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

中国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3年09月18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拒绝“工作到死”

波兰工人抗议延迟退休

○本报记者 张慧 《 青年参考 》( 2013年09月18日   11 版)

    9月14日,波兰的工会成员在华沙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政府的劳动法改革和提高退休年龄。

    9月14日,天刚蒙蒙亮,几百辆载着示威者的巴士就在晨雾中向波兰首都华沙驶来。从11日开始,成千上万的波兰民众走上华沙街头,抗议政府对劳动法和养老金的改革。游行持续了4天,12万人参与其中。

    “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变成了奴隶”

    从9月11日,波兰人开始了他们的“抗议之秋”。波兰三大工会:团结工会、波兰工会联盟与工会论坛,组织了为期4天的抗议活动,将矛头对准执政党公民纲领党和总理图斯克。

    这是近年来波兰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人们在政府办公楼前集合,然后在鼓声、口哨声和汽笛声的护送下一路向国会进发。

    示威者中既有左派政党成员,也有右派政党的支持者。虽然工会对政府的不满罗列出了长长的列表,但愤怒主要还是集中在最近的劳动法和养老金改革上。

    去年,波兰政府进行劳动法改革,不仅放宽了8小时工作制,允许雇主延长工人的工作时间,还降低了最低工资、提高了退休年限。团结工会领导人皮奥特·杜达觉得,新政策“给社会带来了负能量”。

    示威者要求政府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劳动安全保障,并且撤销将退休年龄延迟到67岁的规定。一些示威者表示,从过去的55岁退休延长到67岁,几乎是让人“工作到死”。

    “我们还是希望像从前那样,在55岁就拿到退休金,而不是图斯克改革后的67岁。我们想要更好的社会保障政策,并且给予雇员更好的保护。”波兰工会联盟发言人马雷克·莱万多夫斯基说。

    马雷克·杜达是波兰中间偏右政党——统一联盟的领导者,他参加了游行,并且对英国广播公司说:“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变成了奴隶。”

    游行获得了多数波兰人的支持。该国弗罗茨瓦夫电视台《事实》节目12日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59%的波兰人声称愿意参加游行,31%反对游行。

    示威者察兹斯洛·乌拉班尼克赶远路来参加游行,是为了抗议工人临时合约。这位60岁的联盟党党员告诉法新社:“那些年轻人只能获得一两个月,最多3个月的临时合约。”

    工会还指责图斯克忽略他们的要求,以及拒绝对话。

    图斯克政府岌岌可危

    4天的和平示威没有发生暴力冲突,但在图斯克看来,这仍然是一场“推翻政府的阴谋”。

    一些示威者手中拿着条幅,要求总理下台。波兰工会联盟发言人莱万多夫斯基对法新社说:“让唐纳德·图斯克下台,是改变波兰社会政策的惟一办法。”

    图斯克领导的中间偏右政府的支持率,已经掉到了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欧洲国家盛行的民众抗议不同,这次游行与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无关。波兰是欧盟中惟一没有在经济危机中遭遇明显衰退的国家,但波兰的经济基础无法与西欧国家相比。参与游行的民众表示,波兰的经济发展水平仍然“在拖欧盟的后腿”。

    45岁的教师卡洛琳娜说:“(经济)当然不是糟糕透顶,波兰又不是希腊和西班牙。但我们是时候做点什么来避免成为下一个希腊了。现在是改革的好时机。”

    图斯克政府在执政6年中,因为鼓励贸易的政策而受到投资者赞扬。今年早些时候,政府采取了宽松的财政政策,还扩大了预算赤字。但这些经济刺激政策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真正在国家经济上有所体现。

    最近几周,有3位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先后退了党,让执政党本就岌岌可危的多数地位摇摇欲坠,甚至引起了波兰国内提前选举的呼声。议员雅切克·扎莱克9月12日退出了执政党,他对法新社说:“抗议是一个信号,显示了我们无法应对波兰人放在我们面前的挑战。”

