危险的方法偷渡。近年来,作为欧盟边缘国家,意大利已不堪重负。悲剧发生后,意政府呼吁欧盟研究共同难民政策,成员国合理分摊难民负担。

    “我们需要的不是救护车,而是棺材”

    一个女人躺在兰佩杜萨岛的码头上,旁边是几十具冰冷的尸体。好在她够幸运,被人发现还有呼吸,才没被抬进棺材,而是被直升机送到了意大利巴勒莫的医院。

    现在,这名女子的身份还不清楚,只知道她20岁左右,是来自非洲小国厄立特里亚的偷渡者。如果抢救成功,她将成为10月3日意大利兰佩杜萨岛沉船事故中,150多名幸存者中的一位。

    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大约有500名难民在船上,当船从利比亚城市苏拉塔行驶到距地中海兰佩杜萨岛一公里处,突然着火,致使上百人失去生命,其中包括不少妇女和儿童。这些难民已经看到了意大利——这个他们眼中充满希望的地方,却在咫尺之遥死去。

    “只有最强的人活下来了,”国际难民组织的法律专家西蒙娜告诉美联社,“大多数死去的难民来自厄立特里亚,他们不会游泳。”兰佩杜萨市长朱西·尼科里尼透露,有幸活下来的人也大多处在休克状态,因为泡在海里太长时间了。 

    获救的幸存者告诉尼科里尼,事发的具体原因是船只的引擎故障,船员试图点火以引起海岸警卫队注意。不幸的是,火势迅速蔓延,船上慌乱的乘客导致小船倾覆,继而沉没。

    意大利安莎社称,由于死亡人数太多,当地的太平间已经放不下了,尸体被安置在当地机场的机库。“我工作这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悲剧,”当地医生彼得·巴尔托洛描述了事故的惨痛,“我们需要的不是救护车,而是棺材。”

    美丽小岛成为“难民营”

    兰佩杜萨属于意大利,是地中海的小岛。这里经常出现在旅行书中,以雪白的沙滩,未受污染的海水吸引游客。这里也是意大利和非洲的“中间地”,与热闹的西西里岛相距不到200公里,离最近的非洲海岸仅113公里,便利的地理位置使兰佩杜萨成了非洲难民从海路偷渡进入欧洲大陆的落脚点。

    联合国难民署发布数据显示,2013年前9个月,超过3万名非法移民乘船登陆意大利海岸,人数是2012年的4倍,其中,兰佩杜萨岛是难民最集中的地区之一。在发生灾难的那周,另一艘搭乘463名叙利亚难民的船也停在了岛上。

    德国《明镜》周刊称,自1999年以来,为逃离内战、饥饿和痛苦,已有20多万来自非洲和亚洲的难民来到这个岛屿,其中,有1万到2万人在来兰佩杜萨的路上死亡。兰佩杜萨的悲剧在不断地上演,就在几天前,另一艘船在西西里拉古萨市附近海域沉没,13名难民试图从船上游到岸边,但溺水身亡。

    今年来岛的难民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从1月份以来,已有2.2万人通过各种渠道到达兰佩杜萨。他们大多来自犯罪团伙横行的索马里;或是没有未来的厄立特里亚;还有因阿拉伯之春而开启梦想,但又很快进入梦魇的埃及、利比亚和突尼斯。

    难民来到欧洲国家的途中充满危险,成千上万人因此丧生。但就算到了他们向往的地方,生活也并不好过。在意大利,有1/3的难民获准居留,但只有少数人找到了工作,许多人住在大街上、公园里,无法保证温饱,没有医疗保障。

    意大利的SPRAR项目旨在为寻求庇护的难民提供食宿、语言课程辅导,计划将帮助3000人,但潜在的申请者多达7.5万人。欧盟理事会人权专员尼尔斯在考察过意大利的环境后表示,该国能为难民提供的条件“令人震惊”,“几乎完全不存在”的庇护制度已经导致了“严重的人权问题”。

    庇护申请严格,难民孤注一掷

    近年来,欧洲国家对于难民庇护的申请批准愈发严格。为了防止过多的难民进入欧洲国家,欧盟已投资数百万欧元,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加强边界巡逻,建立围栏以及使用卫星监控技术。但都没能阻止难民,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来到欧洲。

