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民主马拉松开跑-青年参考

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2012年05月30日 星期三
中青在线

首轮投票“两极分化” 前方路正远

埃及民主马拉松开跑

○本报记者 黄昉苨 《 青年参考 》( 2012年05月30日   06 版)

    5月28日,埃及选举委员会主席法鲁克·苏尔坦(图2)公布官方计票结果。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图1)和前总理沙菲克(图3)首轮胜出,将进入第二轮决选。□图片来源 CFP

    5月28日,被袭击后的沙菲克竞选总部外散落了一地的传单。沙菲克进入决胜轮选举,部分埃及民众认为沙菲克是穆巴拉克政权的残余势力,不满的抗议者当天放火焚烧了沙菲克的竞选总部,目前暂无人受伤。□图片来源 CFP

    “这不会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新起点,也不是一个警察国家的复兴,这是两者的迟暮。” 

    很难想象一个刚刚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初步胜利的竞选总部,会遭遇如此激烈的“反馈”:窗户被砸,海报被撕,竞选标语被撒落一地,最后人们还给这栋楼放了一把火——这是5月28日晚上,在埃及总统候选人、前总理沙菲克的竞选总部发生的事。

    但这些愤怒的民众改变不了一个事实:未来埃及的首位民选总统,要么是一个伊斯兰主义者,要么就是被视为穆巴拉克政权“残余势力”的沙菲克。

    穆斯林兄弟会推出的自由与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和军人出身的沙菲克——《华尔街日报》在大选前才注意到初露强劲势头的他俩,并将他们归类为旧秩序的代表:“沙菲克和穆尔西在最后时刻的异军突起表明,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可能要与被推翻的前总统穆巴拉克政权的成员,为争夺权力展开较量。这个局面意味着埃及的政治生活在本质上几乎没有变化。”

    5月28日,埃及总统选举委员会宣布的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结果,恰恰中了这个“几乎没有变化”的局面:首轮投票结束,无人取得足够票数当选,由得票分别排第一和第二的穆尔西和沙菲克,进入6月16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

    尽管如此,当天晚上在开罗解放广场上抗议选举结果的人群,或者是出现在沙菲克竞选总部的支持者,至少说明了一点变化:依靠打压而使人民驯服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最“两极分化”的竞选结果

    “在第一轮选举所有可能的结果中,这是最两极分化的。”英国《卫报》这样评价埃及选举的初步结果。

    三位事前在民调中领先的中间派候选人都落选了,而穆尔西和沙菲克将在6月中旬的第二轮投票中竞争总统席位。

    立场左倾的《卫报》描述说,对许多革命的支持者而言,埃及首次自由选举的首轮结果是一个“噩梦”。

    世俗论者沙菲克,军人出身,曾任埃及空军司令、民航部长,在前总统穆巴拉克辞职前后曾担任过一个多月的总理。《华尔街日报》称,他似乎拥有来自埃及军方的支持。他如果当选,就代表着埃及自1952年以来军事统治的延续。但是,许多选民觉得他最有保持稳定、恢复经济的经验。

    其对手穆尔西,曾留学美国,工程师出身。在穆斯林兄弟会原本的候选人沙特尔明显将被取消竞选资格时,他在最后一刻加入了选举。分析人士认为,他的高得票率,显示出的是穆斯林兄弟会非凡的组织与动员能力。

    英国《每日电讯》报描述称,那些推翻穆巴拉克政权的年轻人对沙菲克充满了怒火,他们声称不会接受任何穆巴拉克的亲信担任总统。

    “沙菲克应该待的位置是监狱,而不是总统宝座。”一位当地人说。

    另一方面,如果穆斯林兄弟会推出的穆尔西赢得了选举,他将有能力推行强硬的伊斯兰政策——穆斯林兄弟会已经在议会中赢得了多数席位,穆尔西一旦成功竞选总统,尤其会令当地基督徒与自由派人士担心。

    这样的结果也许会让很多埃及人感到难以抉择。埃及有5000万登记选民,在首轮投票中投票率是46.2%,这个数字已经低于预期。分析人士预测,在第二轮投票中,这个数字会更低。