    当地报纸分析,如果执政党支持率继续下跌,执政党很可能将无法独立执政,然而又没有哪个政党愿意与其结为联盟。

    波兰是欧盟国家中,惟一一个连续20年保持经济增长的国家,但放慢的经济增速也无法满足人们的要求。今年第一季度,波兰经济增速仅为0.1%;第二季度欧洲整体经济环境有所好转,波兰的经济增速也只是0.4%。图斯克称,他预期波兰今年的经济增速为1.5个百分点。

    “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反对这个不人道的政府。”波兰工会联盟领导人简·古兹在议会前振臂高喊,赢得了示威民众的欢呼。“我们不再支持政府,我们抗议是要求保证作为工人的权利。”

    路透社称,今年2月波兰的失业率达到了峰值——14.4%,目前失业率也有13.1%。抗议群众手举的条幅上就写着“部分时间有工作,全部时间被剥削”。

    “我们来参加游行是为了给政府亮红牌。”43岁的护士托马斯·丹尼尔维兹克说。

    波兰转型的阵痛格外苦涩

    波兰正在进行的政治改革,以及政府对工会的敌意,几乎曾在欧洲所有的前社会主义国家出现。但是,改革的余味在波兰显得格外苦涩。今天跻身统治阶级的波兰政客,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参与当时的工会。在工会的鼎盛时期,著名的格但斯克造船厂工会有1000万成员。30年后,这些昔日的工会成员成为治国者,工会反而与权力绝了缘。

    回首过去,工会曾是塑造现代波兰社会的主要力量。1980年的罢工、1981年在面对戒严法时的抗争,导致了波兰社会主义制度的最终崩溃。然而,尽管工会不停抗争,工会权利仍然成为自由波兰向资本主义道路进发的负担。

    如今,在波兰政府眼中,只有一种工会是合法的,那就是从30年前开始的反共产主义运动。而活跃的、致力于为工人争取合法权利的工会,在政府眼中是“攫取者阶级”的工会,政府认为工会成员抗议是“为自己攫取利益”。

    在现代波兰,那些从30年前的“工会神话”中成长起来的人,如今正在为企业家维权。虽然他们每天说的是“制止经济危机”和“支持国家生产”,但获益者仍然不是工人阶级。正是以这种方式,30年前的工会被今天的工会否决了。

    英国《卫报》的评论文章称,波兰政府敌视工会的原因,是工人阶级已经代替共产主义者成为国家的敌人;这些要求社会权利和福利待遇的工人,与曾经的共产主义制度一并,被现代波兰政府看作经济的负担。

    但是,仍然有人从工会制度中获益。前总理卡钦斯基领导的右翼反对党的加入,让游行充满了政治斗争意味。最近一次民调显示,卡钦斯基领导的法律与公正党支持率已经领先于公民纲领党,后者在460个席位的议会中占有232席,优势非常脆弱。

    卡钦斯基还表示,如果法律与公正党在未来的大选中获胜,政府将优先提高雇主的税金,并且提高工人的最低工资。

    这一声明受到工人的欢迎,但波兰很多媒体对卡钦斯基的表态持批评态度,仿佛卡钦斯基要进行一场颠覆性的政变。英文媒体“华沙之音”的一篇报道,甚至以《卡钦斯基冒犯商人》为标题,批评其做法就像一位参加晚宴的宾客在无礼地挑剔主人的厨艺。波兰精英阶层害怕卡钦斯基掌权,因为担心他实施社会民主化的经济政策。

    在波兰,两级分化越来越严重,底层的人民则忍不住开始抗争。古兹说,这次示威“是对政府的最后一次警告,如果政府还是没有行动,我们将在全国掀起示威,封锁所有道路和高速公路”。

    “人们抗议是因为一切变得越来越糟糕。”参加示威的年轻女孩奥拉对路透社说,“与西方国家相比,我们就是一艘正在下沉的船。”

    □本版图片来源 CFP

分享到:

 

波兰工人抗议延迟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