    兰佩杜萨的事故已成为欧盟难民政策失败的象征。法国24网站称,这场灾难表明欧盟的庇护政策存在缺陷,过于严格地对待庇护申请,迫使难民孤注一掷,不得不选择危险的方式达到欧洲。

    41岁的叙利亚人巴沙尔告诉路透社记者,他两个星期前到的岛上,为此他支付了1000美元给偷渡船。而这么做的原因,是他没有办法通过合法的途径进入意大利、马耳他或是其他任何欧盟国家。但他渴望离开叙利亚,那里在打仗,没有工作,没有家,日子过得提心吊胆。

    悲剧发生后,10月9日,意大利总理莱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前往兰佩杜萨,实地了解沉船事故及幸存者的临时安置情况。他们刚刚达到机场,一小群早已守候在大门外的活动家和当地居民,便高呼“耻辱”和“杀手”。一名示威者告诉法新社:“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一人道主义问题。”

    欧盟民政事务专员塞西莉亚在与巴罗佐和莱塔对话时提出,庇护政策需要进行改革,以减少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我们需要更加开放的难民政策。”她假设性地提出了一种“人道主义签证”,申请者可以要求欧盟以外的领土庇护。

    “悲剧让欧洲睁开了他的眼睛”

    阻止、遣返和救援非法移民等事务让意政府苦不堪言。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自由人民党总书记安杰利诺·阿尔法诺表示,这次的事故“并不只是意大利的悲剧,而是全欧洲的”。

    他呼吁欧洲国家更加关注偷渡现象,共同想办法杜绝此类危险的偷渡行为,使悲剧不再重演。他说:“上帝导演了这场悲剧,让欧洲睁开他的眼睛。”

    欧洲议会主席马丁·舒尔茨也表示,难民是欧盟所有成员共同的问题。他呼吁欧盟间可以“共同分担”,而不是让意大利“单打独斗”,独自面临大量来自非洲的难民。

    在事故发生后,欧盟及时伸出援手。意大利《晚邮报》援引巴罗佐的话表示,欧盟打算在2013年年底前,向意大利额外提供3000万欧元的援助,用以接收和安置难民。他表示:“欧洲不能眼看着这些船频频出事却视而不见,意大利面临的挑战也是整个欧洲的挑战。”

    此外,据英国广播公司透露,巴罗佐将还计划采取一系列措施解决难民问题,包括查处偷渡集团等。不久后,欧盟议会还将表决一项计划,在地中海范围内成立联合搜索和救援巡逻队,拦截移民船。  

    欧盟境外行动局副局长格里尔·阿里亚斯接受安莎社访问时表示,欧盟地中海联合监控行动——赫姆行动,原定于今年9月底结束,现已延长至11月,并已重新分配200万欧元的预算,削减其他行动开支,把经费优先用于意大利。

    难民责任不平衡,欧洲边界国家不堪重负

    事实上,除意大利外,欧洲许多国家都被难民问题困扰。生活在世界危机地区的人们,想方设法从边界进入欧洲。非洲人前往意大利;车臣人去往波兰;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的难民大多会选择希腊。

    欧盟的《都柏林公约》规定,在大多数情况下,寻求庇护的难民从进入欧盟的第一刻开始,其所在的欧盟成员国就需要承担起审查难民庇护材料的责任。这令欧洲的边界国家面临不成比例的负担。

    “德国之声”援引瑞典内政大臣托比亚斯的发言称,当今欧盟27个成员国中,9个国家接纳了整个欧洲难民数量的90%。

    由于德国几乎全部被欧盟国家包围,所以基本不用承担难民问题,作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消化”难民的数量,仅排在欧洲第11位。大多数德国人都认为难民是“其他人的事情”。

    面对如此的“不公正待遇”和频发的事故,意大利总理莱塔呼吁欧盟理事会在本月24日的会议上讨论难民问题,希望2014年能够成为一个转折点。

    法兰克福的支援难民组织也提出了一项可能的改革计划。计划提出者之一的莱因哈德·马克思解释道,改革的目标并不是撤销边境管制,难民将继续被限制和阻止进入欧洲。一旦难民成功申请庇护,他们就可以选择自己想去的欧洲国家。

    专家认为,这个体系会为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减轻负担,许多难民将被吸引到生活起来更容易的国家,例如德国。

 

难民政策成欧盟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