    两位候选人似乎使总统选举变成了“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艰难抉择——英国《金融时报》注意到,脸谱网(Facebook)上活跃的一些自由派群组,为了避免旧政权的人上台,纷纷声称会投票给穆尔西;那些希望阻止伊斯兰主义的人,则宁愿支持沙菲克。

    “许多埃及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发起一场伟大的、震撼了世界的革命。现在他们却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起点,身处于那个被废黜被藐视的前总统在过去30年里一直嘲讽的情境中:‘选择我,要不就是穆斯林兄弟会’。”开罗《金字塔周刊》总编Hani Shukrallah在评论文章中写道。

    “这个国家与它的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英国《金融时报》相信,穆斯林兄弟会、军队以及那些去年在抗议中推翻穆巴拉克统治的年轻革命力量之间的拉锯战不会轻易结束,它们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地塑造当地的政治动态。

    “这个国家与它的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智库“世纪基金会”的埃及专家迈克尔·汉纳称,这个两极分化的结果非常不幸。但他相信,这次选举会给埃及政府带来一种更为正常的管辖关系,脱离当前那种充满危机与阴谋的情境。

    不论谁当选,前面的路依然艰难。法新社这样描述埃及新总统将面对的现状:改革失败的国营媒体,不够独立的司法制度,以及依然无视人权的武装部队。

    新的宪法还未写成,这也意味着国会与总统的权力分配仍是未知数。穆斯林兄弟会已经在议会中占据了过半的席位,但是他们的政治影响力还没能发挥出来,大权依然在军队的手中——而且,谁也不知道军队未来会在这个国家起什么作用。

    一年多以来,埃及的情况并没有太多改善,四成的埃及人每天的收入不到2美元,人们渴求积极和迅速的改变。

    如果埃及民众能接受最后的选举结果,首位民选总统也许可以团结起这个国家。但现在的两位候选人,分别代表了对立而极端的两方。有人已经开始担心。选举过后,埃及很有可能会再起冲突。

    选举前在民调中领先的候选人穆萨,曾在5月28日的讲话中,呼吁埃及人不要让投票“分裂了埃及”。

    已经离开的穆巴拉克,也依然可能是新总统将会面临的障碍——一些民众依旧保持着对其政权的忠诚。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旧政权已近灭亡,可它依旧在影响着这个国度的每一间行政办公室。”穆斯林兄弟会的一位高级顾问说。他同时表示,如果穆尔西当选,穆斯林兄弟会想要重新构建埃及的制度,把前政权的主要人物从政府中请走——如果这些人依旧保持着对旧政权的忠诚的话。

    “靠打压使人民顺服的时代一去不复回了”

    不过,对埃及的未来,很多分析家还是持乐观的态度。

    “这不会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新起点,也不是一个警察国家的复兴,这是两者的迟暮。”《金字塔周刊》总编Hani Shukrallah 写道。

    对埃及而言,至少有一件事情从此变得不同了:人们可以自由地发表不同的意见。而这也许会改变许多事情。

    这种改变在沙菲克身上已经体现了出来。在确认进入第二轮选举后,他发表讲话,承诺不会让旧政权再生;同时一改先前批评年轻人以集会方式抗议穆巴拉克政权的态度,转而把推翻穆巴拉克的运动称作“光荣的革命”。

    显然,要想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就必须去打动那些在第一轮中没有投票给他俩的五成以上的中间选民。对于穆斯林兄弟会也一样,选举观察家建议他们在竞选中淡化宗教色彩,作出让步,保证民众抗议和罢工的权利。

    不过,外界普遍怀疑,两位候选人都是在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打造成革命衣钵的传人。

    “靠打压使人民顺服的时代一去不复回了”,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员、中东问题专家史蒂芬·库克评价说,“总统将会不得不重视选民的需求。”

    “你得把这看成一场马拉松,”一位埃及的国会议员在谈起总统竞选时表示,“如果你见到了十公里处的标识,那说明你做的不错,但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分享到:

 

埃及民主马拉松开跑